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3章 抓到了

王牌赢家:第23章 抓到了

周强带着两名小弟在六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去,左右几秒钟之后,便走入了房间,我猜想所以是苏梦给他们开的门。“这对狗男女究竟要干什么?”我心里饱含了很好奇,稍倾,便“这对狗男女到底要干什么?”我心里充满了好奇,稍倾,便蹑手蹑脚的朝着刚才周强三人进入的房间走去。。...

周强带着两名小弟在六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大约几秒钟之后,便走进了房间,我猜测应该是苏梦给他们开的门。

“这对狗男女到底要干什么?”我心里充满了好奇,稍倾,便蹑手蹑脚的朝着刚才周强三人进入的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门口,发现是607房,我轻轻的将耳朵贴在门上,但是假日大酒店客房的隔音效果太好,根本听不到里边的任何动静。

“现在应该怎么办?”我有一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就这么回去吧,不甘心;直接闯进去吧,自己又不敢,真是左右为难。

好不容易发现了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的秘密,我不想半途而废,自己一定要搞清楚他们两人在干什么。

我最终决定继续盯梢,身体慢慢的后退,退到了楼梯间,同时想了一下,拿出手机做好了拍摄和录像的准备。

等待是一种煎熬,十分钟过去了,周强等人还没有出来,我的额头上已经见汗,楼梯间里没有空调,很是闷热。

半个小时之后,在自己焦急的等待之中,607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我看到周强、苏梦以及周强的两名小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兴奋,快速穿过走廊进了电梯。

我眉头紧锁,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从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脸上的兴奋来看,他们的目地应该是达到了。

下一秒,我快速的朝着楼下奔跑,提前周强等人一步离开了假日大酒店,当自己钻进车子的时候,周强等四人才刚刚走出假日大酒店的大门,随后他们上了那辆丰田车。

我开车跟在他们后面,保持大约十米左右距离,心里满充满了疑惑:“周强和苏梦这对狗男女到底做了什么?难道真玩的仙人跳?这可是破坏了道上的规矩,坏了梦幻娱乐会所的金字招牌,黄胖子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两人。”

一刻钟之后,我发现这是去江城国际机场的路:“他们这是要跑路啊,看来八成还真搞得仙人跳,但是就算是一个大老板,身上能带多少现金?或者……”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网上转帐,

“不能让这对狗男女跑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跟着他们到了江城国际机场之后,我先用手机查询了一下假日大酒店前台的电话,然后用机场的公用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这里是假日大酒店,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电话很快接通,里边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607房间的客人被人杀了。”为了引起对方的重视,我故意危言耸听,说完这句话,马上挂断了电话,随后躲在角落里盯着周强等四人。

他们四人好像早已经买好了飞机票,不过下半夜没有航班,如果想要离开江城的话,最早一班飞往琼州岛的飞机是早晨七点半,现在距离七点半还有将近三个半小时。

看着他们换了登机牌过了安监,自己却束手无策,只能在心里干着急,如果再想不出办法的话,周强等人就坐飞机跑了。

“不知道假日大酒店的前台服务员会不会到607房间查看一下,姓赵的那个老板是被周强他们给杀了,还是给打晕了过去?”我什么都不确定,一切都是猜测,不过自己认为猜得八、九不离十。

苏梦虽然在梦幻娱乐会所一个月能赚五、六万,但是像她们这种女人花销也多,一年下来根本存不下几个钱,而这个行业又是吃青春饭,在那种地方上班,天天醉生梦死,女人老得还快,所以很多她们的前辈最后一分钱没存下,还落下了一身的病,离开梦幻娱乐会所的时候十分的凄惨,当然也有特例,但是毕竟很少。

周强等四人过了安监,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于是我走出了机杨大厅,在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车,坐了进去。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只能等待,希望假日大酒店的前台能上楼查看607房间,然后报警,同时希望警察的效率能高一点,在周强四人乘机离开江城之前,将他们截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我心急如焚。

滴滴!

突然手机微信响了一下,我打开看了一眼,竟然是黄胖子在梦幻娱乐会所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知道苏梦下落者,奖励十万。”

这条消息刚刚出现,群里便炸锅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只有我知道是怎么会事,但是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不是警察全城通缉周强、苏梦等四人,而是黄胖子在寻找他们的下落。

“奇怪!”我暗道一声。

稍倾,我准备将苏梦在江城国际机场的事情告诉黄胖子,但是写好私信之后,又犹豫了。

不是自己不想要十万块的奖励,自己很缺钱,更不是自己不想让黄胖子找到苏梦等人,而是我不能暴露自己,再说从没跟黄胖子说过话,就这么硬生生的给对方发私信,好像不太合适,于是我思考再三,拿起手机拨通了菲姐的电话。

铃声响了二下,手机里就传出菲姐急躁的声音:“喂,谁?”

