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4章 又不见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4章 又不见了!

结果很令冷封失落,季初晓看不见了!季初晓的东西什么的都还在,但是人却看不见了。问酒店的管理,管理者说季初晓昨天回去后就再也也没也没回去过。冷封这一下但是心急了,这少奶奶问酒店的管理,管理者说季初晓前天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结果很令冷封失望,季初晓不见了!

季初晓的东西什么的都还在,可是人却不见了。

问酒店的管理,管理者说季初晓前天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冷封这一下可是着急了,这少奶奶要是再逃跑了,还是在靳言渊这种情况下,那么他也会跟着倒霉的!

冷封内心一直在唱着忐忑,不断地祈祷着季初晓只是在什么地方睡着了,还没有睡醒,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又或者季初晓已经回来了。

“你是说,她又不见了?”靳言渊将‘又’字咬的极为清晰。

“是。”冷封低着头不敢看靳言渊的脸色,额头上不断有冷汗滴下来。

“言哥哥,你看这样的女人你还留着干什么!”夏倾心一抓到机会就开始在靳言渊面前说季初晓的不是,想让靳言渊赶紧跟季初晓离婚,并且跟她结婚。

靳言渊冰冷如斯的目光看向夏倾心,“上次她逃跑,船票是你弄来的吧。”

夏倾心被他看得心里一咯噔一下子,不可能啊,除了季初晓外就没有知道这件事了,靳言渊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是季初晓自己告诉他的?夏倾心越想越觉得是,心里恨恨的想着没想到季初晓竟然敢摆她一道。

她只是想着季初晓怎么怎么的给她挖坑陷害她,却完全忽略了靳言渊的能力。像这种事情。对于靳言渊来说,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想要掌握这点资料,简直是易如反掌。

“言哥哥,这件事不能怪我啊!”夏倾心可不想在靳言渊心里抹上污点,赶紧为自己开脱。

“言哥哥,是季初晓自己来求我的!她知道我爱你,所以她求我给她一百万她就会离开的。我当时是因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会帮她,事后人家也很后悔啊,可是人家又不敢跟言哥哥说,怕言哥哥会对人家凶。”

夏倾心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不是那种大哭,而是最令人厌烦的那种抽抽搭搭的那种苦法。

靳言渊最讨厌看到别人哭了,尤其是女人。

“闭嘴。”盛怒中的靳言渊完全没有往日的怜香惜玉,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正抽泣的夏倾心听到这两个字后马上闭嘴,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因为靳言渊的手段她见识过,别说她只是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了,就算是他的亲妹妹靳欣若是惹怒了他,他照样收拾。

“是谁把季初晓丢出去的?”靳言渊问。

“黑皮。”

“送进去吧。”靳言渊仿佛就像是在说我吃了一样的随意。

“言哥哥……”夏倾心想要制止。

靳言渊一个眼神扫过去,问:“你有意见?”

“……没有。”夏倾心面对这样的靳言渊,还是不敢忤逆的。

只是……黑皮是她的贴身保镖,从小便保护在她身边,这要是送局子里去,得受不少苦呢。

“还不去?”见夏倾心坐着不动,靳言渊道。

“我?我亲自……”夏倾心震惊的张大嘴巴,送黑皮叔进局子还不行还要她亲自送?

夏倾心简直快要哭了,她还想要求情,但是一对上靳言渊那薄凉的眼神,夏倾心就什么话也不敢说了。

夏倾心走后,靳言渊才对在旁边一直努力装作小透明的冷封说道:“去查,那个劫匪是谁。还有找到季初晓,我总觉得的,这次的事情不简单。”

“是,总裁。”冷封道。

“嗯,去吧,记得,务必要找到季初晓。”靳言渊捏了捏疲惫的眉尖,朝冷封摆摆手,示意他出去吧。

冷封走后,靳言渊一个人坐在病房里,想着过去与季初晓之间的点点滴滴,发现他们间确实没有什么温馨可言,一点美好的回忆都没有……

季初晓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特别破败的小毛坯屋子里,手脚都被绑住了。

季初晓扭了扭疼痛的脖子,开始回想自己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记得她被一个彪形大汉给丢出医院几百米后,她正要往回走,可是前面却突然冲出两个男人来用麻袋将她套住。

她当时强烈的挣扎,可就在她挣扎了一小会儿后,就被人打晕了。

季初晓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自己被绑时的情景。

好像……好像他们在说话,可她就只听清了一句。

那人说:“也算这妞运气不好,跟咱大嫂撞了脸。”

撞脸?是指跟那人说的大嫂长得像吗?

