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3章 跳下去你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3章 跳下去你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指指季初晓怒骂道:“都是你,都是你,的话也没你,言哥哥怎莫会受这么重的伤,都是你这个扫把星,残酷迫害完季家,又来害我的言哥哥,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滚!”说着,夏冷封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发生,冷封抓住夏倾心,“夏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自重。”。...

指着季初晓怒骂道:“都是你,都是你,如果没有你,言哥哥怎莫会受这么重的伤,都是你这个扫把星,迫害完季家,又来害我的言哥哥,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滚!”

说完,夏倾心猛地就将季初晓推倒在地,目光狠毒的看着她,仿佛要用眼神将杀死一般。

冷封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发生,冷封抓住夏倾心,“夏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自重。”

季初晓愣愣的没有一点反应,脸上明显的红色印记,她却没有说一声痛,只是呆呆的流眼泪。

她很自责,如果不是她,又怎么会连累他。如果不是她,爸爸又怎么会被抓……

季初晓愣愣的起身,慢慢的走出手术通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都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他们都会过的很好,会过多的很好的。

季初晓走到医院的阳台,看着下面那叽叽嚷嚷的人群,突然心生羡慕,或许,老天就是在惩罚她吧。

走上阳台,心如死灰的看着地面,跳下去,你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抬起一只脚来,此时的她离死亡只有最后一步了,她身子向前倾,一股力量将季初晓拉了下来。

冷封一把将季初晓丢在地上,怒道:“你想做什么?你想自杀吗?靳少现在还躺在手术室里,他是为了谁?他舍身救下来的命,你要这样放弃是吗?”

冷封看着完全呆滞的季初晓,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他道:“那我告诉你,你没有权利,你这条命是靳少的,你没有任何权利支配!”

季初晓定定的看着冷封,没错,这条命是靳言渊给的,她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这样脆弱不堪了?

冷封拉起季初晓悠悠说道:“刚刚医生出来了,说靳少已经脱离危险了,转到重症看护室了。”

季初晓闻言连忙向重症看护室奔去。

询问了医生,季初晓得知靳言渊的病房在那里后,火速的跑过去。

季初晓跑到看护室的门口,刚要推门而入,门便开了,而夏倾心从里面走了出来。

夏倾心看到季初晓,原本红红的眼眶立刻变成了怒火:“季初晓,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你看看言哥哥都被你害成了什么样子,他何时受过这么重的伤!”

“你给我滚!”夏倾心指着身后的走廊,“滚得你越远越好!”

季初晓被冷封一顿骂,这会儿倒是不会再在乎夏倾心的怒骂,她平静的眼波看着怒火中烧的夏倾心,淡淡道:“你搞清楚,无论我将他害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他的妻子,是靳家的少奶奶。”

“呵,”闻言,夏倾心被气笑了,“季初晓,拜托你搞搞清楚,言哥哥娶你是为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还少奶奶?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你配吗!”

季初晓依旧道:“配不配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现在还是靳家的少奶奶,是靳言渊领过结婚证的妻子,我就有权利有义务去照顾他。”

“反而是夏小姐,”季初晓顿了顿,以一种轻蔑的姿态扫视了夏倾心一眼,道:“夏小姐才是没有资格的那个人吧,毕竟……夏小姐……谁也不是!”

若是论毒舌,夏倾心可不一定能不得过季初晓。

季初晓以前是什么人,那时高傲的她当然什么话也敢说,什么事也敢做,毒舌起来更是不留情。

自从被靳言渊算计了之后,季初晓便将自己一身的毒刺隐藏起来,外表看起来已经无害,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会放出来毒一毒别人。

毕竟在季初晓的认知里,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夏倾心被季初晓怼的呛住了声,明明占理的人是她,可是她竟然该死的对她的话无法反驳。

“季初晓,你要是有点自知之明,你就应该知道,你不配待在这里!”

季初晓白了夏倾心这个脑残的女人一眼,推开她,伸手就要将门推开。

夏倾心眼疾手快的拉住季初晓想要推开门的手,狠狠地拽到一边……

“季初晓,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这儿,你别想靠近言哥哥一步!”夏倾心恶狠狠的说道。

“夏倾心,脑残也该有个限度!”季初晓也恼了,她知道夏倾心胸大无脑,但没想到她能烦人到这个地步。

夏倾心冷哼一声,她才不管季初晓恼不恼呢,她只知道,言哥哥只是她一个人的,谁也不准抢走!谁也不准,就连那个女人,她也不准!

