手机版
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求之长生
求之长生

求之长生

作者:情未央分类:玄幻奇幻点击: 8230  更新: 20-02-08

  从古到今,多少帝王神王,王宫贵族,为求一长生莫不倾其江山,耗光毕生精力,最后都但是是大梦一场罢了。。。 求之长生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巷口一茶铺。马太平刚刚下马,迎面来一小二:“哟,这不是马捕头么?今天怎有闲功夫来小店光顾啊?”马太平淡淡一笑:”将我马喂好了,来碗清茶!“小二赶紧接过缰绳:“好您勒!"喝完清茶,马太平健步走入乌衣巷最里面一家。门上的油漆已经有些脱落,看得出已经有些时间没有维护了。这正是汤家,原本是朝廷命官,无奈家道中落,沦落到此田地。也算得一种悲哀。。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求之长生情节预览

  这韩威与江浪还有一个高举都是马太平带进衙门的,但并不是他们的授业恩师,不过倒也算是半个师父。韩威为人老实憨厚,可是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的。使得一手好棍法,人称八卦棍韩威,在哥仨里行大。那高举行二,脑子灵活,鬼点子也多,但总是喜欢打个小牌。身手也是不弱,习的乃是补天刀。尤其是这小徒弟江浪,身手最好,不知从何处学来一套掌法,叫做无量神掌,很是刚猛,而且内功修行也是很扎实。从小是个孤儿,却有如此武艺,平时问起从哪学的武,却从来不谈。脾气也很是怪异,亦正亦邪,但是为人是绝对错不了。

  江浪连忙赔笑:“师父,您消气,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想让你去查一个女子,没有什么线索,你就排查最近来这的生面孔就行了,尤其是女子,如果看着像江湖中人,就动手,以你的武功,应该不成问题,不过此人武功也是极高,你要小心一点。”“好的,没问题”江浪嘴上说着,心里却不知为何想起了那红衣女子,难不成是她干的?

  “呵呵,姑娘,我看你不是本地人,想必是迷路了,我给姑娘带个路如何啊?”江浪玩味的看着女子。

  江浪小心翼翼上前去,怕女子再有别的招数,一般这种级别的人都多多少少有一些底牌的。直到走到她跟前,发现她完全没有动手的迹象。只是脸上黄豆大的汗珠如雨点般的往下落,江浪见女子如此痛苦,饶是他再硬的心肠也不禁有些触动:“我要不帮你看看你的右腿,我以前学武的时候,也学过一些医术,说不定可以帮你一点,让你舒服一点,你看怎么样?”

  “姑娘,你最好还跟我走一趟吧,倘若真的动手,你也未必是我的。。。”

  进了胡同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在江浪正环视周围的时候,突然一到乌光闪过,照江浪面门而来,江浪就势一仰,那乌光擦着鼻尖刮过“好险,险些就毁容了,我这英俊的脸庞啊!!!”

  巷口一茶铺。马太平刚刚下马,迎面来一小二:“哟,这不是马捕头么?今天怎有闲功夫来小店光顾啊?”马太平淡淡一笑:”将我马喂好了,来碗清茶!“小二赶紧接过缰绳:“好您勒!"喝完清茶,马太平健步走入乌衣巷最里面一家。门上的油漆已经有些脱落,看得出已经有些时间没有维护了。这正是汤家,原本是朝廷命官,无奈家道中落,沦落到此田地。也算得一种悲哀。

  江浪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又是一道乌光闪过,江浪连忙躲避,那乌光紧接着又跟了上来,任江浪如何闪躲,也摆脱不了。江浪把心一横,干脆不躲了,伸手便向女子面门抓去,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色,慌忙后退,同时不忘向江浪肚子上踹出一脚。江浪抓住女子那小脚,胳膊一抡,女子被摔在地上。痛的女子一声娇呼。

  江浪把事情推给韩威,自己坐在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知过了多久,韩威喊他:“阿浪,豆浆好了,你喝不喝?”江浪不搭理他,韩威便靠近他耳朵:“江浪!!!”江浪顿时身躯一震,冲着韩威大叫:“你吼什么,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我见你发呆呢,喊你都不搭理我,我可不是这么吼你么,嘿嘿。”江浪不再搭理他,端起一碗豆浆喝了一口,静静的享受着豆浆的醇香。韩威见他这个样子,也没什么话说,反正江浪惹急师父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就自己先走了,留下江浪自己在那里发呆。

  (小弟初来咋到,还希望各位大大多指点,文笔不好,有什么问题希望各位指出来,以便我及时修改,为各位带来好的作品,在此拜托了!)

  “不要反抗了,你也不是我对手。说说吧,你为什么杀这么多人。”

  “我觉得这只是江湖人所为,而且应该是个女子,只有女子才会这样的痛恨那些无良男人,或许这女子受过什么打击也说不定。不过此人武功如此之高,必是武术世家出身,大家出身的公子小姐,都会有一些看不惯天下的心理。只是这手段...呵呵。不知马捕头以为如何啊?”

