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0章 怎么这么倒霉?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10章 怎么这么倒霉?

纪柏尤八岁那一年偷跑出皇宫,报名参加宴会,没想起还被一个小姑娘给揍了,他所以偷溜进宴会,敢不要张扬,这才让她阴谋得逞。到现在的他都除了阴影,没想起这么倒霉透顶,又遇上她。他怎么就到现在他都还有阴影,没想到这么倒霉,又遇到她。。...

纪柏尤八岁那年偷跑出皇宫,参加宴会,没想到还被一个小姑娘给揍了,他因为偷溜进宴会,不敢声张,这才让她得逞。

到现在他都还有阴影,没想到这么倒霉,又遇到她。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臭小子你好好开车行不行!”季初晓被纪柏尤的烂车技吓得忍不住惊呼出声。

季初晓伸出手在他头上赏了个爆栗,“臭小子,存心报复我呢是吧!”

纪柏尤连忙靠边将车停下,一手捂着被季初晓敲的地方,一手指着季初晓控诉道:“我就知道,遇见你准没好事,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竟然被你又打又骂的,我可是皇室诶!我是王子!”

纪柏尤本就长得好看,皮肤白皙光滑,弹润有光泽,眉毛修剪的平整有型,黑曜石般的眸子总是隐约有些水雾,似是刚睡醒一般,慵懒而优雅,他的睫羽,黑密浓长而卷翘,秀鼻挺直,唇形薄而不凉,铂金色的头发微卷,就像是画师笔下走出来的高贵优雅又有些慵懒气质的傲慢王子。

他这般委委屈屈的控诉,倒是让季初晓想起了自己之前养的一只大金毛,那小模样真是跟她欺负大金毛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是是是,你是王子,高贵的皇室。”季初晓憋着笑连连点头,要不是早就认识这家伙了,她还真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皇室的王子了,一点传统王子或高贵优雅,或高冷倨傲,或温润淡然的样子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小孩儿脾气。

“哼!”纪柏尤扬起下巴,高傲的哼了一声,那模样,就像一只傲娇的孔雀。

季初晓看着纪柏尤那傲娇的小模样,心底的阴霾顿时被冲散,就连被靳言渊折磨的阴郁也消散不见了。

心情大好的季初晓忍不住拍了拍纪柏尤那一头铂金卷发的脑袋,眉眼都带着笑意,道:“呐,咱们和好好不好,以后做个好朋友。”

纪柏尤被季初晓逗小狗似的拍头,有些气闷的将季初晓作乱的爪子拍掉,“谁要跟你和好啊,本王子才不跟你做朋友呢!”

季初晓眨眨眼,葱白的手指抚摸着下巴,黑眸又恢复了往日的流光溢彩,甚至带了些不易察觉的狡黠。

“这样吧,咱俩打个赌,若是我赢了,咱俩就算是和好了,若是我输了,我也让你欺负回来好不好。”

纪柏尤一脸怀疑的看着季初晓,他一直知道这丫头狡猾的很,这次又想玩什么花样呢。

纪柏尤虽然知道其中有诈,但还是忍不住想答应。

还别说,他还真想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者说,他也不是真的不喜欢她,只是觉得当年自己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打了一顿,这简直就是黑历史,他当然不会轻易的就‘原谅’她。

“行吧,赌什么?”

“你什么都敢赌吗?”季初晓故意激他。

“你先说说看。”纪柏尤根本就不吃她这套,这丫头精着呢,他可不能大意,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下套了。

见纪柏尤没被激起来,季初晓略微失望的扯扯嘴角,随即又扬起笑脸来,神秘道:“你要先答应我,不可以反悔的。”

纪柏尤看着她略微苍白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竟有种她在发光的错觉,那绝美的笑脸,迎着光,让纪柏尤不由得看痴了。

“喂,臭小子,听到我说话没有啊。”

季初晓见纪柏尤半天不理她,只直直的看着自己,皱了皱眉,自从落入靳言渊手中后,她很讨厌别人这样看着她,季初晓推了推他,让他缓过神来。

“咳……”纪柏尤回过神来后尴尬的干咳一声,面上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心下却一阵懊恼,自己竟然看她看痴了!