夏倾心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拨通了一通电话……

“马上过来。”夏倾心这会儿到是不拖泥带水,倒还有点上位者的风范。

季初晓就这么目光灼灼的盯着夏倾心,想看她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夏倾心叫的人本来就在医院门口守着,一打电话那些人就上来,速度非常之快。

在季初晓还没有反应过来夏倾心叫他们来想干什么时,只听夏倾心下令:“将她扔出去!”

“夏倾心!你……唔唔……”季初晓还没来得及叫喊出声,便被一个彪形大汉捂住了嘴巴,令她发不出声音来。

哼,季初晓,你来一次我扔一次,看你还有没有脸再来!夏倾心看着季初晓被带走的方向恶狠狠的想道。

靳言渊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醒来后,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自己想看到的那个人的身影,心底有些失落,还有一些烦闷。

“吱……”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靳言渊闻声看去,发现来人竟然是夏倾心。原本以为是季初晓的心升起来又落了回去。

“言哥哥,你终于醒啦!”夏倾心看着已经醒来的靳言渊开心的飞扑过去。

“咳咳,倾心,不要碰我。”靳言渊在夏倾心扑上来之前连忙制止道。

“是是是,是我疏忽了,言哥哥现在有伤在身,不能碰呢。”夏倾心倒也没有那么不懂事,愣是要往靳言渊身上扑。

她也知道靳言渊伤在了胸腔上,她若是压上去,靳言渊又要再去一次手术室了。

“言哥哥,你都不知道,人家好担心你啊!”夏倾心撇着嘴吧,泫然欲泣道。

她说这话不假,她从小就喜欢着靳言渊,从未改变,她可以对着所有人都不友好,但是对着靳言渊,肯定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靳言渊看的。

还好那个劫匪的枪是散弹枪,并不是真枪,靳言渊扑过来的时候枪口也没有对这心脏,只是在胸口上一处穿过,伤了些脾脏,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昨天只是因为靳言渊失血过多,再加上他这几年的劳累,身上有暗伤,所以这次才会这么严重。

夏倾心越想越是后怕,伸出柔软的媃夷来握住靳言渊那只没有打着吊滴的手,泪眼婆娑道:“言哥哥,你跟季初晓离婚吧好不好,”

“她就是个扫把星,将自己的父亲克进了监狱,现在又将你克成了重伤,言哥哥,离婚吧,我怕你再跟她在一起,会很危险的。”

靳言渊闻言原本就有些不悦的眸子此刻更是不爽,等夏倾心说完后,看着夏倾心冷冷的问:“跟季初晓离婚之后呢?娶你吗?”

夏倾心闻言有些小羞涩的垂下头,抹了抹眼泪,嗫喏道:“言哥哥当然是娶我最好了。”

靳言渊烦闷的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夏倾心的羞涩之心,问道:“季初晓人呢?”

“我把她丢出去了。”夏倾心见之前问的靳言渊并没有生气,便大着胆子得意洋洋的将事情跟靳言渊讲了一遍。

“丢出去了?”靳言渊的声音已经见了怒意。

怪不得他一醒来没有见到季初晓,还以为她又跑了呢,原来,是被人给阻拦了。

“是、是啊……”夏倾心见靳言渊这般心中开始忐忑起来。

见靳言渊沉着脸不说话,夏倾心连忙给自己辩解道:“我只是昨天你手术结束后将她丢出去的,就那一次,她完全可以再回来的,可她并没有!”

“将冷封叫来。”

夏倾心可不敢忤逆靳言渊,听话的给冷封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冷封接到电话时正在忙着靳言渊留下的那一大堆的烂摊子,此时正忙得焦头烂额的。

可是接到了boss找的电话,他又不得不去。

冷封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靳言渊所在的医院。

“总裁,您找我?”冷封恭敬的看着这个靠躺在病床上却依旧有王者风范的boss,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少奶奶呢?”靳言渊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季初晓?冷封愣了愣,想了想,还是照实回答:“那个总裁,从昨天我回去后开始就一直在忙您留下来的文件及问题,还真没有注意少奶奶人去了哪里。”

“找,将她叫来。”靳言渊冷冷的命令道。

“是。”冷封心里直冒冷汗,在开车去酒店的途中一直在祈祷季初晓在酒店里呢。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