  过了许久,天已傍晚。

  大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江浪抱着她来到一个破庙,这本是旧的城隍庙,前几年在别处找了一块比这风水好的地方,盖了一座新的,所以这里就废弃了。女子嗅着江浪身上的味道,不知为何心中变的安静下来了,感觉在这个人的怀里,很踏实,很安逸。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江浪感觉自己怀中的佳人身体渐渐放松了,低头一看,竟是睡着了,心中暗笑:“这小妮子,在陌生人怀里也敢睡觉,还睡的这么踏实,难道就不怕我动坏心眼么,哈哈!”一路无话。来到破庙,江浪将女子放在一个台子上。女子顿时醒了过来:“你要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治伤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对你干点什么不成?嘿嘿”“你这登徒子,我一定会杀了你!”刚要挣扎,就被江浪点了穴位,女子眼中闪过一丝绝望,紧跟着便是要杀人的目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江浪现在肯定已经成片状随风飞舞了。江浪悻悻的笑了一下,没有理睬她那要杀人的目光。随后脱下了女子的鞋袜,皱眉看着那肿的像萝卜似的脚踝。女子白皙的脸颊立时红的像是红盖头一样江浪将内力运到两手,轻揉女子的脚踝,同时逼出淤血,只见那淤血从汗毛孔里不住的往外流淌,女子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是散了许多。正在女子享受这舒爽之时,感觉一阵剧痛,脸上涨的通红,随后边知道脚踝的骨头已经归位,心中对江浪不免有些感激。“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行走江湖的,这么简单的医术你也不会?你的骨头我已经帮你推回去了,你再静养几天就没事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我都帮你治伤了,问问你名字总不过分吧,我叫江浪,是本县的一个小捕快,你叫什么?”“林烟翠!”

  江浪这才动身回衙门。刚走出胡同,有一个美貌女子走进来,身着一身红衣,红的像是鲜血一样,腰间似乎是有一条链子,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柔和却又寒冷的白光。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永远不会融化的寒冰,眉间若有若无的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而那精致到几乎完美的脸庞却总想让人接近她。她仿佛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天使。江浪心中好奇:这是哪来的女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而且,生的这般漂亮动人,却为何让我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马太平轻叩门环,久久无人应答,便直接推门进入。迎面扑来一阵花香,令人精神一振。穿过一段长廊,看见一黑衣男子正坐在一张长凳上,**左脚,在脚踝处有个酒盅大的脓疮,看起来那么恐怖狰狞。一个绿衣女人正在清理患处的淤脓,先是用小勺将脓一点点挖出来,然后将准备好的药敷上,最后用纱布小心翼翼的包裹上,这才离开。黑衣男子缓缓站起:“不知是马捕头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是晚辈的罪过啊!”马太平回敬抱拳:“汤公子言重了,在下叩门,久久无人应答,便直接闯入,冒失了!”嘴上说着,心里却暗自惊叹:好一个俊俏的乌衣郎,只是这眉心之中恍惚有一股邪气,不知是为何?正想着已经坐下,刚才的那绿衣侍女端过两碗茶,只是马太平面前的茶碗却是银碗,而这位汤公子面前的却是瓷碗。

  过了许久,见女子迟迟不肯起来,江浪唯恐有诈,便问了一句:“你怎么样,我刚才可是没有尽全力啊,以你的功力不至于成这样吧?”

  话音刚落,那月牙一般的刀又是照江浪的面门而来,江浪慌忙闪躲,女子追上前来,一记扫堂腿踢向江浪的咽喉,江浪用左手挡下,右手抓住刀上的锁链,,使劲一甩,女子慌忙将锁链松开,身形暴退。可是她的速度怎及江浪快。江浪追上前去,左手一记天无量拍向女子右肩膀,女子见躲闪不及,只得硬拼。由于慌忙招架,用力不足,被一掌拍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顿时“哇”的一大口鲜血吐在地上,双手撑地,想站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马捕头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啊,想必不是为了吃碗茶来的吧?”马太平拉回心神:“哦,我正是有一事,左右思考,怎么也不想不出什么结果。早听说汤公子曾助之前的张捕头破过几件离奇的案子,在下正是找公子前来商量一下。”这汤公子正是当下汤家的家主,汤逸臣。汤逸臣微微一笑:“马捕头请讲。”“这些日子连续出现好几件头疼的案子,我可是焦虑坏了。这几件案子都是同样的杀人手法,而且极其狠毒,首先是一女子被卖到**,誓死不从,龟公便打,突然闪过一道乌光,那龟公已是死人了,而当时围观的人里,所有男的都被挖瞎了眼睛,然后杀手携女子而去。第二件么,也差不多少,街头一个女子卖身葬父,被**地痞**,顿时又是一道乌光闪过,**暴死,围观的男人都是被挖瞎眼睛,同样又是携女子而去。接下来几天,又是发生了几起这样的事件,皆是为苦命女子打抱不平,汤公子,你怎么看?”

  江浪与那红衣女子只是擦肩而过,心中也没有多想。而那红衣女子压根就没有看江浪一眼,这让江浪心中很气愤:我这小伙按说长的也不错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不过,这么清冷漂亮的女子,如果在意别人的长相,就未免太对不住她的气质了。不过她身上怎么会有让我都感觉危险的气息呢!算了,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还是赶快回去吧。

人会长生  重庆长生物流  长生生物2020  长生桥水库  历史上求长生的人  副官长生  退长生  以武求长生的小说  秦始皇为何求长生  孙悟空为什么求长生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