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9章 在这?在外?

敬我余生不悲欢:第19章 在这?在外?

这一个月来,苏梨很少想起蒋郁,一是公司的事情忙得她焦头烂额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他,二是她拼命的用哥哥的死提醒自己,时时刻刻记着蒋郁的所做。苏梨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的放下蒋郁了...

这一个月来,苏梨很少想起蒋郁,一是公司的事情忙得她焦头烂额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他,二是她拼命的用哥哥的死提醒自己,时时刻刻记着蒋郁的所做。

苏梨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的放下蒋郁了,然而此刻听到他亲口说恶心自己,恶心她那十年的付出,心口还是如刀割一般的疼,那种难过悲哀一点也不比过去少。

苏梨真心觉得自己贱!一个将她弃如敝履,杀害她至亲的男人,她竟还对他有感觉。

不想让蒋郁得了意,苏梨倔强的勾起一抹冷笑:“那还等什么?赶紧离婚哪,我真心祝福你跟莫以柔!对了,结婚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几张请柬,我绝对会给你们包个大大的红包!”

再次听到她提到莫以柔,蒋郁一阵不爽,眉宇间尽是反感,而他自己根本没意识到。

蒋郁:“我跟莫以柔不是——”

突然一阵脚步声由门外传来。

苏梨听到了,随即挣扎着要摆脱蒋郁的掌控:“放开我,别人会误会的!”

误会?误会什么?

她是他蒋郁的女人,户口簿上的蒋太太,谁会误会!?还是她怕刚才那个男人误会!?

蒋郁心生怒气,偏偏就不如她意,她越是反抗,他就越是不放!

“过来。”蒋郁拽着苏梨的胳膊将她拖到最后一个隔间,关门落锁。也就在同时,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有人聊着天走了进来。

苏梨万万也没有想到蒋郁竟会来这么一出,等到她反应过来时,蒋郁已经将她压在门板上,无处可逃。

男性特有的气息包裹着苏梨,还混着红酒的醇香以及熟悉的青草味,令苏梨不由的心跳加快。

这该死的心脏!苏梨低咒了声,压低声音:“你离我远点。”

远点。两个字又戳中了蒋郁的肺管子,尤其苏梨脸上那拒他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冷漠,让蒋郁真切的感受到她是真的想逃离自己,脱离自己的掌控!

不甘,愤怒还混着其他的情绪。蒋郁捏住苏梨尖瘦的下巴,让她迎向自己盛满戾气的眼眸,他讥讽道:“当初是谁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的,现在要我离你远点?你不觉得太晚了。”

苏梨怒目圆瞪:“我说了不是我!”

那夜在他当众公布与安向暖交往的事后,苏梨就失恋了,后来她喝了很多酒,醉倒稀里糊涂的,只记得有人将她扶进了房间,然后她就看到了蒋郁。苏梨以为是梦,毕竟梦里蒋郁才会向她伸手,然后她就沉沦了。

第二天面对蒋郁的质问:“是你给我下的药!”,苏梨百口莫辩,她没做过的事她要怎么承认?!而她唯一自私的点,就是当蒋老爷子问她:你想嫁给郁儿吗?她点了头,然后就被蒋郁认定了。

“不是你还能有谁?”男人沉声道。

苏梨受够了他五年来频繁的质问与羞辱,无比烦躁随口道:“我根本不知道是你,我爬错床了不行吗!?”

蒋郁俊美的脸庞一滞,紧接着目眦欲裂:“你他妈原本想爬谁的床!”

“反正不是你!”

“苏、梨!你他妈真贱!”

蒋郁咬牙切齿的一句话犹如巴掌打在苏梨的脸上,痛得她眼睛泛红。

她狠狠瞪着头顶面色阴沉,一脸要杀了她表情的蒋郁,冷笑一声:“我是贱!不贱能花了十年才认清你这渣男吗?!”

“你!”蒋郁气结,“牙尖嘴利,我看你还怎么利!”说着大掌往下。

看到蒋郁解皮带的举动,苏梨一阵不好的预感:“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蒋郁笑得阴沉,俊美妖气得不行。

当男人带茧的大掌探入她的裙底,苏梨被吓得脸色一阵惨白:“放开我。蒋郁!你疯了吗?”

