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1章 干嘛摸人家大腿啦!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1章 干嘛摸人家大腿啦!

纪柏尤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纤细的手指翻阅着菜单。“姐姐,你想吃什么?”纪柏尤将菜单递过来季初晓看。“我都也可以。”季初晓现在的只想大大降低自己的不存在,点餐什么“姐姐,你想吃什么?”纪柏尤将菜单递给季初晓看。。...

纪柏尤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修长的手指翻看着菜单。

“姐姐,你想吃什么?”纪柏尤将菜单递给季初晓看。

“我都可以。”季初晓现在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点菜什么的她才不要,至于点的什么东西,季初晓表示,能吃就好!

“真是无趣啊姐姐,连自己想吃什么都不知道,这年头,不挑食的都不算是女孩。”纪柏尤说的啧啧有声,还配合着摇摇头,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揍。

季初晓将手伸到桌下,在纪柏尤的大腿肉上狠狠地拧了一圈。

“啊~!”

纪柏尤的叫声都变了味道,有些疼中带着爽的声音,让季初晓和浏览文件的靳言渊都黑了脸。

靳言渊掀起眼皮,幽深的瞳孔看着纪柏尤。

季初晓也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向纪柏尤。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纪柏尤清了清嗓子,故作扭捏道:“姐姐,你干嘛摸人家大腿!”

“噗……”季初晓又想喷饭,可她现在没有吃饭,喷了口水……

闻言,靳言渊的脸色更黑了,讳莫如深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一圈,又回到了自己的笔记本屏幕上。

“?……”季初晓眼角余光轻撇靳言渊,发现他竟然没有发作,心中有些怪异。

“那你们不点,我可就点自己爱吃的了。”纪柏尤看着两人,见两人都没有说话,甚至都不看他,他才撇撇嘴将菜单扔给服务员,并道:“炒一本。”

要知道,他们酒店的东西可都是进口的,都不便宜,甚至有些是天价!

纪柏尤张口就要炒一本,服务员惊呆了,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

服务员将求助的目光看向靳言渊,她虽然知道他们是有钱人,但来这个酒店的有钱人多了去了,也没有人张口就要炒一本的啊,为了面子也摔得太多了吧。服务员有些想哭。

靳言渊连头也没抬,淡淡道:“炒。”

服务员不可置信的吞咽了口口水,但她还是有职业素质的,没有多问,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出去了。

季初晓则是更加目瞪口呆,惊愕的看向这个说炒一本的男人,低声问道:“你说的让他大出血一回就是这个啊。”

炒一本,靳言渊竟然也同意了,不愧是商业帝王,果然有气魄。

季初晓曾经也来这里玩过,当时没有住这个酒店但也听说过,这个酒店里的一道菜就是天价,就是那些富商也不敢说要几十道菜,他竟然敢说炒一本!

“嗯哼?还不够呢?就这点也太便宜他了。”纪柏尤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他可知道,就这点钱对于靳言渊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季初晓眼角抽了抽,果然是皇室的王子,拿钱不当钱,财大气粗。

“柏王子,若是你再靠近我靳家少奶奶一点,我就把你从32楼丢出去!”靳言渊明明就一直在看着电脑上的文件,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的看到俩人又凑到一起去了。

“……”纪柏尤想怼回去,但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将嘴巴闭上。

“姐别理他,他更年期。”纪柏尤对靳言渊小声说道。

季初晓抿了抿唇,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小脸都涨红了。

觉得纪柏尤肯定是让靳言渊拿捏住什么把柄了,要不依照纪柏尤的性子,早就怼回去了。

纪柏尤说完那句话就与季初晓拉开了距离,并且正襟危坐,那张可爱的小脸瞬时变得无比正经。

季初晓对于他的变脸之快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有些好笑,也有些好奇,靳言渊究竟拿捏住了纪柏尤什么把柄,能让他这么听话?

