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9章 哪里得罪你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9章 哪里得罪你了!

季初晓张了张口,还没说什么,就被愤怒的的靳言渊一巴掌扇回来,脑袋偏到一旁,脸颊火辣辣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靳言渊怔怔地的望着自己的右手,没想起自己居然会失去控制,抬起头靳言渊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失控,抬头看了看季初晓,见她嘴角挂着血迹,心里呼吸一痛,“季……”。...

季初晓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就被暴怒的靳言渊一巴掌扇过来,脑袋偏到一旁,脸颊火辣辣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

靳言渊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失控,抬头看了看季初晓,见她嘴角挂着血迹,心里呼吸一痛,“季……”

“靳先生,不知道我的未婚妻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对她动手?”

蒋莫寒单手插在口袋,从黑暗中走出来,身上的西服裁剪得体,修长的大腿快速迈着,几步就到了季初晓的身后,弯腰将她扶了起来。

看着季初晓嘴角挂着的血迹,蒋莫寒温柔的眼神,冷光闪闪,最后看向靳言渊。

靳言渊很快收回失态的情绪,目光阴沉的看向蒋莫寒,手中的海洋之心都快被他捏碎。

“呵……我怎么不知道,我靳言渊的妻子,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未婚妻?”靳言渊冷笑着,目光压抑的落在低垂着脑袋的季初晓身上。

季初晓闻言缩了缩身体,他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承认过她,今天却突然这么说,怎么样都觉得不安。

蒋莫寒低垂着的眼眸寒光一闪而过,扶着季初晓的双手下意识握紧,再抬起头时,却已经换成了一副温柔无害的样子,“是吗?据我所知,靳少似乎并没有结婚。”

“靳少该不会认错人了吧?”蒋莫寒微笑着看着靳言渊,可是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笑有多么冷。

“我认没认错人,想必她最清楚不过。”靳言渊的眼神好像毒蛇缠绕着季初晓,勒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浑身冰凉透彻,僵直的无法动弹。

蒋莫寒一双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靳言渊,微笑的眼眸带着犀利危险的目光,双手下意识握紧季初晓,心口压抑的东西几乎要冲出胸腔。

“是吗?小初,你认识他吗?”蒋莫寒话里问着季初晓,眼神却一刻也没离开过靳言渊。

季初晓忍不住瑟缩下,眼睛闪躲着不敢去看靳言渊,心里直祈祷着赶快离开这里。

“小初?”蒋莫寒手中力道加重。

季初晓慌不择路抬头,受惊的小兽一般的眼神,惊慌的闯入靳言渊的眼底,黑暗漩涡的眼睛,似乎要将她吞噬。

“季—初—晓!”靳言渊咬牙切齿的盯着季初晓,双手紧握,胸腔怒火如同火山喷涌,似乎只要季初晓敢否认他们的关系,他就会化作岩浆将对方灼烧。

“我……我……”季初晓不断退缩,奈何蒋莫寒把她抓的太紧,她无路可退,眼神惊慌的四处乱瞄,忽然看见一辆车子从路边经过,恰好车门打开着,季初晓心下一横,做出个决定。

只见她脚下一跺脚,稳稳的踩上蒋莫寒,肘关节回旋,撞击在他的腹部,趁着他痛呼皱眉的时候,转身迅速跳进车里,疯狂的拍打着坐背大喊:“师傅快走。”

带着棒球帽的司机,低垂的眼睛,闪过诡懿,嘴角微微翘起,迅速回答:“没问题。”

话音刚落,车子就像旋风一样飚飞出去。

直到车子飞出好远,靳言渊和蒋莫寒才回过神,眼底都是莫测的寒光。

靳言渊讥讽的看着蒋莫寒,嘴角的讽刺再明显不过,说出口的话也带着凌厉的寒意,“你以为,她会轻易信任你?你的目的,她早就看出来。”

蒋莫寒捂着腹部,缓慢从地上站起来,心底忍不住咒骂,这个女人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

听到靳言渊的话,蒋莫寒一点也不恼,嘴角噙着恶意的笑意,看向靳言渊的时候带着奸计得逞的得意,“我的目的已经达到。”

靳言渊不为所动,单手插入口袋,路过蒋莫寒的时候停住,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寒意,似叹息又似不经意的说道:“你不用白费心机,我根本不爱她。”

说完,靳言渊快速离开,独留下蒋莫寒一人站在那里。

看着靳言渊离开的背影,蒋莫寒握紧双拳,他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高傲,自大,目中无人。

季初晓坐在车上,看着越来越远的尼泊尔大酒店,提着的心脏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季初晓握紧的双拳微微松开,因为紧张,掐进肉里了都没感觉到。

蒋莫寒,靳言渊……季初晓长睫微潋,安静的坐在后座,不知道在想什么。

纪柏尤坐在驾驶座,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季初晓,微微翘起的嘴脸煞是可爱,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粗嘎着嗓子问道:“小姐,请问您要去哪里?”

季初晓闻言,缓慢的抬起头,看着纪柏尤的背影,嘴角勾勒出一丝狐疑,眼底含笑的问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司机?”

纪柏尤闻言一愣,猛然回头朝季初晓看去,车子失去方向在公路上打着摆子,吓得季初晓不断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啊啊啊——我也不想啊!谁让你吓我!”纪柏尤快速的操作着车子,尽量不让它撞到两侧的栏杆,额头上冒出丝丝密密的汗水。

季初晓紧张的抓着椅背,尽量不让自己因为车子疯狂甩动,飞出车外,嘴里却一点也不嘴软:“啊啊——纪柏尤,我不就是小时候在你蛋糕里放了橡皮胶,还把你打了一顿吗?你不至于要害死我吧?”

纪柏尤是皇室最受宠爱的小王子,季初晓小时候跟随父亲参加过一次皇家宴会,那时候还小很调皮,偷偷在小王子纪柏尤的蛋糕里塞橡皮胶,被纪柏尤发现,还把对方打了一顿,威胁不许说出去。

本来季初晓跳上车子的时候没有认出来,可是刚才看到纪柏尤手腕那一排清楚的牙印时,这才认出来。

季初晓当初咬伤纪柏尤的时候,刚好在换牙,一圈牙印刚刚少了一颗小虎牙,这才让季初晓一眼就认出来。

纪柏尤好不容易才把车子控制住,听到季初晓的话,双手一抖,车子又开始四处乱跑。

“你……你你……是你!!!”纪柏尤咬牙切齿的,该死的,竟然是她!

童年的阴影到现在都让纪柏尤胆颤,没想到长这么大,再次偷偷跑出皇宫,第一个遇到的人又是她!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