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1章 电梯工

王牌赢家:第21章 电梯工

我睡翻折床,李洁睡大床,随即的几天,我们两人相安无事,至于袁雨灵,她不搭理我,我也懒得说理她。李洁为什么会到如家快捷酒店找到了自己,我也明白了原因,原来是那天愤怒的的她动随后的一段时间,白天的时候,自己基本上是在医院陪韩勇,晚上才会回来睡觉,在韩勇的身上,我不仅投入了所有的金钱,同时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在了他的身上。。...

我睡折叠床,李洁睡大床,随后的几天,我们两人相安无事,至于袁雨灵,她不理我,我也懒得理她。李洁为什么会到如家快捷酒店找到自己,我也知道了原因,原来那天暴怒的她动用了当刑警的朋友,直接查找了全市的酒店登记系统,从而锁定了自己。

随后的一段时间,白天的时候,自己基本上是在医院陪韩勇,晚上才会回来睡觉,在韩勇的身上,我不仅投入了所有的金钱,同时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用在了他的身上。

在跟李洁假结婚的这大半年时间里,自己除了金钱上的收获之外,还明白了一个道理,金钱或者肉/体所维系的关系,永远都比不上感情所维系的关系,所以我才会在韩勇的身上不但下了血本,还诚心诚意的待他。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己拖着受伤的身体在医院里忙里忙外的陪着他大半个月,终于让我们两人的关系有了一点除金钱之外的情份。

他妹妹韩思雯的手术很成功,肾脏也没有发生排斥的现象,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星期之后便到了普通病房。

这天,我的伤基本上已经好了,身上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于是准备回梦幻娱乐会所上班。在回去上班之前,我去了一趟医院,跟韩勇和韩思雯兄妹两人打声招呼。

“勇哥,思雯!”我走进病房的时候,韩勇正在给他妹妹削苹果。

“王浩来了。”韩勇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微微一笑。

“二哥,今天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韩思雯却十分兴奋的望着我,自从她转入普通病房之后,我是换着花样给她带可口的饭菜。

韩思雯今年二十岁,跟她哥韩勇相差了整整十岁,她父母四十岁才生了她,属于老来得女,父母过世之后,基本上是韩勇将她养大。

韩勇说她妹韩思雯的命是我的救的,所以便让韩思雯认自己当哥哥,于是我便成了二哥。

其实自己真没跟几个女人打过交道,李洁教自己的又都是一些哄老女人的技巧,不能用在韩思雯身上,自己又是家里的独子,突然多了个妹妹,开始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但是仅仅相处了两天,这种紧张和尴尬就消失了,因为韩思雯一口一个二哥的叫着,看样子是真把自己当成她亲哥哥了,于是我们之间的距离慢慢的拉近,直到今天,在我的心里也已经把韩思雯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

“盛德居的老鸭汤,味美汤鲜。”我将手里的保温饭盒放在了桌子上。

“谢谢二哥。”韩思雯用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露出一脸小馋猫的表情,十分的可爱,随后偷偷的看了她哥韩勇一眼,因为医生不让她吃太多油腻的东西,这老鸭汤是昨天她偷偷告诉我,让我给她买的。

“不准吃!”韩勇说道。

“哥……”韩思雯开始撒娇,我也在旁边帮着她说好话:“勇哥,这老鸭汤补气,我觉得喝点应该没事。”

最终韩勇同意了,不过只让她喝一小碗:“你刚刚做了手术,要听医生的话。”

“知道了,哥!”韩思雯用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在病房里坐了一会,随后将自己准备回去上班的事情跟韩勇兄妹两人说了。

“勇哥,思雯,我准备回去上班了,以后只能下午来医院帮忙了。”我说。

“嗯,你忙你的,思雯再过半个月也就可以出院了。”韩勇说。

“二哥,你去忙吧,记得每次来给我带好吃的就行。”韩思雯朝着我眨了眨眼睛。

她被韩勇从小保护的很好,二十岁了还像一个小女孩,并且还是一只小馋猫。

当天晚上,我便开车去了梦幻娱乐会所,正式开始上班。先去办公室找了菲姐,她看了我一眼,问了一句“伤好了?”我点了点头,说:“菲姐,我今天回来上班。”

“王浩,事情可能有点麻烦,你休息了大半个月,但是我们会所得营业啊,所以又招了一名服务员。”菲姐说道。

“啊!菲姐,你可不能这样,当时……”一听这话,我急了,自己现在身上只剩下了几百块钱,如果这份工作再丢了的话,那只能吃李洁的软饭了。

“王浩,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菲姐你说。”我一脸焦急的表情。

“服务员现在已经满了,不过老板最近想招个专门开电梯的人,我一直压着,特意给你留着,姐对你好吧?”菲姐对我询问道。

“工资待遇呢?”我问。

“跟服务员一样,只是可能没有小费。”

一听没有小费,我心里马上腹诽:“妈蛋,底薪才二千块,如果再没有小费的话,谁他妈的干,嘴上说的好听,专门给我留着,好像特意照顾我似的,其实是没人干,以为老子是傻子,操!”