苏梨穿的是连衣裙,裙摆至大腿,对于蒋郁来说极其的方便。

感受手掌底下如丝滑般细腻的肌肤,蒋郁瞬间想到那日会议室里的画面,女人在他身下娇软成一滩水。蒋郁的目光一黯,呼吸急促而沉重,某一处热得快要爆炸。

大掌一把捂住苏梨的嘴,他警告道:“是要在这,还是要在外面给人欣赏?嗯?”

苏梨惊恐的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角发红的蒋郁,忽然感觉身下一刺。 毫无准备的身体,撕裂一般的疼痛让苏梨:“唔。”出了声。

隔间外的女人。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啊,你听到什么了?”

“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关门的声响,脚步声远去。

男人狠狠的冲撞着苏梨,屈辱的泪水流满面颊。苏梨痛恨的望着一脸舒爽的蒋郁,哽咽出声:“我恨你!”

蒋郁的动作一顿。

“蒋郁,我恨不得杀了你!”

两秒后,蒋郁笑了:“正好,我也恨不得杀了你,替暖暖报仇。”

苏梨的心脏被他锐利的话语所穿透,痛到麻木。

一轮结束,蒋郁抽身离开,当苏梨以为终于结束了之时,蒋郁却往马桶上一坐。“过来。”

苏梨看向他,男人衬衫大敞,露出古铜色的身躯,完美的倒三角黄金比例,十二块腹肌壁垒分明,一看就是练过的。

当看到某一处,苏梨只觉得脑子一烧,赶忙别开了视线。

“我可以帮你保住苏氏,作为代价,你必须取悦我!”蒋郁居高临下的下着命令,幽邃沉暗的眼眸扫着苏梨一身的雪肌,喉结不住的上下滚动。

他那嫖客的姿态气得苏梨浑身哆嗦:“你去死吧!精虫上脑的混蛋!”

苏梨抬起脚往他大腿正中间踢去,却没想方才被他弄得太狠而导致双腿虚软无力,竟噗通一下倒进了蒋郁的怀里。

“投怀送抱?”

“投你XXX!”

蒋郁一愣,紧接着哈哈笑了声。一直以来,苏梨给他的印象就是邻家女孩,老是跟在他身后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他,他说什么她便是什么。如今这幅张牙舞爪的表情,像极了奶凶奶凶的小野猫,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敬我余生不悲欢

敬我余生不悲欢

作者:烟朦胧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2973  

  苏梨爱蒋郁的二十年,他让她明白了什么叫:舔狗严禁好死。再后来,她真的严禁好死了。再再后来,蒋郁笑着哭求苏梨:“梨梨,我把心给你,你把爱还我好好?”苏梨抚着五个月的孕“蒋郁?”看清来人的苏梨安心的吐了口气,惊喜之情溢满双眼:“你回来啦——啊!”。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的痛不&给她的

    苏梨回想过去,瞬间觉得他试压在手腕上的痛不算什么,比起安向暖给她的痛,还远远不够。

    2021-02-25 09:08: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绸面料&根本抵

    天空轰然一声巨响,瓢泼大雨从漆黑的夜空洒下。苏梨身上薄薄的丝绸面料根本抵挡不住强烈的雨势,不一会儿就冻得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

    2021-02-26 12:58:19详情点赞(0)回复(0)
  • 畔的蒋&拽到地

    立在床畔的蒋郁突然掀开苏梨身上的被子,一言不发的抓住她的手腕就将她拽到地上。

    2021-02-24 07:23: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功夫&你,而

    事后,苏梨气愤的质问安向暖,她却一改往日的温柔小意,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轻蔑的道:“你花了五年的功夫都没让他爱上你,而我只不过用了一个月他就对我死心塌地,苏梨,你也不过如此。”

    2021-02-26 12:25: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蒋郁在&:“放

    意识到蒋郁在做什么,苏梨吓得面目惨白:“放开我!蒋郁你这个混蛋,你给我解开!”

    2021-02-24 02:5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心脏&嗓子眼

    副驾驶座上,苏梨脸色惨白,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她紧闭着双眼,双手死死的攥着安全带,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2021-02-25 01:00: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报中走&未婚妻

    谁知一身优雅宛若画报中走出的蒋郁却搂着安向暖出现在舞台上,当众宣布:“这是我的未婚妻,安向暖。”

    2021-02-25 12:48: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