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密谋

王牌赢家:第22章 密谋

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就在离自己五米之外的丰田车里干那种事,而自己却豪无办法。“不行啊,不能够贵了这对狗男女。”我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想道,虽然又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行,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我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想道,但是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冲上去打吧,自己不是周强的对手,录像吧,现在天这么黑,再说他们两人在车里,根本不具备录像的条件。。...

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就在离自己五米之外的丰田车里干那种事,而自己却毫无办法。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对狗男女。”我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想道,但是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冲上去打吧,自己不是周强的对手,录像吧,现在天这么黑,再说他们两人在车里,根本不具备录像的条件。

就当自己束手无策的时候,丰田车的车门打开了,当时吓得我心跳加快,赶紧将身体藏在了树后,稍倾,当苏梦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我才慢慢的伸出头去,朝着五米之外望去。

我擦,苏梦一丝不挂,双手扶在车上,周强则站在她的身后……那场面看得我咽了一口口水,还好这里山风很大,自己咽口水的声音被吞没在风中,并没有被五米之外的周强和苏梦两人听到。

其实就算没有风,他们两人也听不到,因为此时那激烈的冲撞声和苏梦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在这寂静的深夜,听得格外真切。

一对狗男女不知羞耻,在车里媾和也就罢了,竟然还野合,这真是老天爷帮忙啊。

我悄悄的拿出手机,虽然不是苹果机,但是摄像头却是1600万像素的专业拍照手机,山顶上月光也亮,借着月光,我先抓拍了几张,同时还来了几张特写,然后又拍了三分钟的录像,本来准备马上离开了,但是想了一下,没有拍到两个人的脸,别人根本不知道这是谁啊,于是我停住了脚步。

周强和苏梦两人做的很忘我,大约又过了几分钟,周强便趴在苏梦的后背上不动了。

我用手机又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同时心里暗暗祈祷着:“转过身来,让哥给你们这对狗男女来几张脸部特写,好让你们出名。”

大约又过了一分钟,周强离开了苏梦的后背,转身朝着我躲藏的地方走来,当时自己差一点被吓尿了,万一真被周强发现了自己,在这荒山野岭,搞不好会被他给打死。

不过还好,周强没走两步就停住了,然后我看到一股水柱喷了出来,原来他是在撒尿。

“吓死哥了!”我用右手捂着胸口,刚才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快要跳出来似的。

心跳恢复正常之后,我马上用手机给周强来了几张特写,在苏梦转身的时候,我也给她来了两张面部特写,甚至于还拍了一张她的正面裸体照,虽然模模糊糊,但是大体上还是能看清。

“你们这对狗男女等着在全国网友面前出名吧,哼!敢打哥,哥分分钟让你们灰飞烟灭,身败名裂!”我在心里得意的想道。

现在只等着他们两人回车穿衣服的时候,我就准备悄悄离开。

“苏梦,你说的那事,行吗?”突然我耳边传来周强的声音。

“怎么?你害怕了?”这是苏梦的声音。

“咦?”我心里产生了一丝好奇,看样子两人好像在商量什么事情,于是本来打算马上离开的自己,愣是又留了下来,倾听着两人的谈话。

“害怕,开玩笑,我周强怕过什么,只是……”

“那就别废话了,不会是玩过我之后,想反悔吧。”苏梦说道。

“那能呢。”

随后耳边又传来一阵亲昵的声音。

“狗男女!”我心里暗骂了一句。

稍倾,周强和苏梦两人进到了车里,在关上车门的一瞬间,我听到苏梦说:“明天晚上,我会约赵老板去假日酒店开房,到时候你要……”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了,后面的话我就听不清楚了,苏梦的话传递了几个信息,第一,时间,明天晚上;第二,他们准备密谋的对象,是一名姓赵的老板;第三,开房的地点是假日酒店。

至于周强和苏梦两人想对这赵老板干什么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回到了自己停在大岭山森林公园门口的车子里,快速发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

回到市区之后,我将车子停在离玫瑰苑小区不远处的一家网吧门口,准备将自己刚刚拍的视频和照片发到网上,让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出名,标题自己都想好了,江城梦幻娱乐会所名媛跟黑社会男子野战,激情无限。

标题有足够的吸引力,甚至于我不介意出点钱请一些大v转发一下,让这件事情不仅在江城朋友圈之中传播,还要扩散到全国。

不过在下车的时候,我犹豫了,因为想到了苏梦说的最后一句话,明天晚上她会约赵老板去假日大酒店开房。

“他们两人到底想干什么?”我眉头紧锁,暗暗思考着:“如果自己现在把两人野战的照片传播出去,也许明天一早周强和苏梦就能看到这些照片,他们肯定会想到今天晚上媾和的时候附近有人,那么他们密谋的事情还会不会实施呢?”