而且……好像……那个人的声音与体型轮廓有些眼熟……

“啊!”季初晓突然叫出声。

是他!那个在超市抢劫的那个男人!

季初晓瞬时手脚冰冷,脸色也变得惨白。

她好像,被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陷阱里……

季初晓的手是被反绑着的,她一咬牙,打着滚滚到了门边,调整好姿势,从破败的门缝里查看外面有没有守着的人。

很意外,季初晓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不管了!季初晓心一横,留在这儿也是等死,或许出去也是死,为什么不试试出去呢。

季初晓仗着自己学过舞蹈,身体比较柔软,竟然让她毫不费力的将手从脚下面翻到前面来了。

到眼前就好解开了。

季初晓用牙齿一点一点的将绑着她的胶带撕了下来,双手已获得自由,她连忙把捆在脚上的胶带也撕了下来。

门是个木门,季初晓在小屋里面找了个趁手的砖头,发了疯似得一下一下的砸那个木门。

“咣当!”一声,在季初晓又砸又踹的情况下,皇天不负有心人,那破败的木门终于被砸开了。

季初晓有些不可置信的走出木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易的逃出来了。

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大海,季初晓有些明白他们为什么把她困在这里了。

今天是个满月天,到了傍晚海水肯定大涨,这个小破屋子离大海这么近,若是自己没有逃出去,到了傍晚,肯定就会被淹死了,就算淹不死,也肯定会被被海水冲倒的破屋砸死。

这里的景色确实很美,蓝天与大海相互辉映,霞光横跨,像是为天空织上了一道彩线。

不过季初晓可没有什么心思来看这些东西,她得赶紧走才是。

凭借着女人的第六直觉,季初晓随便选择了一条道路便拔足狂奔。

她得快点离开这里,万一……万一那些抓她的人又回来了呢!

季初晓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在奔跑,像是有人在追赶一般,她根本就不敢停下来。

看着两边的树快速的向后跑去,季初晓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尽管此时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可她就是不敢停下来。

小破屋不远处的一处高台上,一个女人拿着望远镜看着季初晓跑出了这里,优美的唇角勾了勾。

“大嫂,不追吗?”中年男子目光如毒蛇一般的看着季初晓离开的方向,问道。

“不了,现在抓走了,乐趣不就没有了吗。”被称作大嫂的女人笑呵呵的说道。

仿佛在她眼里,季初晓的命就只是为了她看戏而特意留下的。

说起来季初晓的运气还算是好,在昏倒前遇到了好心的渔民。

“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昏到啊?”老渔民见季初晓醒来,好心的将炖好的鱼汤给她端了过去。

“我,我来这里游玩的,不小心迷了路,又……又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所以……”季初晓不愿意说实话,便故作尴尬的说自己迷路了。

“哦吼吼,原来是这样。小姑娘胆子不小嘛,敢自己一个人来我们这里旅游。”老渔民信了她这个说法,笑着道。

季初晓脸色不太好的笑了笑,想下床,可是刚一动,却发现自己的腿僵硬的不行,一动就麻疼麻疼的。

“小姑娘别乱动,你这腿在一个地方窝了两天,又跑那么久,这不是胡来吗,你要是还想要你的腿啊,就别乱动,好好的静养两天,再喝了我特地熬的这个鱼头汤,保准你过几天就活蹦乱跳的!”

老渔民按住季初晓,不让她乱动。

季初晓点点头,倒是肯乖乖的听话了。

听说这腿有可能会坏,吓的她当然不敢动了,她可不想以后坐轮椅,她还有奶奶要养呢!

季初晓觉得自己可能跟这个海南岛反冲,自从来到这个海南岛之后,大事小事不断,又是生病、又是被劫持的,最后还被绑架了。

好嘛,自己来这一趟,什么都遇上了。

“爷爷,你们这里有电话吗?”季初晓想现在这么发达了,这里应该也有电话了才是。

老渔民的回答果然没有令自己失望,“有是有,不过在村长家呢。”

季初晓喜出望外,道:“那爷爷,您能不能帮我去打个电话?”

“好啊。”

……

靳言渊来的很快,他的伤还没好,走路可以,但是只要没有大动作伤口就不会裂开。

季初晓在看到靳言渊的那一刻,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看的靳言渊又是愤怒又是心疼的。

愤怒的是有人竟然趁着他受伤绑走了他的人,心疼的是季初晓现在苍白的像个鬼,瘦的都没有样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