“怎么?不想干,那算了。”菲姐看我迟疑,竟然还玩起了欲擒故纵。

我眉头微皱,最终答应了下来:“菲姐,我干,谢谢你还想着弟弟。”说完这句话,我肚子里一阵反胃,自己现在也学会了虚伪。

我心里十万个不情愿当什么电梯工,但是表面上还得装出十分高兴的样子,于是当天晚上我便搬了把椅子进了电梯。

梦幻娱乐会所,一共两部电梯,另一部电梯里的电梯工是个女孩,长得还算漂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份既没前途工资又低的工作,我是想好了,白天有时间就另找出路,反正升不到s级服务员,永远都别想上到九楼,更不可能接解到黄胖子的秘密,自然也就帮不到李洁,自己这个金牌小卧底在梦幻娱乐会所基本没有什么作用。

可是一个晚上的电梯工做完之后,我就不准备再找新工作了,更不会辞职,因为服务员要s级才有资格上到九楼,但是电梯工却没有限制,自己当天晚上就到了九楼三次,并且谁进入九楼自己更是一清二楚,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啾啾啾……

凌晨二点钟,我吹着口哨从后门走出了梦幻娱乐会所,准备回家跟李洁邀功,心里琢磨着怎么跟她说,肯定不能说,别人都不干这份电梯工的工作,既没前途,更没钱途,自己没办法才干,我得说成是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争取到了这份可以接触到九楼s级贵宾区的工作。

俗话说,卡里有钱,心里不慌,前一段时间,自己卡里有了六十万,我已经有点不把李洁放在眼里了,大不了离婚,但是现在,六十万给了韩思雯治病,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生怕惹怒了李洁跟自己解除这段假婚姻,还好她表妹袁雨灵来了,不然的话我还真有点担心。

现在更好了,有机会接触到进出梦幻娱乐会所九楼的人,也有了摸清黄胖子底细的可能,我对于李洁来说更加的有用,基本上不用再担心她跟自己离婚的事情。

我现在考虑的问题是,怎么样尽可能的从她身上多搞点钱。

走出梦幻娱乐会所之后,我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苏梦,她穿着一条超短裙扭动着屁股在前边走着,随后坐进了不远处的一辆丰田轿车。

借着灯光我看清楚了开车的人竟然是周强,心里一下子涌出一股怒火,自己为什么被周强殴打羞辱,还不是那天闲得蛋痛逞英雄管了苏梦的事,现在可好,苏梦跟周强好上了,自己却成了一个傻逼。

妈蛋,果然婊/子无情,上一次若不是苏梦告诉周强自己在梦幻娱乐会所上班的事情,江城上千万的人口,周强怎么可能找到自己?

“一对狗男女!”我在心里暗暗骂道,随后急速的跑到了自己车里,上一次挨打之后,我就没有再把车子停在远处的地下停车场,而是直接停在了梦幻娱乐会所下面,反正是辆旧车,一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周强对自己的殴打和羞辱我一直记在心里,虽然身上的伤好了,但是心里的伤却还在流血,我发誓跟对方没完,于是开车悄悄的跟在周强的丰田车后面,看看有没有机会在背手敲他的闷棍。

周强的丰田车一路朝着郊区开去,我心里充满了疑问,这么晚了,孤男寡女肯定要干那事,但是干那种事也不用开到效区啊,随便一个酒店就能解决。

“奇怪!”我在心里暗道一声,不过并没有掉头,依然跟着前方周强的丰田车,想要看看他们两人到底去干吗。

丰田车直接开进了郊区的大岭山森林公园,我没有跟着进去,看着黑暗中的森林公园,心里有点害怕,在门口停了几分钟,最终下了车,步行走进了大岭山森林公园。

现在是下半夜,大岭山森林公园里基本没人,如果自己也开着车子进去的话,很容易引起周强的注意,万一让他发现是我在跟踪他,自己绝对会被打死,于是以防万一,我弃车步行。

大岭山森林公园很大,但是能通车的路只有一条,于是我延着蜿蜒的上山公路寻找起来,大岭山不高,只有海拔三百八十米,所以没过多久,我便在山顶处的一片草地上找到了周强的丰田车。

此时丰田车在动,里边传出女子的呻/吟声,我再笨也知道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在干什么。

妈蛋,老子被打的浑身是伤,大半个月才消肿,你们两个却在这里车/震,我心里一阵愤怒。

我躲在五米外的一棵树后面急速的想着办法,直接冲过去肯定不行,自己不是周强的对手,想要录像,可惜在晚上,他们又在车里,即便录像也模模糊糊,效果不佳,但是就这么离开,我又心有不甘。

“怎么办?”

王牌赢家

王牌赢家

作者:小豌豆分类:穿越重生点击: 6182  

  我叫王浩,大学本科毕业后,找将近好工作,混了五年,一事无成。正当自己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电话,却让我的命运会出现了拐点。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了,李&让别人

    本来自己想着过个一年半载就离婚,再捞点钱,然后就拿着钱回乡里找个黄花大闺女结婚生子,现在看来是异想天开了,李洁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让别人知道。

    2020-10-30 08:31:49详情点赞(0)回复(0)
  • 甚至于&高18

    老实,内向,甚至于有点木纳,身高183,长相英俊,虽然是三流大学毕业,但是毕竟也是本科。

    2020-10-30 06:42: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满意,&。

    其实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不会满意,一个木纳老实的山里娃,怎么配得上她优秀美丽的女儿。

    2020-10-30 07:58: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切,我&的母亲

    李洁的母亲可能为她的婚事没少操心,听说我跟李洁登记领证了,立刻审查起关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发现李洁的母亲眉头紧促,一脸的不满意。

    2020-10-30 05:13:29详情点赞(0)回复(0)
  • 控制,&自己不

    如果脱离她的控制,自己不会被灭口吧?我突然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2020-10-29 05:0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话,&按手印

    “同意的话,就签字按手印,然后把你的卡号给我。”李洁十分不耐烦的对自己催促道。

    2020-10-30 11:33: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狗屁&烛夜跟

    我喝的烂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李洁的身子,什么狗屁洞房花烛夜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

    2020-10-29 11:2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试,于&张姐便

    第二天一早,我便给张姐去了电话,同意接受面试,于是当天下午,张姐便带着我来到了中山路的云雾茶楼。

    2020-10-28 09:06: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