包间内一时无话……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们点的菜按照顺序一道一道的端了上来。

桌子不够大,酒店经理又连忙让人在屋子里多加了几张桌子并在一起。

也幸亏这屋子够大,能容的下这几张大桌子。

等菜色都上齐了,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像是哪家调皮的孩子讲墨水打翻,将天都晕染了。

靳言渊终于将笔记本放下,一句话也不说,开始吃饭,将高冷的形象保持的妥妥的。

三人默不作声的吃着饭……

突然,纪柏尤给季初晓夹了一筷子鱿鱼。

纪柏尤见她的眼神总是向他手边的鱿鱼瞟,又不好意思将筷子伸过来夹,想起来她小时候就特别爱吃鱿鱼,就有些而宠溺的给她夹了一筷子。

季初晓马上给纪柏尤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再回头,看到自己盘子里最心爱的鱿鱼被右边伸过来的筷子夹走了。

季初晓委委屈屈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鱿鱼进了靳言渊的嘴巴,却又不敢抢过来,最后又委屈的看向纪柏尤。

纪柏尤瞪了靳言渊一眼,将那一盘子的鱿鱼都放到季初晓的面前,朝靳言渊哼了哼。

季初晓几乎是用抱的,将鱿鱼圈在臂弯内,警惕的看了靳言渊一眼,见他在安静的吃饭,仿佛刚刚抢她东西的人不是他一样。

不过见他没有动作,季初晓才稍稍的放下心来,拿着自己的筷子准备开吃。

结果筷子还没有落到盘子上,便又被靳言渊的筷子夹住,这次,靳言渊连盘子也端走了,放在自己的面前。

靳言渊也不吃,就那样放着,但是就算这样季初晓也不敢虎口扒食,只好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道鱿鱼,才闷闷不乐的去吃别的菜。

由于惦记着那鱿鱼,季初晓根本就吃不下别的菜,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咬着筷子,时不时偷瞄一眼靳言渊面前的那道鱿鱼。

靳言渊见逗够了,也欣赏够了她那可爱的小模样,便将那道鱿鱼又送回到她面前,心里的那处柔软被触动,嘴上却凶狠狠的说:“吃吧,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搞得好像是我靳家虐待你一样。”

“……”没有虐待吗?季初晓对靳言渊说的话极度无语,但看在他将鱿鱼还给她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谁让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嘲讽呢。

季初晓知道这次靳言渊不会再跟她抢了,便也慢慢的吃了起来,可这次吃到嘴里,却没有什么滋味了。

纪柏尤也没有再给季初晓夹菜,好像就没有发生刚刚的插曲一般,三人又恢复了沉默。

吃完饭,纪柏尤表示自己有事就先走了,至于靳言渊跟他说的事他会考虑一下,后天给他答复。

而靳言渊带着季初晓回了房间。

刚回到房间,靳言渊就将季初晓压在门上,霸道而强势的堵上她的唇。

“唔……”被猛地一撞,季初晓吃痛的闷哼一声。

靳言渊的吻很强势,却又夹杂着一些赌气,令季初晓有些摸不到头脑。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

季初晓早已经习惯了不抗拒,反正自己也有感觉,无论他是为了什么,季初晓知道自己只是他的玩具,所以予取予求,他想要,她就给。

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就是这样的吗。

季初晓开始享受的回吻靳言渊,而靳言渊却在季初晓回吻他之际,伸手将她推开。

“……”季初晓真是不知道靳言渊现在在想些什么,感觉他现在是越来越不正常了。以前靳言渊都是说做就做,绝不多说一句话,就是说话也都是说一些嘲讽她的话,还真是从来没有亲着亲着就将她推开的时候。

“季初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准你碰别的男人!”

靳言渊将季初晓按在墙上,两臂将她环在中间,呼吸出来的热气喷薄在她耳边。

季初晓闻言怔愣,心想今天靳言渊也没有喝酒啊,怎么说出来的话像是泛了些醉意。

“季初晓……小初……”靳言渊在她耳边呢喃。

今天真的是气到他了,也不知为什么,明明她只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怎么,如今越来越在乎了呢。

看到她跟别的男人说话会生气,看到她跟别的男人亲密会愤怒,会想让那个男人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让他知道,他的人,不能碰。

靳言渊捏住季初晓的下巴,将所有的话都印在了她的唇上,这次,格外的温柔。

他的舌探入她的口中,摄取着独属于她的芳香,与她的丁香小舌共舞……

翌日……

季初晓是在靳言渊的怀里醒来的,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

通常都是他做完就走,最多在床上睡一夜,也是隔了好远的距离,季初晓细想起来,他们还是从未如此亲密过。

季初晓看着他冷逸的眉眼,竟一时之间晃了心神,有些移不开。

他睡着的样子,果然比醒着时温柔多了。

靳言渊其实早就醒了,只是有些贪恋此时的温馨,想让自己放一个假,也享受一下睡懒觉。

季初晓回过神来,有些懊恼自己竟然看着他出神!季初晓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从他怀中移除来。

季初晓一动,靳言渊就睁开了眼睛,他眼里一片清明,哪里有刚睡醒的迷茫。季初晓知道他这是早就醒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