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7章 再下杀手

莫说爱情太凉薄:第17章 再下杀手

于小蛮伤的不算太非常严重但也不轻,所以大量失血过多地的原因陷入昏迷过去的,这会儿伤口了伤口包扎好了正打点滴。顾子炀长身玉立关键在于小蛮的床头,幽黑的眸子盯着她惨白的脸,也不明白在这里顾子炀长身玉立在于小蛮的床头,幽黑的眸子盯着她苍白的脸,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于小蛮伤的不算太严重但也不轻,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昏迷过去,这会儿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正在输液。

顾子炀长身玉立在于小蛮的床头,幽黑的眸子盯着她苍白的脸,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有人在敲病门,顾子炀:“进。”

左煜走了进来,恭敬地开口:“总裁,仔细盘问过了,指使的人是个女人,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出来是谁。”

顾子炀冥思了一会儿,清冷开口:“带我去看看他们。”

左煜明白,顾子炀这是要亲自盘问伤害于小蛮的两个男人,便带着顾子炀离开了。

暗黑的房子里,伤了于小蛮的两个男人鼻青脸肿的被绑在椅子。

顾子炀走过去,立马有保镖递上椅子,他坐在椅子上盯着被打得半死的两人。

“求求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拿钱办事,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啊。”老大哀求着。

“她是怎么联系上你们的,你们在什么地方接头,把这些一字不落全都说清楚来。”顾子炀淡淡开口,两人却感觉到一股压迫之势力袭来。

两人知道顾子炀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顾子炀和左煜离开后,交代左煜:“去把他们刚才所说的巷子所有的监控都找来,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指使人。”

“好的。”左煜问,“捉到两个男人怎么处理?”

“送警察局。”

江熙得到于小蛮只是小伤后,怒红了眼。

那两个男人是她派过去的。

她一直嫉妒于小蛮,于小蛮长得比她漂亮,成绩比她,什么都比她强,还差点嫁给了宋邵礼,虽然宋邵礼现在是她的男朋友,可是一个转眼,她于小蛮居然又找个比宋邵礼还要优秀背景还在雄厚的顾子炀。

她于小蛮都已经被人上过了,身体这么脏,为什么还能得到这么优秀的男人?

江熙被妒嫉蒙蔽了双眼,又见上回找了强了于小蛮没有也什么事,干脆又找人来毁了于小蛮的容。

等毁了容,看顾子炀还要不要于小蛮。

可没想到居然没成功,顾子炀救了于小蛮。

她气得不行,就像一头扎进了泥潭,想要让于小蛮变得更惨的念头已经压不下去。

她决定再派人出手。

于小蛮在医院呆了几天,顾子炀来过好几回,每回呆的时候不算短也不算长。

他的态度还是跟以前不冷不淡的,只要他在这里,一般关于于小蛮的事情都是他亲力亲为,也算尽了丈夫的责任。

医院里,这一天于小蛮像以往那样醒过来,刚睁开眼睛,就见一个男的站在她床头嘿嘿冷笑着。

“长得还真不错!”

于小蛮看着笑容猥琐的男人一阵惊愕:“你是谁,想做什么?”

“我是谁?嘻嘻,我是来做之前老大没做完的工作啊。”

老大?于小蛮立马就想到了伤到她肩膀的男人,见床头柜子上摆着一把水果刀,当下把刀握在手里,警惕的看着对方说道。

“别过来,来人啊,救命……”

于小蛮正在大喊着,男人即冷笑着冲着于小蛮的铁床就是一脚,趁于小蛮一个愣神,再一个反手,于小蛮手中的水果刀掉落在地,于小蛮也被来人拖拽下床,跪在地上,他一手紧捂着于小蛮的嘴。

“呵,小妞,你是斗不过我的。”男人另一手捡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前后看了看。

“哟,这刀磨得还挺锋利。”

男人揪着于小蛮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地往后一扯,恶狠狠地说:“老大和虎子因为你这个贱人被判了无期徒刑,还被打断了腿,我这次赚钱的同时也算替他们报仇了。”

“唔唔……!”

