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变化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2章 变化

便也已不再小心翼翼的,顶着他深幽的眼神一下床。“去哪儿?”靳言渊手臂环上她的软细腰,声音嘶哑的问着。“洗漱。”季初晓低声的地说,耳根却有些红。昨天他们做的太晚了,季“去哪儿?”靳言渊手臂环上她的软细腰,声音沙哑的问道。。...

便也不再小心翼翼的,顶着他幽深的眼神下床。

“去哪儿?”靳言渊手臂环上她的软细腰,声音沙哑的问道。

“洗漱。”季初晓小声的说道,耳根却有些红。

昨晚他们做的太晚了,季初晓更是直接昏了过去,而靳言渊从来都是做完走人,哪里又会记得帮季初晓清洗。

所以季初晓现在觉得自己身上黏黏糊糊的非常难受,想去浴室清洗一下。

靳言渊闻言,眸光闪了闪,也跟着起身,手臂却没有从她的腰上下来,反而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向浴室内走去。

“你、你干嘛?”季初晓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有些慌乱。

“洗漱。”靳言渊那张好看的薄唇里轻轻吐露出这二字来。

“什么?”季初晓惊呼。

最后的结局,当然就是季初晓在浴室里,被靳言渊又吃干抹净了一次。

中午简单的吃了午饭,靳言渊换好衣服就要去开会了。

临走前,对还在床上躺着休息的季初晓道:“电话号已经存入你手机了,有事就打电话。”

季初晓现在连手指头也不想动弹,却还是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也不管靳言渊是否看得出来。

靳言渊深深的看了季初晓一眼,然后拿上公事包便出门了。

季初晓其实是没有睡意的,只是她觉得自己现在变得已经有些不像是自己了。

明明,她应该恨他的。可是现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生变化,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在变化的东西是什么。

季初晓躺了一会儿,实在是想不清楚那悄然变化的东西是什么,干脆就不想了,季初晓下床,准备出去转一转,转移一下注意,老是这么闷着,季初晓早就快受不了了。

“少奶奶。”才出门,就看到冷封站在门外,对着她状似恭敬的喊道。

季初晓看着他,皱眉问:“靳言渊让你监视我的?”

冷封摇摇头,“总裁只是让我来看看,您有没有什么需要。”

季初晓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没有什么需要。”

说完,便要下楼。

冷封见季初晓并不想搭理他,情急之下竟然拦住了季初晓,“你去哪?”

“散步,你有意见?”

这下,冷封没有再说话,毕竟靳言渊也没有说要限制她的自由,所以他只是看着季初晓下了楼……

季初晓回来时没有看到冷封,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从下体穿来。季初晓急忙走到了厕所,果不其然。

季初晓捂着肚子走进自己的房间做到床上,他的月例很痛,可是这里哪有卫生棉,她也不能找冷封去买呀,季初晓那是旁边的手机,拨通了她一直不愿拨通的手机号。

不一会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说。”听到这样的声音季初晓也是一愣,她从未给他打过电话,这样的回答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我,,我想出去走走。”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季初晓可以清晰的听到那边男人的呼吸声。

“你,,还在么?”季初晓小心翼翼的试探。

“嗯”这个回答让季初晓很是意外。

可是恶魔般的声音再次传来:“半个小时,冷封去接你。”

季初晓还没说出话那边便挂了电话,季初晓愣愣的看着手机嘴里念叨,“这是同意了!?”

季初晓收拾了收拾走下了楼,并未看到冷封,于是心情大好的走出去公寓。

海南岛的夜色非常不错,要不是她还有急事,一定好好的欣赏一番。

季初晓走到超市,慢慢的挑选着适合她的卫生棉。

突然,“嘭”的一声枪响,所有的人全部震惊。

人们如同受惊小鹿一样乱撞,你推我挤,谁也跑不了,反而有些人还受了伤。

季初晓蹲下来,勉强压住内心的慌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这一切……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进了超市手机拿着枪,不似其他抢劫犯一般无措,而是非常的冷静。

男人并未戴着头套遮挡面部,显然已经做好了被捕的准备,或者说,他已经不在意了。

那男人环视四周,唇角一勾,喊道:“穆瑶!你给我出来。”

季初晓就蹲在角落,看着那男人眼里的淡然以及势在必得神情,心中竟有一丝涩然。

然周围却没有人回答他……

真是可悲,能为一个女人如此,想必也是爱到了深处。

再回想期间,那男人已经走到了季初晓的面前……

那男人的唇角微微一勾,抓起季初晓的领子,将季初晓拉起来,勒住她的脖子,拿枪指着季初晓的头。

那男人是知道的,他的女人有多麽的心软,这样柔弱的女人,他的女人肯定是不会任由他胡闹的。

季初晓心脏快跳到了嗓子眼,却故作镇定,不让自己慌乱,不断地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的面对!