“行吧,你说什么赌,只要不是赌谁先生出孩子来这种没有可比性的赌约,其他的,本王子奉陪。”纪柏尤扬扬下巴,丝毫不惧怕她提出来的赌约。毕竟自己贪玩归贪玩,但生在皇室,哪能什么也不会呢!

“放心,姐姐我还没有那么没下限,咱就赌明天的头版头条是什么。”

闻言,纪柏尤挑挑眉,头版头条吗?想起刚刚她出现的地方,自信的粲然一笑,拨了拨耳边的发,笑道:“这样吧,咱再加点赌注,若是你赢了,我就管你叫姐姐,唯你是从,若是我赢了,你就要做我的女朋友,如何?”

纪柏尤提出的赌注,季初晓左右都受益,其实,纪柏尤提出这个问题来,就存了要保护她的心,所以无论季初晓是赢是输,她都不吃亏的。

季初晓刚想驳回他若是赢的的那条赌注,但随即一想,自己肯定不会输,便思索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海洋之心。”纪柏尤率先说出自己觉得的头条。

“靳少之妻。”季初晓看着纪柏尤的眼睛,幽幽的吐出四个字来。

“……”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让我休息一晚,然后等明天的头条呢?”季初晓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角,自从父亲入狱之后,她的身体也变得有些差,再加上靳言渊无度的折磨,身体变得越来越差,甚至还有些暗伤,自己之前昏睡了三天,恐怕就是暗伤发作了。

纪柏尤也看出了季初晓脸色有些难看,马上发动汽车,朝着自己偷偷着买的别墅驶去。

一路上,纪柏尤尽量开的平稳,看着季初晓苍白的睡容,心里穆然觉得被什么东西攥了一下,忽然就呼吸不畅,烦闷异常。

到家时,季初晓还是没有醒来,纪柏尤没忍心叫醒她,便小心翼翼的将她打横抱起来,再小心的进家将她放在床上,褪去鞋袜,盖好被子。

纪柏尤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触碰她一直紧皱的眉,究竟,你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悲伤……

帝都靳家,客厅内。

一身着黑色衬衣衬裤的男子靠坐在灰纹软沙发上,两条修长的腿交叠着,神情淡漠,如玉的手中拿着一个高脚杯,晃了晃里面紫红色的液体,然后一饮而尽。

“总裁,您看……”旁边站着的青年男子踟躇不安的看着这个犹如帝王撒旦般可怕的男人。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如果&再交不

    “季小姐,我是护士站的,请问您奶奶的医药费您什么时候过来交齐?如果再交不上,只能抱歉了。”护士那温和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了过来,但是说出的话,却让季初晓本就凄凉的心中再次浇了一盆冷水。

    2020-12-04 02:4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侵入,&池。

    靳言渊一进别墅,就像一头沉睡的雄狮,残忍霸道的撬开对方的嘴巴,凶猛侵入,攻城略池。

    2020-12-03 05:03:4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是&底下卖

    “季初晓,当初我若不出现,你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在别人身底下卖?”

    2020-12-03 07:2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题,尤&其是一

    靳言渊身为MSJ的继承人,一直是上流社会的热门话题,尤其是一向低调的靳少,今天竟然带了女伴,而且还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

    2020-12-03 12:46: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晓的心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季初晓的心底越来越寒。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否则,奶奶只能受苦。

    2020-12-04 04:5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他的&表现得

    季初晓听着周围的议论声,表情一层不变,挽着靳言渊,跟随着他的脚步,表现得落落大方,一点儿也没有丢他的脸。

    2020-12-02 08:48: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