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尉迟信神色滞了滞,抬眸迎上南宫衍的视线,“什么条件?”南宫衍深深地地吸了口气,“龟灵仙人有一个孙女,他的要求是,在他死后……”说着,南宫衍弯身回到尉迟信的耳边尉迟信微微一顿,沉默了片刻,轻笑一声,“这还不简单?”。...

尉迟信神色滞了滞,抬眸迎上南宫衍的视线,“什么条件?”

南宫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龟灵仙人有一个孙女,他的要求就是,在他死后……”

说着,南宫衍弯身来到尉迟信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尉迟信微微一顿,沉默了片刻,轻笑一声,“这还不简单?”

南宫衍站直了身子,“龟灵仙人说,王爷如果能够做到,他就帮王爷的忙。”

尉迟信点点头,“他现在在哪了?”

“我将他安顿在一个客栈内,如果王爷答应的话,晚上我便带他回天幽宫。”南宫衍回答道。

尉迟信淡淡地应了一声,“你去做吧。”

南宫衍沉默了片刻,离开了尉迟信的书房。

夜,如期而至。

天上,一轮明月缓缓升起。

尉迟信看着窗外的夜色,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如两个黑洞一般,平静至极,却带着神秘莫测的力量,甚至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他坐在床上,绝美的唇缓缓勾起,那记笑容在这个黑夜里熠熠得让人不敢直视。

缓缓抬起手,他的大掌覆到了床头的一个小小的大概有巴掌那样大,金色的狮子身上,微微地一个旋转,他的床便随墙面一起旋转了起来。

墙的另一面,仍是一张一模一样的床,只是尉迟信却不在上面了。

尉迟信随着床转到了另一边,眼前是一个暗道,大约六尺宽,两边的墙上,每个三尺便是一个烛台,烛台上,幽幽的烛火轻轻跳动着。

尉迟信下了床,没了轮椅,他站直身子,顺着台阶缓缓往下走。

台阶足足有还几百层,尉迟信一直往下走,走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眼前的视野骤然开阔。

面前竟然是一座极其宏伟壮观的城门,城门上面有三个银色的大字:天幽城。

“参见尊上。”门口,两名身穿铠甲的守卫向尉迟信拱手说道。

城门打开,南宫衍从里面走了出来,“尊上,龟灵仙人已经带到。”

尉迟信缓缓点头,与南宫衍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座地下城,甚至比整个京城还要宏伟,壮观,里面却是空荡荡的,但却不是死气沉沉的样子。

一路来到了天幽宫,尉迟信站在大殿门口,长腿一迈,便跨过门槛,进入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内。

殿首的台阶下,一位白衣白发道骨仙风的老人正坐在小案子前,执起面前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见尉迟信进来,老人放下酒杯,淡淡一笑,缓缓起身来到尉迟信面前,“这位想必就是天幽魔尊了。”

尉迟信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妖冶的光,妖孽得很,美得竟不似这人间的男子。

绝美的唇轻轻勾起,他笑容邪魅至极,如同一朵有毒的花,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在下正是,老人家就是龟灵仙人?”

龟灵仙人抬手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子,缓缓点了点头,“开门见山吧,我的条件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你答应,我便帮你的忙。”

尉迟信眼梢轻轻向上挑起,眉宇间更添撩人风情,他含笑说道,“请龟灵仙人放心,本尊答应,便说到做到。”

已临近子时,静静躺在床上的夏幼萱在这时睁开双眼,点亮了蜡烛,拿过玄冰剑放到桌子上。

看了眼窗外那轮明月,子时已到,她拿起桌面上的小刀,在手指上轻轻划了一个口子,又是一滴献血,滴到了玄冰剑上。

剑身的颜色又深了一分,夏幼萱放下小刀,吹了吹自己的伤口缓解疼痛,视线再次落到了玄冰剑上,“等十五滴血滴下去之后,你该不会变成血红色了吧?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叫你小血好了,以后小血就是你的名字了,小精灵啊,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啊?”

