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1章 代价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11章 代价

冷封是真怕啊,他在靳言渊身边待了也有五六年了,这个男人的手段啊令人望而生畏,别人谈之都色变,更别说他这个亲眼见到没见过的人了。靳言渊轻轻地抚摩着高脚杯底座,高冷范漠然的神情靳言渊轻轻摩挲着高脚杯底座,高冷淡漠的神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冷封是真怕啊,他在靳言渊身边待了也有七八年了,这个男人的手段真是令人生畏,别人谈之都色变,更别提他这个亲眼见过的人了。

靳言渊轻轻摩挲着高脚杯底座,高冷淡漠的神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就在冷封打了第十二个寒战后,靳言渊终于开口了。

“不必压,就报道出去吧。”

“是。”冷封点点头,见靳言渊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便哆嗦着离开了。

出了靳家的大门,冷封不由的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尽管跟了靳言渊这么多年了,但自从那件事之后,靳言渊的脾气越来越差,简直是无时无刻不在释放杀气,让他每次面对靳言渊的时候都压力山大。

冷封想到刚刚压下来的消息,他实在想不透靳言渊想做什么,明明很讨厌季初晓,之前也极力隐婚,现在却要曝光?

冷封摇摇头,他这脑袋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靳言渊想干嘛。

客厅里,靳言渊在看手机,手机上有一张照片,与季初晓长得十分相似,可细看,就发现俩人有所不同,季初晓长相绝美且张扬,而照片上的女孩却是温然淡雅的。

靳言渊眸色发红,额角青筋微凸,像是在隐忍着怒气。

指尖在照片上向左滑行,又一张照片。

是一个女孩穿着校服在操场上大笑的样子,因为是偷拍的,所以距离有些远,不能很清楚的看到女孩的样子,但靳言渊知道,这个女孩是季初晓。

那时的季初晓还是高贵的前进,骄傲而张扬,笑起来特别好看,特别阳光,让靳言渊忍不住的,想要亲近,可在那件事之后,再看到季初晓的笑容时,回让他忍不住的想要……破坏掉。

好像很久了吧,自从他父亲入狱后,他果然再也看不见季初晓的笑容了,好像也是那个时候,以前开朗活泼,古灵精怪的季初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的季初晓。

他应该高兴的不是吗,靳言渊想,他已经如愿以偿的破坏掉了季初晓的笑容,为何现在,他又有些想念呢……

靳言渊将手机收起来,既然他想要的,就一定要不择手段的得到。

季初晓,等我把你抓回来后,你就要天天笑给我看,直到……直到我看腻了为止!

靳言渊想,等他把季初晓抓回来后,该怎么惩罚她呢。

还是……继续变本加厉的羞辱她吧,连那个人的债,就让她一起偿还吧。

他要让她知道,敢逃离他,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季初晓是被吵醒的。

听着屋里顶里当啷的声音,季初晓要是还能睡得着那就真是超神了。

季初晓先是看了看房间的摆设,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连衣橱、椅子都没有。

真是干净的可以。季初晓无语的想。

纪柏尤还算是细心,给季初晓准备好了拖鞋。

季初晓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穿上拖鞋出门寻找声源去了。

“纪柏尤。”季初晓打了个哈欠,懒懒的叫道。

“嗯我在,你等一下。”纪柏尤的声音从厨房穿出,他说完,紧跟着又是一阵锅碗碰瓢盆的剧烈声响。

季初晓吓了一跳,连忙跟着声音寻去,到了厨房,就看到了令她哭笑不得的一幕。

纪柏尤正举着铲子对着油锅一脸惊恐,而油锅正溅着油,迸溅的到处都是,什么锅碗都在地上散落着,厨房简直是一片狼藉。

“你这是干嘛呢。”季初晓跟走阵法似的绕过地上的障碍物们,来到纪柏尤身边。

“……”他该说自己在炒菜吗。

纪柏尤干咳一声,连忙将火关掉。

他是想炒个菜的,就是没想到看着书上说的简单,做起来这么难,还有这个油,真是太可怕了,就一小会儿的功夫,他就被烫了好几下,烫的他将桌上的东西都打翻了,最尴尬的是还把季初晓引来了。

“你这是想砸锅卖铁去吗?”季初晓一脸的认真,说出的话简直让人吐血。

纪柏尤那个气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他炒菜是为了谁啊!竟然还嘲讽他。

纪柏尤将手中的炒菜铲一扔,冷哼一声,“那你就饿着吧!”

说完,转身离开厨房,还边走边骂,不知好歹的女人!本王子第一次给人炒菜竟然被嫌弃,也不想想,本王子那里会做这种伺候人的活!除了她还有谁能享受得到,哼!

季初晓挑挑眉,这就生气啦?

纪柏尤穿着居家休闲服,身材挺拔修长而匀称。他略微有些烦闷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坐在欧式宽大的檀木沙发上,垂着头,碎发挡住了他剪瞳,他像是被抛弃的孩子,独坐在那里怅惘。

她就真的一点也感受不到他的好心吗?难道他今天做的还不足以表明他的意思?不知道这女人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将他的思绪打断。

“喂。”纪柏尤皱眉,对这个电话的到来很是不喜。

“……”那边也知道王子不喜欢他们打扰,但是,他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来电者非常快速的将要告知的事情说完,最后小心的问道:“王子,您……去吗?”

纪柏尤那张可爱的小脸现在是一片冰冷,那黑曜石般的眸子仿佛也浮上了一层寒霜,灧红的唇微微勾起,露出危险的神色,“去,为什么不去,既然他要作死,那本王子就成全了他。”

电话那头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都说这位小王子贪玩可谁又知道,这位王子不过是扮猪吃老虎,要是真的惹毛了他……度秘默默的为那人点了一排蜡。

踢到了柏王子的铁板,但愿那人不要死的太惨了。

“总裁,这邀请函是今早才到的,没有列上您的启程,您……要去吗?”冷封将刚从助理那里拿来的镀金的邀请函递给靳言渊。

靳言渊瞥了一眼,问:“谁的?”

“纪松饶。”

靳言渊看了吗邀请函半晌,手指将之打开,看着邀请人的名字,眸中闪过一抹血色,将邀请函丢给冷封,道:“那就去吧。”

但愿,纪松饶不会后悔邀请了他。

“季初晓有消息了吗?”靳言渊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季初晓的消息。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初晓挽&的时候

    盛大的宴会在帝京最奢华的酒店举行,季初晓挽着靳言渊的臂弯出现的时候,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2020-12-03 02:4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耳垂&的声音

    男人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缠绵低沉,轻缓好听的声音,本应该说的是情话,出口的却是最残忍的刀子。

    2020-12-01 08:3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装的尊&了。”

    靳言渊言语里的残忍讥讽,彻底击碎了季初晓伪装的尊严,只见她身体僵硬的紧绷,语气几乎渲染上了哀求,“我想出去,奶奶的医药费已经没了。”

    2020-12-02 10:17: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蹙,开

    季初晓诧异的扫了他一眼,眉心微蹙,开口道:“我没笑。”

    2020-12-02 02:55: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了一&,看起

    男人站在花圃外面的空地上,黑暗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别墅微弱的灯光打在他俊美的脸上,仿佛覆盖上了一层金光,看起来更加蛊惑神圣。

    2020-12-03 09:59: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季初&着她狼

    男人眯起的目光凝视着季初晓,她眼里诙谐的暗光尽数落尽眼底,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薄唇勾起,“过来!”

    2020-12-02 02:55: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