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夏幼萱一抬手捂着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一双水眸眯起,瞪视着尉迟信,“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你让我给你冶病的,现在的又来这招?尉迟信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就就怕遭雷劈吗?”“我呸!”夏幼萱狠狠地啐了一口,接下来又开始口不择言,说的还都是一些尉迟信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话。。...

夏幼萱抬手捂住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一双水眸眯起,怒视着尉迟信,“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让我给你治病的,现在又来这招?尉迟信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就不怕遭雷劈吗?”

尉迟信收回了强大的内功,冷冷地哼了一声,“像你这种有辱斯文的败类,我是代替上天收了你。”

“我呸!”夏幼萱狠狠地啐了一口,接下来又开始口不择言,说的还都是一些尉迟信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话。

门外,南宫衍和白乔屏住呼吸,耳朵贴在门上听着两人的对话,然后对视了一眼,摇摇头离开。

反正这两个人每次见面都要吵架,他们也都习惯了,而且,以后这府里可算是有热闹了瞧了,他们两个倒是不亦乐乎。

夏幼萱将尉迟信嘲笑了个彻底,过瘾极了,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过桌子上针灸用的针,用命令的语气对尉迟信说道,“过来,把裤子脱了。”

尉迟信咬咬牙,真是不明白夏幼萱这个女人的脸皮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比城墙还厚?

夏幼萱见他不动,樱唇紧紧抿起,划出了凌厉的弧度,几步上前,来到尉迟信的面前,一字一句说道,“把裤子脱了。”

尉迟信是万万都无法在夏幼萱的面前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的,可是他又知道,想要治病,就必须脱裤子。

于是,脱还是不脱,变成了一个让他很纠结的问题。

夏幼萱神色不耐,“嘶”了一声,“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脸皮还那么薄?我都不害羞你还害羞个什么劲儿啊?快点脱了!”

尉迟信一张祸国殃民的妖孽脸此刻已经犹如锅底一般黑,阴沉得下人,仿佛是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修罗。

他真想一掌击在夏幼萱的命门上,就这么给她结果了。

这女人到底是不是正常人?还是说她根本还是个傻子,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将自己的傻表现出来而已。

“你到底脱不脱啊?”夏幼萱真的不耐烦了,扬声问道,大有一种尉迟信再不脱她就上前去扒他裤子的架势。

尉迟信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中渐渐涌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愤怒的视线落到了夏幼萱不耐烦的小脸上,“你脱我就脱。”

夏幼萱神色一滞,被面纱蒙着的小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

她真的不知道尉迟信是怎么想到说出这样的话的。

“我又没病,我凭什么脱啊?你快一点啊,我没时间跟你在这磨叽。”夏幼萱说着,直接拿起了一根针,向尉迟信靠近。

尉迟信面露尴尬之色,“夏幼萱,你别过来,不然我伤到你。”

夏幼萱长吁了一口气,一双水眸愣是被她翻成了死鱼眼,“那你说,你还让不让我给你治疗了?反正这是唯一的办法,你如果现在说不用,我立马走人。”

尉迟信沉默了,他还正在纠结沉思,夏幼萱就趁这个时候一步上前,来到尉迟信的面前,迅速蹲下,小手一扬便掀开了尉迟信的长袍。

尉迟信一惊,险些一掌将这个女人打死,“夏幼萱你……”

“欧巴我求求你了,咱爷们一点成吗?我是不会对你怎样的,你放心,就算你被我治好了,我也绝对不会要求你来满足我这颗寂寞空虚冷的心的,乖,千万别乱动,我扎错地方了,再永远治不好了,你可别怪我。”夏幼萱说完,也是犹豫了一下,才让尉迟信躺在床上,缓缓褪下了他的裤子。

