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4章 苏梨,不会结束

敬我余生不悲欢:第24章 苏梨,不会结束

当狱警明目张胆袒护那些谋害她孩子的人,苏梨明白,这又是蒋郁的命令。他切记她的孩子,就算他了是个充满生命力的小生命,有呼吸的节奏有心脏再过不久就能叫她妈妈。只要你他切记,那孩子就他不要她的孩子,哪怕他已经是个鲜活的小生命,有呼吸有心脏再过不久就能叫她妈妈。只要他不要,那孩子就无法活下来。。...

当狱警公然包庇那些害死她孩子的人,苏梨知道,这又是蒋郁的命令。

他不要她的孩子,哪怕他已经是个鲜活的小生命,有呼吸有心脏再过不久就能叫她妈妈。只要他不要,那孩子就无法活下来。

那个时候,苏梨就狠下誓言:此生,她与蒋郁势不两立!

一旁,看着神情越渐痛苦,嘴唇都咬出血来的苏梨,徐子涛激动的道:“让我帮你。你想做什么,我帮你!”

苏梨回神,她感激徐子涛这五年来对自己的各种帮助,可是再多就没了。

苏梨摇摇头:“徐警官你何必呢,我这样的女人,真的不值得。”她这一辈子是注定活在地狱中的人,又何必再牵扯无辜的人跟她一起。

“值不值得是我说的!”徐子涛不想再忍了,他已经忍了五年。“小梨,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我真的不在意你经历过的那些,你所遭受的一切只会让我更加爱你……”

面对徐子涛的深情告白,苏梨不感动是假的。她从未想过,这世上还有人会心疼自己。

可是,她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再也不碰爱,因为那一段真的太痛太痛。

苏梨再一次的拒绝了徐子涛,并很快的转移了话题。

“你不是给我带案子来的吗?什么案子?”她早注意到他进门时还带了公文包。

徐子涛见敛下眼眸不想再谈‘感情’的话题,虽然不想放弃但到底更不愿意为难她。未来还很长,只要她还在,早晚有一天他会打动她的。

苏梨的身份一是唐宫的服务员,另一个身份是警方的线人,归功于她在狱中协助徐子涛解决了一宗‘dp案’,出狱后就被徐子涛招揽入麾下。

“小梨。”徐子涛犹豫着道:“做完这一个案子,别做了。”

苏梨静静的看着他:“我需要钱。”线人的工作虽危险,但报酬很多,而她很缺钱。

“你要多少?我给你。”

苏梨笑笑:“我需要很多钱。”多到能够跟蒋盛抗衡,将那个男人拉下马。

#

深夜,蒋家。

三楼主卧,浴室里。氤氲的雾气中,潺潺流水声。

偌大的按摩浴缸之中,一抹身影静躺在其中,任由温暖的水流冲刷着疲惫的身躯。湿漉漉的背发下,蒋郁闭着双眼,灯光落在他脸上,深邃的五官犹如古希腊的雕塑,每个棱角都像是精工雕凿出的,完美到无懈可击。

听到门口轻微的声响,男人开口,语气冷漠:“把衣服放在门口就可以出去了。”

忽然,一股浓郁的玫瑰香味飘入鼻中,蒋郁微微皱眉,睁开眼一张殷红,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郁大哥。”莫以柔娇声唤道,拿起一旁的搓澡巾:“我帮你擦背。”

然而她才刚伸出手,蒋郁一声冰冷的:“不用了。”扯过一边的浴巾盖住水下的身体。

“今晚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两句话赶人。

莫以柔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恢复如初:“陪你出席晚宴,那是我身为蒋太太应该做的,一点都不辛苦。”边说着边伸手要替他擦背。

蒋郁一把擒住她伸过来的手,稍一用力甩开,毫无准备的莫以柔被一股劲推开,直到臀部撞在盥洗台上。

“我洗澡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旁边。”蒋郁冷冷道,微蹙的眉心下一双如子夜般漆黑的眼眸冷凝锋利。

莫以柔的笑容僵硬到不行:“……那我出去等你。”

浴室的门重新拉上。

蒋郁靠回水流中,重新闭上双眼。他试图继续方才的思绪,然而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最后一次见她时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蒋郁放弃的睁开双眼,黑暗的眼眸中尽是阴翳与烦躁。

算算日子,还有不到一年那个女人就该出来了。

“呵。”一声冷笑自蒋郁菲薄的唇角逸出,鹰隼的目光锐利而冰寒。

苏梨,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

蒋郁换好衣服回到主卧,突然两条玉臂从他身后抱住了他的腰:“郁大哥……”女人娇软的低吟自身后响起。

蒋郁眉心一蹙,大掌扣住她的手腕拉开:“你怎么还在这?”

莫以柔满腔的热情在看到男人脸上的冷漠后,犹如当头泼了盆冰水。

“我……”我是你的老婆,我不能在这吗?莫以柔想这么直白的回答他。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莫以柔含情脉脉的凝视着蒋郁,脸颊浮起两抹红晕,暗示十足:“妈让我过来照顾你,她……她说沫沫现在也大了,让我们抓紧时间再要一个儿子。”

蒋郁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

“有诺诺就够了。”他毫不留情的甩开她:“我不打算再要一个孩子来分属于诺诺的一切。”

闻言,莫以柔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脸上的温柔是再难压住,幸好蒋郁背对着她。

那个病秧子也配得到蒋家全部的财产!?一个随时会死的东西!?莫以柔的嘴脸被蒋郁的两句话气得扭曲。

这时,门外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

进来的是负责蒋子诺的保姆,只见她神情紧张而急切的道:“少爷不好了,小少爷他又吐了……”

话还没说完,蒋郁就已经冲了出去。

眼看着蒋郁为蒋子诺急成那样,莫以柔气得再原地直跺脚,几声怒骂嘶吼之后,犹不解恨。

这算什么!?

她费尽心思的嫁进蒋家,又当佣人又当妈的料理着两个孩子,还守了五年的活寡,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想到蒋郁刚才说的话,他要把蒋家的一切都留给蒋子诺,莫以柔就恨不得冲下楼去杀了那个小孽种!

该死的蒋子诺!当年她怎么没让他就那么死在手术台上!现在也不会处处当她的路!

“啊呜,妈咪……”一声甜甜的奶音打断了莫以柔的愤怒。

回头看到门外抱着粉红豹的蒋一茉,莫以柔脸上的狰狞缓和不少。“宝贝,怎么又起来了?”她迎上前将她抱起。

蒋一茉打着瞌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听到奶奶在哭。妈咪,哥哥又生病了吗?”

莫以柔撇撇嘴,根本不想听到小孽种的名字。忽然想到什么,眸光一转:“茉茉,你想不想哥哥再也不用生病?”

天真的蒋一茉连连点头:“茉茉不要哥哥生病,茉茉要哥哥陪我玩,一起上学。”

莫以柔阴狠一笑,悄声交代道:“那你跟奶奶说……”

敬我余生不悲欢

敬我余生不悲欢

作者:烟朦胧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2973  

  苏梨爱蒋郁的二十年,他让她明白了什么叫:舔狗严禁好死。再后来,她真的严禁好死了。再再后来,蒋郁笑着哭求苏梨:“梨梨,我把心给你,你把爱还我好好?”苏梨抚着五个月的孕“蒋郁?”看清来人的苏梨安心的吐了口气,惊喜之情溢满双眼:“你回来啦——啊!”。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