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秋儿一听,脸上的血色在一刹那全部褪下,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了。悦贞依也是一阵未知的恐惧,唇瓣轻轻地发颤,一时之间之间连声音都发不出。尉迟信浓眉轻轻地向下挑起来,深幽的视悦贞依也是一阵恐惧,唇瓣微微发抖,一时之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絮儿一听,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全部褪下,一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悦贞依也是一阵恐惧,唇瓣微微发抖,一时之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尉迟信浓眉轻轻向上挑起,幽深的视线落到了絮儿惨白的脸上,不急不缓地说道,“哦?本王倒是很想知道,絮儿什么时候改的名字?还有,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本王的双腿?是什么药狗吃了之后就死掉了呢?”

絮儿身子开始瑟瑟奋斗,“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双手撑到了地面上,磕头说道,“王爷,不是这样的,奴婢没有给王妃什么药,王妃,你为什么要冤枉奴婢?”

夏幼萱看了眼悦贞依,又看了眼絮儿,立刻上前,想要将絮儿扶起来,“小梅没有错,小梅是好人。”

絮儿咬了咬下唇,“王妃,奴婢叫絮儿啊,王妃是不是认错人了?”

夏幼萱摇摇头,“不会的,你就是小梅啊,你亲自告诉我的,我还记得你这颗红点呢。”

她说着,拉起絮儿的手,让那颗守宫砂露了出来给尉迟信看。

尉迟信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声音沉下来一分,“絮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絮儿恐惧至极,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惊慌之中,她突然跪爬到悦贞依的脚下,扯着她的长袍,声泪俱下地请求道,“主子,你帮奴婢跟王爷解释一下,奴婢什么都没有做。”

悦贞依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絮儿,她突然一脚将絮儿推开,明哲保身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做过什么?你要我怎么帮你你解释?”

絮儿微微一顿,泪水源源不断地溢出眼眶,“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是你让奴婢给王妃送……”

“大胆,你闭嘴!”悦贞依见势不妙,立刻打断絮儿的话,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絮儿的脸上。

絮儿的小脸偏到一边,嘴角竟然挂上了一抹鲜红的血迹。

夏幼萱不由“嘶”了一声,“你还说你舍不得打,你打得好狠哦。”

“王爷,絮儿做错了事情,妾身这就带她回去,接受惩罚。”悦贞依说着,一把拉起絮儿便走了出去。

尉迟信轻笑一声,缓缓侧过头去,余光落到了悦贞依和絮儿的身上。

待两人走远,他才转回头看向夏幼萱,“戏演得不错啊。”

夏幼萱樱唇缓缓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谢谢夸奖……不过,你为什么就这么放过她们两个啊?”

尉迟信缓缓垂下眼帘,如魔似魅的妖孽脸上,流转着惊心动魄的邪气,“你认为悦贞依会饶了絮儿吗?”

夏幼萱微微一顿,点点头,“也是啊,她一定会杀了絮儿以绝后患的,可怜的絮儿啊,那你为什么饶了悦贞依?该不会是舍不得她吧?”

尉迟信轻笑一声,正欲开口,耳边响起了南宫衍的声音,“王妃,侧妃再怎么说也是礼部侍郎的女儿,就像王妃一样,王妃是丞相的女儿,就算是真的做错了事,也不能说杀就杀啊。”

夏幼萱漆黑的眼瞳灵活地转动了两圈,一双弯黛轻轻向上一挑,试探地问道,“也就是说,就算我以后说你不举,你也不会杀了我是不是?”

尉迟信俊颜立刻阴沉了下来,双眸危险地眯了起来,“夏幼萱,你大可以试一试。”

夏幼萱抬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小声说道,“不说就不说,不过,你不让我给你治疗,是你的损失,我又没什么损失,你爱怎么样就怎样吧,你还是去看看你的侧妃吧,我先去吃饭了。”

尉迟信浓眉轻轻一蹙,顿了顿,沉声说道,“走。”

南宫衍着实为夏幼萱捏了一把冷汗,见尉迟信并没有说什么,才推着他转身离开。

出了泠雪水榭,南宫衍才问道,“王爷,真的要去侧妃那里吗?”