尉迟信咬牙闭上了双眼,仿佛他即将被夏幼萱凌·辱了一般。

夏幼萱心跳加快……这是当然了,以前都是看死人的,现在面对一个大活人,虽然不举,但她也还是会害羞的。

脸颊此刻已经变得滚烫,被面纱遮着,任谁都看不出来。

夏幼萱也闭上了双眼,随即又缓缓睁开,视线落到了尉迟信已经毫无遮挡物的重要部位上,吞了口口水,故作镇定地点点头。

她决定说几句话缓解一下此刻这尴尬的气氛,于是,樱唇微启,她淡淡地说道,“不错,底子很好,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等我把你治好了,假以时日,你的床上功夫一定会让万千雌性甚至是雄性……”

“夏幼萱你给我闭嘴。”尉迟信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现在不想杀死夏幼萱,而是想撞墙而死。

夏幼萱立刻闭紧了嘴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手中那根细细的针,“我要下针了,你准备好。”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夏幼萱找准了穴位,一共下了六根针,然后拍了拍手说道,“好了,下午我在去山上给你采些草药,你用那些草药泡澡,很快就会有效果的。”

尉迟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那怎么行?针还没有拔下来呢,看我已经看了,你还在乎时间长短吗?”夏幼萱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她看到了尉迟信那张妖精一样绝世俊美的容颜之上,出现了两抹可疑的红晕。

这男人真的在害羞啊,他这个样子还真的挺可爱的。

尉迟信感到两抹火辣辣的视线落到了他的脸上,咬了咬牙,终于睁开双眼,迎上她的视线,“夏幼萱,你给本王闭上你的狗眼!”

“我不。”夏幼萱贱笑着说道。

一双大掌紧紧握起,尉迟信额上爆出了条条青筋,“你给本王等着。”

夏幼萱长叹了一声,啧啧说道,“这就是现在的世道啊,好人没好报,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亏我下午还要给你上山采草药,不过你现在害羞我也能理解,等你以后体会到了鱼水之欢,知道乐趣了,就会感谢我的。”

尉迟信觉得夏幼萱不要脸的功力也算是让他大开眼界了,他真想知道她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之前她是傻子的时候,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满口的粗言秽语。

怎么现在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简直比原来的那个傻子更加令人厌恶。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他有帮助,不然尉迟信发誓,夏幼萱绝对不能活着看到今晚的月亮。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么,因&过来,

    体内的空虚与燥热交织在一起,正在一点一点消弭她的意识,她不再多想什么,因为她现在要做的,是要让自己清醒过来,绝对不能糊里糊涂地被这催情的液体支配,刚穿越来就失身。

    2021-07-30 02:2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下了&面竟然

    她缓缓闭上双眼,仔细嗅了嗅,瞬间明了,并不是她被人下了媚药,而是她此刻浸泡的液体,里面竟然含有催情物质。

    2021-07-30 07:56: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凉,女&了一口

    身子一凉,女人倒吸了一口气,舒服地嘤咛一声,缓缓爬起,向男人而去。

    2021-07-30 04:57: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将她的&。

    面具男子的属下靠近了她,在她的面前蹲下,伸手就要将她的衣衫全部褪下。

    2021-07-29 01:58:21详情点赞(0)回复(0)
  • 腿一软&感觉自

    女人松了一口气,双腿一软,终于倒了下去,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就快要被情欲覆盖……

    2021-07-29 01:51: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袭墨&制华服

    他身穿一袭墨蓝色锦制华服,玉冠束发,虽看不清他的面容,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慵懒邪魅的气场却足以深深吸引着每个人的感官神经。

    2021-07-30 02:30: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魂,&地盯着

    四下,面具男子的属下被这暧昧的画面勾了魂,直勾勾地盯着两人,随即,他们在感受到面具男子周身所散发出的骇人戾气时,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2021-07-29 02:53: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来,

    面具男子放下手,冷冷笑了出来,微微侧头,余光落到了站在他后面离他最近的那名属下身上。

    2021-07-30 10:4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古代人&。

    古代人,那么多的古代人,而她现在所在的地方,竟然那么像是古代的地牢。

    2021-07-28 09:34: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