“你说她会不会出来?”男人问,但那声音却很是肯定。

季初晓稳了稳声线,平静的说道:“她既然已经逃了出来,又怎么会再回到你的手上。”

那男人似是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有些癫狂的笑道:“哈哈,你和她的语气真是很像啊,”笑完,脸色瞬时变得扭曲,在季初晓耳边咬牙切齿道:“不过,我相信她会出来的!”

季初晓一脸无奈,感情两个小情侣吵架,女的离家出走,男的来抓人了,可自己是无辜的啊,怎么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贴。

“你放手。”果然一个身穿白衣裙的女孩走了出来,一脸的坚定,很抱歉的看了季初晓一眼。那男人回头看去,狠狠的将季初晓扔到一旁。

季初晓“哎呦”一声,这一摔着实令她的屁股挨地,痛感顺着屁股向全身散去。

会议室内: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会议的安静。

靳言渊的双眉微微一皱,其余的人也是一愣,以前的靳言渊开会肯定是关机的今天是怎么了?

居然没有关机而且还开了音量,而且响了还不是一次。

靳言渊拿起手机,从牙缝里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说。”

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靳言渊扔掉手机直接走出了办公室,没有只字片语。底下的股东面面相觑,搞不懂什么状况。

季初晓捂着摔痛的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那男人走向那弱小的女人……

女人下意识的后退。

季初晓起身手里拿起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就砸了过去。正中男人的头上。

男人吃痛,转身暴怒的看着季初晓,愤然的举起枪对准季初晓,在海南岛杀一个人算什么,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季初晓居然有些后悔,她还有奶奶,还有……她居然想到了靳言渊……

男人依旧微微勾唇手里抓着季初晓的手,周围的人谁也不敢上前帮忙,就连刚才的那个女人,也呆愣在了原地,像是吓傻了一般。

季初晓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似是死神在接近她……

突然,外面想起了警报声……

男人回过头对那个白衣女孩说:“女人,你玩过头了。”

男人枪声起,季初晓可以清楚地看到子弹在向她飞来。

然而,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慢慢的倒下……

时间仿佛在此刻定了格,他倒下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在季初晓脑袋里慢慢闪过……

季初晓的双眼瞪得老大,“靳言渊!”

靳言渊背对着季初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救她,当时见那男人扣动扳机,脑子一热,身不由己的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枪穿透靳言渊的胸膛,红色的血液浸透了他黑色的西装,顺着他的胸膛往下流。

季初晓急忙扶住正在倒下的靳言渊,靳言渊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让他伤心的女人!……

靳言渊慢慢抚上季初晓的脸,微微一笑,然后便不省人事了。

警察走进超市,那男人早已不知去向。

季初晓看着靳言渊慢慢的闭上眼,对着警察大喊“医生,快叫医生。”

季初晓轻轻摇晃靳言渊,试图把靳言渊摇醒“醒醒啊,靳言渊,你醒醒,我错了,我再也不瞎跑了,靳言渊!”

白色的悠长通道,让人产生恐惧,这是死神常常光顾来临的地方。

季初晓看着医生推着靳言渊走进手术室,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有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当冷封赶到医院时,靳言渊已经进了手术室。

而季初晓一动不动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呆呆的流眼泪,冷封觉得,那背影多么的落寞。

冷封原本还想责怪季初晓,可在看到季初晓这个样子,怎么也忍不下心你来去责怪她。

靳言渊为她挡子弹,重伤进入了医院,想必她也很害怕吧。

冷封走到季初晓的身边,安慰道:“会没事的,放心吧。”

季初晓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没有说话。

靳言渊,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如果,如果你能好起来,我愿意被你折磨一辈子……

手术进行了一夜,而季初晓也在外面等候了一夜。

夏倾心赶到手术室门口时,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巴掌。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