思来想去,我准备先不把照片和录像传播出去,等明天晚上过后再说。

回到家已经快天明了,我洗漱了一下,准备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发现李洁将卧室的门锁了,于是只好转身回客厅,躺在沙发上。

困意袭来之前,我还在思考着,周强和苏梦两人到底在密谋什么?难道是仙人跳?不应该啊,苏梦在梦幻娱乐会所工作,本来就是做那事的。

当自己一觉睡醒的时候,发现家里已经没人了,李洁应该去上班了,袁雨灵上学。她们两人不在家,我乐得清闲,看了一眼手机,中午十二点半,难怪自己肚子这么饿。

我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件衣服便出了门,先在小区旁边一家饭馆吃了饭,然后特意开车去中山路给韩思雯买了几块臭豆腐,她说过最喜欢中山路这家长沙臭豆腐店。

下午去医院的时候,韩思雯看到我手中的臭豆腐,果然非常的兴奋,一个劲的嚷着二哥对她最好了,臭豆腐是她最爱吃的小吃。

我在医院陪了韩思雯一个下午,让韩勇回家洗个澡,顺便换件衣服,等韩勇回来之后,我便离开了医院,并没有把自己跟踪周强和苏梦的事情告诉他,照顾韩思雯已经很辛苦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麻烦他。

晚上开电梯的时候,我心不在焉,一直在想着苏梦的话,既然是她跟周强密谋的事情,那么自己就得找机会给他们破坏掉,不能让他们成功。

“妈蛋,老子阴死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而就在此时,电梯的门突然开了,我发现黄胖子正一脸谄媚的跟一个人说话,而这个人自己也不陌生,正是以前经常晚上给李洁开会的江总。

“我靠,姓江的怎么跟黄胖子搞在了一起。”我心里一愣,下一秒,马上低下了头,黄胖子不认识自己,但是姓江的却见过我几次。

“九楼!”黄胖子的一个跟班对我说道,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数字九,又将电梯门关死。

在坐电梯上升这段时间,我竖起了耳朵,想听听黄胖子在跟姓江的说什么,可惜姓江的一句话未说,只是黄胖子在那里一个劲的阿谀奉承。

“马屁精!”我心里对黄胖子暗骂了一句。

两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既然姓江的来到了梦幻娱乐会所,那就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他跟黄胖子之间绝对存在着某种联系或者是利益上的纠葛,难怪李洁失势之后,黄胖子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并且还敢给李洁下药。

“会不会是姓江授意黄胖子这么干的?”突然我心里有了一种阴暗的想法,因为这样姓江的既可以摆脱李洁的纠缠,同时也可以不再受到李洁事情的影响,一举两得。

我准备回去之后,第一时间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告诉李洁,同时看能不能用这条消息换点钱花,因为自己现在十分的拮据,怕是连吃饭钱都熬不到下个月发工资。

随后的几个小时,九楼再也没上去过人,直到我下班的时候,姓江的和黄胖子两人仍然在九楼。

下班之后,我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车里边,盯着陆续从梦幻娱乐会所后门走出来的员工,但是直到最后一名员工离开,我也没有发现苏梦。

“咦?怎么会事?苏梦呢?”我眨了一下眼睛,随后马上启动车子,朝着假日大酒店疾驰而去。

既然苏梦没在会所,那肯定是提前陪着客人出台去了,而今天这个客人,八成应该就是姓赵的老板。

“妈蛋,老子要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在搞什么事情。”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十五分钟之后,我的车子停在假日大酒店门口,下车的时候,自己突然想到根本不知道苏梦跟姓赵的老板住几号房。

正当我坐在假日大酒店一楼大厅里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看到周强带着两名小弟急匆匆的冲进了酒店,然后进了电梯。

不敢迟疑,我飞奔着朝楼梯间跑去,二楼,电梯没有打开;三楼电梯仍然没有打开,直到自己跑到六楼,才看到周强带着两名小弟从电梯里走出来,径直朝着一间客房走去。

我躲在楼梯间里,只露出半个脑袋盯着周强三人的背影,心里暗暗数着他们进了第几个房间。

王牌赢家

王牌赢家

作者:小豌豆分类:穿越重生点击: 6182  

  我叫王浩,大学本科毕业后,找将近好工作,混了五年,一事无成。正当自己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电话,却让我的命运会出现了拐点。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如果脱&心里感

    如果脱离她的控制,自己不会被灭口吧?我突然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2020-10-27 02:56: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立&脸的不

    李洁的母亲可能为她的婚事没少操心,听说我跟李洁登记领证了,立刻审查起关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发现李洁的母亲眉头紧促,一脸的不满意。

    2020-10-28 02:56: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今年&二十五

    至于什么隐情,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万的聘礼对于贫困的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再说了,因为穷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还是一个处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2020-10-26 04:28:00详情点赞(0)回复(0)
  • 烂醉如&泥,反

    我喝的烂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李洁的身子,什么狗屁洞房花烛夜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

    2020-10-27 03:25:27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爸&的像四

    当天晚上李洁又带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亲是江城大学的哲学教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保养的像四十岁的阿姨。

    2020-10-26 03:02: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按手印&我。”

    “同意的话,就签字按手印,然后把你的卡号给我。”李洁十分不耐烦的对自己催促道。

    2020-10-25 03:48: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洁旁边

    结婚当天,我就像一个木偶似的,跟在李洁旁边,脸上始终带着卑微的笑容,跟一个一个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来自己都麻木了。

    2020-10-26 12:14: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