想想,夏幼萱又笑了出来。

今天已是十六,就算是小精灵听到了她的话,也变不成人形与她对话。

不过,这都已经是第二天了,还有十三天,她的小血就可以随时幻化成人形了,她也可以拥有法力。

想到自己即将拥有法力,夏幼萱便觉得这世界神奇无比。

作为法医,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清楚的,但是她从来不相信。

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真的相信了,因为一切都不是她的梦境,全部都是她亲眼所见的。

原以为穿越已经是她这辈子遇到最神奇的事情了,原来不是,真是神奇的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樱唇缓缓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她微微一笑,抬手轻轻摸了摸玄冰剑,“小血,晚安啦,我要去睡觉了。”

躺到床上,下半夜是无梦好眠,早晨起来,夏幼萱最先做的就是来到镜子前,确认她脸上的那块血胎是不是又小了一圈。

正好这个时候水漾端着洗脸水走了进来,夏幼萱立刻转身面向水漾,“你看看,是不是又小了?”

水漾含笑点点头,将洗脸水放下,“是啊主子,真的又小了一圈,看来你真的是捡到宝物了,等你有了法力,就不怕侧妃再欺负你了。”

夏幼萱嗤笑一声,“就算是没有法力,你认为她会是我的对手?自作聪明,总把别人当成傻子,其实最傻的就是她了。”

水漾颔首浅笑,“主子,先洗漱吧。”

夏幼萱轻轻应了一声,来到水盆边,洗了脸,又用茶水漱了口,“水漾啊,你今天给我找个面纱,在我脸上的血胎全部消失之前,我都要用面纱挡住我的脸,到时候也好给大家一个惊喜啊。”

水漾点点头,开心极了。

她的主子现在不傻了,而且脸上的血胎也即将消失,苦日子也算是熬出头了。

其实自己吃苦她都是一点都不怕,她和八两一样,就是心疼自己的主子。

夏幼萱从小就被人叫臭傻子,还有丑八怪,每次听了,她都跟着难受。

可是那个时候,她主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难受,别人叫她臭傻子,她也欣然接受。

现在好了,真的是苦尽甘来了。

可是想到夏幼萱的夫君尉迟信,水漾心里又开始难受了。

丞相将夏幼萱嫁给尉迟信,真的是将她往火坑里推,自生自灭了。

水漾在心里祈祷,有一天,当这一切都过去之后,她的主子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这就是她今生最大的心愿了。

希望可以实现。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在面具&而燃起

    闻言,男子隐在面具之下的面容之上,掠过了一抹尴尬之色,胸腔之中也因为她这一句话而燃起了炙热的火焰。

    2021-07-26 10:33: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一下&步上前

    属下心领神会,却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迈步上前,缓缓向女子走去。

    2021-07-27 04:0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水珠&芒。

    一头乌黑散落在肩上的秀发,被水浸湿,紧紧贴着她的脸颊,她低低颔首,蝶羽般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上面挂着细小的水珠,在幽幽的烛光下,闪着淡淡的光芒。

    2021-07-26 10:1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嗤一笑&,气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面具男子,嗤嗤一笑,气息依旧凌乱,声音却清晰了几分,带着一点点力度,“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你为什么戴着面具,是自己长得太丑没脸见人吗?”

    2021-07-26 11:0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稠的空&气更让

    她觉得自己的意识就快要被情欲所掌控,有火苗在她的身体内燃烧着,周身潮湿粘稠的空气更让她难受之极。

    2021-07-26 01:3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纪尚&怎么会

    说到那个神经病,她便一阵无语,她虽然年纪尚轻,却享有世界第一法医的称号,怎么会无良呢?

    2021-07-26 04:20: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她,&部褪下

    面具男子的属下靠近了她,在她的面前蹲下,伸手就要将她的衣衫全部褪下。

    2021-07-27 11:11:4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面前&。

    面具男子在她的面前蹲下,唇角轻勾,笑容危险而又邪恶,掌风一震,下一刻,她身上为数不多的衣衫便悉数被震碎。

    2021-07-27 11:44:56详情点赞(0)回复(0)
  • 慵懒邪&每个人

    他身穿一袭墨蓝色锦制华服,玉冠束发,虽看不清他的面容,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慵懒邪魅的气场却足以深深吸引着每个人的感官神经。

    2021-07-27 09:59: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