“不用了,她自己会解决的,回去吧。”尉迟信沉声说道。

南宫衍点了点头,推着尉迟信回到了主院。

而此时,悦贞依的凝鸳阁中,絮儿正跪在大厅里,她的面前,悦贞依坐在茶几上,轻饮了一口茶,随即将茶杯放下。

“喝下去吧,牺牲了你自己,你的家人从此以后荣华富贵,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她淡淡地说道,唇边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絮儿一直以为悦贞依刚才将她带回来,是救了她一条命,没想到悦贞依竟然赐了她一杯毒酒。

她果然是太傻了,还相信悦贞依会救她。

泪水已经爬满整个面容,絮儿看着那杯毒酒,心下已是一阵绝望。

她知道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了,但就像悦贞依说的,她的死换取了她家人的荣华富贵,她的死也算是有价值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泪水,她抬眸看向悦贞依,“主子,絮儿跟你一场,我希望你说话算话,不然,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落,絮儿抬手拿过她旁边那丫鬟手中毒酒,仰头一饮而尽。

悦贞依看着絮儿在她的面前倒下,嗤嗤一笑,慵懒地撤回自己的视线,对一边的丫鬟莫楹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这凝鸳阁里的大丫鬟了,你记住,学聪明一点,不然你的下场就和她一样。”

莫楹已经是心惊胆战,一点都没有被提升为大丫鬟该有的喜悦,却还是要装出一副欣喜的样子,“谢谢主子。”

悦贞依冷然地看着絮儿的尸体,轻笑一声,缓缓起身,“好了,我要去主院,总得给那个残疾王爷一个交代。”

莫楹点点头,“是,主子。”

两人来到了主院,在夜阑亭找到了尉迟信。

“妾身参见王爷。”悦贞依行礼说道,一边的莫楹也跟着福身行礼。

尉迟信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周身散发着慵懒不羁的气场,眼梢微微向上挑起,更添撩人风情,“事情都解决了?”

悦贞依秀眉轻轻蹙起,点点头,一副委屈的样子,“回王爷,都怪妾身太大意,竟然没发现身边有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如果妾身早一点发现絮儿一直王爷图谋不轨,王妃姐姐也就不会被絮儿利用,都是妾身的错,妾身甘愿接受惩罚。”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识到危&,紧紧

    女子意识到危险临近,紧紧咬着下唇让自己清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她一把将面前的人推开,再次踉跄着站起身。

    2021-07-27 12:0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到那&怎么会

    说到那个神经病,她便一阵无语,她虽然年纪尚轻,却享有世界第一法医的称号,怎么会无良呢?

    2021-07-27 02:4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女人松&要被情

    女人松了一口气,双腿一软,终于倒了下去,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就快要被情欲覆盖……

    2021-07-26 02:2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具男&几步,

    面具男子咬了咬牙,心生厌恶,猛然抬手便要将女人推开,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自己先一步离开了他,她“噔噔”向后退开了几步,跌坐在地,摇头说道,“不可以,不可以……”

    2021-07-27 04:11: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众属下&剩下他

    竖起大掌,身后的一众属下接到他的命令,纷纷退了出去,整个地牢之内,瞬间便剩下他们两个人。

    2021-07-27 10:20: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具下的&着。

    男子面具下的深眸半眯,垂眸看着女人在他的身上磨蹭着。

    2021-07-27 07:4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息&没脸见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面具男子,嗤嗤一笑,气息依旧凌乱,声音却清晰了几分,带着一点点力度,“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你为什么戴着面具,是自己长得太丑没脸见人吗?”

    2021-07-26 09:41: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刻,她&便悉数

    面具男子在她的面前蹲下,唇角轻勾,笑容危险而又邪恶,掌风一震,下一刻,她身上为数不多的衣衫便悉数被震碎。

    2021-07-26 03:42: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