“菲姐,我,王浩。”

“你有什么事?我忙着呢。”菲姐的语气相当不善,梦幻娱乐会所除了九楼以下全部都由她负责,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被黄胖子给骂惨了。

“那个,菲姐,你别挂,我在路边吃宵夜的时候好像看到了苏梦。”我说。

“什么?你看到了苏梦,那个贱人现在在那里?”菲姐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

“我也不知道她在那里。”我说。

“那你在什么地方碰到的她。”菲姐问。

“春阳路,在一辆丰田车上。”我回答道。

听我说完之后,菲姐重复了一句:“春阳路?”稍倾继续对我询问道:“当时丰田车往东行驶?还是往西行驶?”

“好像是往西。”我回答的不是很明确,这是自己跟电视上的谍战片学的,这个时候,越是说的模糊不确定,越发显得真实,如果说得完美无缺的话,那就有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即便现在冯菲菲反应不过来,但是像她这种人精,过后八成能回味过来,到时候肯定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春阳路的西边是机场大道,不好,这贱人要跑。”手机里传出冯菲菲的声音,随后她一声招呼都没打,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苏梦,冯菲菲,你们瞧不起老子又能怎样,还不是被老子玩在股掌之间,浩哥出手,瞬间让你们灰飞烟灭,哼!”我冷哼了一声,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扬着头,露出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

其实私下一个人的时候,老实内向的自己还有逗逼的一面。

“李洁,袁雨灵,你们两个不是也瞧不起老子吗?老子早晚把你们这对姐妹花都上了,哼!”我脑海之中又出现了李洁和袁雨灵这一大一小两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自己并没有离开机杨,下了车,在机杨大厅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目光一直盯着安监口,我要看看黄胖子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是否可以带人进入安监把周强和苏梦等四人给抓出来。

可惜一直等到天明,我都没有看到黄胖子的人影,心里充满了疑惑:“这是怎么会事?”

而就当自己疑惑不解的时候,冯菲菲在微信上给自己发来了几张照片,看到这几张照片的时候,我愣住了。

照片上苏梦被人揪着头发,上身赤.裸,后面还有她的全裸照,比自己昨天晚上拍得清淅了无数倍。

“难道苏梦和周强等人已经被黄胖子给抓回去了?”我心里震惊无比,自己可是一直坐在这里盯着安监入口,根本没有看到黄胖子的人,他是怎么进去的?其实自己这个连飞机都没有坐过的屌丝,当时根本不知道还有一条vip通道。

既然周强和苏梦被黄胖子抓住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在机场傻傻待着了,于是我起身走出机杨大厅,准备回家睡觉,熬了一夜,困得快要睁不开眼睛了,不是因为苏梦的事情,刚才坐在机场大厅的座位上自己可能就会睡过去。

车子刚刚启动,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一看是冯菲菲打来的,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菲姐,找我什么事?苏梦抓到了?”

“抓到了,就在机场,多亏了你提供的消息,再晚去一步,就坐飞机跑了。”冯菲菲说道。

“我也就是无意中看到的,还是菲姐判断准确。”我拍着冯菲菲的马屁,心想黄胖子不是说奖励十万块钱吗?你就是再贪财,怎么也得分自己一半吧。

可惜我是一厢情愿了,冯菲菲这王八蛋对于钱的事情,只字不提,我也不好意思问。

“王浩,有件好事你想不想干?姐可是第一个就想到了你。”冯菲菲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什么好事?”我问道,心里却暗暗提高着警惕,菲菲绝对不是一个好人,自己要小心,不要被她给卖了,还帮着她数钱。

王牌赢家

王牌赢家

作者:小豌豆分类:穿越重生点击: 6182  

  我叫王浩,大学本科毕业后,找将近好工作,混了五年,一事无成。正当自己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电话,却让我的命运会出现了拐点。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大约五&人停了

    大约五分钟之后,两人停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只有淡淡的呼吸声……

    2020-10-29 06:06:3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聘礼&,今年

    至于什么隐情,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万的聘礼对于贫困的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再说了,因为穷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还是一个处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2020-10-29 12:21: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随意&,牛仔

    这次见面,李洁穿得很随意,牛仔裤配t恤,配上她绝美的容颜和短发,隐隐有种男女通杀的感觉。

    2020-10-30 12:5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我去&里出来

    李洁收走了协议,当时就带着我去了一趟银行,从银行里出来的时候,我卡里多了二十万,下午的时候,我们两人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

    2020-10-28 10:45: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江哥&。”李

    “江哥,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明年提拔的事情你可要放在心上。”李洁的声音。

    2020-10-28 06:2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洁旁边&木了。

    结婚当天,我就像一个木偶似的,跟在李洁旁边,脸上始终带着卑微的笑容,跟一个一个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来自己都麻木了。

    2020-10-30 04:32:5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高管&个,那

    张姐说,女方叫李洁,三十岁,是个高管,只要通过对方的面试,就可以给二十万的聘礼,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马上结婚。

    2020-10-28 11:3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哲学教&阿姨。

    当天晚上李洁又带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亲是江城大学的哲学教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保养的像四十岁的阿姨。

    2020-10-31 01:05: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情况&后就发

    李洁的母亲可能为她的婚事没少操心,听说我跟李洁登记领证了,立刻审查起关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发现李洁的母亲眉头紧促,一脸的不满意。

    2020-10-31 02:03:0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