于小蛮想叫但被他捂着嘴巴又叫不出来,挣扎着想甩脱男人的钳制,却没起到作用,反而被来人狠狠地摔在地上,头撞在坚硬的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被撞得晕头转向的于小蛮还没清醒过来,就被男人一把从地上扯起来,圈在怀中,男人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你好香,就这样弄死了真的可惜。”

说着居然不顾这里是病房,双手用力一撕,“唰”地一声把于小蛮的病服给撕开一道口子,于小蛮不住地反抗,双腿乱蹬,猛地一下踢到了男人的命根子。

男人吃痛,骂着脏话狠狠地甩了于小蛮一个大耳刮子,于小蛮眼冒金星地凌空乱抓,男人被于小蛮的指甲抓到了眼。

男人气急败坏的嘴里喊着:“老子弄死你”。

他揪起于小蛮的头往床边的桌子上狠狠一撞,一下子,于小蛮就晕了过去。

见于小蛮昏迷了,男人得意一笑,一边解着身上的皮带一边朝于小蛮娇小的身子扑过去。

还没扑到于小蛮的身上,就被人捧了一拳,男人身体不稳撞向一旁的墙上,

来人正是过来探望于小蛮的顾子炀。

顾子炀一拳过后还不解恨,朝着男人的肚子就是一脚。

男人吃痛地往后退了两步,顾子炀飞身连踹来人几脚。

这下男人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顾子炀拿起水果脚,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冷冷地问:“我的女人你也敢碰,说,谁派你来的?”

“不知…不知道…”男人眼中满满的惊恐,浑身发抖。

顾子炀手里的水果刀精准地刺下去,别墅传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飞果刀从男人的掌心穿过,鲜血淋漓。

“真不知道。”顾子炀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站在男人面前,询问着。

“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接手了老大还没完成的任务,客户包裹严实,根本看不到脸。”

“原来和之前的那两个人是一伙的。”

顾子炀转身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于小蛮诱人犯罪的春.光,抱起还在昏迷的小女人,喊了一声。

“左煜。”

很快,左煜就从病房门口进来,看到趴在地上的男人和昏迷中的于小蛮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将这个人拖出去剁了喂狗!”

左煜见顾子炀的语气阴森冷冽,知道他这次是真的怒了,既然总裁要将来人剁碎了喂狗,他如实照做就是了。

“是。”

地上的男人哀嚎不住,很快就被左煜一个手刀劈晕了过去。

顾子炀抱着昏迷的于小蛮,走到门口又回头,眼眸中尽是冰霜。

“左煜,尽快查清楚背后指使的人是谁,找出来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于小蛮是他的女人,动了于小蛮就相当于打了他的脸,之前那事还没了,现在再来一次,真是找死。

医院是公共场所,谁都能出入,于小蛮的安全难以保障,还是带回自己家找私人医生比较妥当。

顾子炀把于小蛮抱上了车,左煜不在,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红灯,顾子炀停了车,不经意地一撇,却发现身边的于小蛮有些异样。

“热……好热……”于小蛮还在昏迷状态,但是汗水已经湿透了刘海,长发粘湿成一绺随意贴在额前和耳边。

她似乎压抑着什么,脸颊呈现不自然的红色,双手无意识地一下子扯开顾子炀盖在她身上的衣服,似乎觉得还不够凉快,又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被下药了?

“该死!”顾子炀忍不住低声咒骂,那个男人竟然敢下药,如果他要是再晚来一步……

顾子炀无法想象那样的情景,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泛白。

红灯跳了,顾子炀想从于小蛮的怀中抽出自己的胳膊,于小蛮像是自己手中的玩具就要被人抢走一般,死死地护住,模样极其缺乏安全感。

此时车后已经有几辆车在不停地鸣喇叭,顾子炀皱着眉,只好一只手掌握着方向盘,小心开车,希望快点到家。

好不容易到家了,他抱着顾小蛮快步走进屋,不顾佣人的疑惑直奔二楼,把于小蛮轻轻的放在卧室床上。

将她在床上,顾子炀正想离开,于小蛮两手却环上他的脖子,小脑袋在他胸膛上蹭个不停。

“别走……”她小声呢喃着。

顾子炀没想到自己身体里的火就这样轻易地被她撩起。

其实他娶她,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对她硬了。

自从那件事后对所有女人硬不起来的他,居然对着她硬了。

所以那天他要了她,既然要了她,又和蓝晴取消了婚礼,那么就娶了这个小东西吧。

他尝试着不碰她,看自己能忍到多久,是不是真的只能她才能挑起他渴望,事实证明,他真的只对着她才能硬得起来。

男人的兽.性一旦被激起就很难消灭,再也顾不得她手上的伤口还没痊愈,他倾身压上.床上的小女人。

“于小蛮,你可别后悔。”

莫说爱情太凉薄

莫说爱情太凉薄

作者:花半夏分类:玄幻奇幻点击: 16422  

  于小蛮在人生22岁迷了路,是所以误闯了顾子炀的套路。她婚姻一次失败、名声狼藉,闹得满城风雨,却有一个神秘的高贵的的男人对她虎视眈眈。他是于股权贵的独裁专制者,冷心寡情、不占雨明天,就是她跟宋邵礼结婚的大喜日子,在这个欢喜的连睡觉都觉得漫长的兴奋之夜,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给她筹备了这个单身party!。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