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6章 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6章 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哼,是也没用的。我这一次可切记轻意的宽恕你了。”纪柏尤这一次是真的不高兴了。“那……我偷偷的的说你,明日靳言渊要我去报名参加一个宴会,都是上层人士家的阔太太、阔千金,小“那……我偷偷的告诉你,明天靳言渊要我去参加一个宴会,都是上层人士家的阔太太、阔千金,小柏,姐姐需要你。”。...

“哼,是没有用的。我这次可不要轻易的原谅你了。”纪柏尤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那……我偷偷的告诉你,明天靳言渊要我去参加一个宴会,都是上层人士家的阔太太、阔千金,小柏,姐姐需要你。”

季初晓并没有再去哄他开心,以求他的原谅,而是另辟蹊径,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那么自己明天也乐得轻松,而他的自尊心必将也得到爆棚,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何不做呢。

“哼,我就知道你是需要我的。”真是诡异,他纪柏尤现在连哄都不用哄了,一说要帮忙,立马颠颠的就来了。

“恩恩,就知道小柏最好了,就小柏最可靠了,姐姐最信任小柏了。”消了他的怒气后,季初晓接着就是说些甜话,将纪柏尤哄得开心。

最后,纪柏尤是开开心心的挂了电话的。

真是……没有成就感。季初晓囧囧的想着。

这个传说中最难缠的王子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哄好了,真是太没有成就感了。

被纪柏尤这一闹,季初晓也没有什么睡意了。

从床上爬起来,洗了个澡,就去隔壁卧房去看靳言渊了。

季初晓轻手轻脚的推进门,见靳言渊还躺在床上睡着觉,便也没有打扰他。

季初晓刚要出门,靳言渊便醒了过来。

“过来。”他命令道。

“……”季初晓有些无语。

这人真是,刚醒来就开始命令别人,真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季初晓囧囧的想。

心里不断的吐着槽,脚步却是很听话的走了过去。

没办法,寄人篱下,自己早已经不是往日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了,不乖乖听话,最后受折磨的就是自己。

“你……”季初晓面对着靳言渊一时无言,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叫他什么。

名字吗?显得很别扭。靳少,又显得很生分。叫老公?季初晓自己先打了个寒战,算了吧,这两个字她真的说不出口,想必靳言渊也不愿意听到的。

那还是……生分点吧,本来她们就只有交易,没有情。

“靳少,你叫我。”

“你叫我什么?”靳言渊听到季初晓的称呼,眉峰紧皱,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是她的什么人,竟然叫得那么生分。

“靳少啊。”季初晓倒是一脸的无辜与茫然,别人也都是叫他靳少的,为什么她不行。

季初晓的样子令靳言渊更加气闷,叫的这么生分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

“我是你什么人?”靳言渊黑着脸问。

“啊?”季初晓想了想,他算是她的什么人?买主?还是契约者?

季初晓的样子彻底的激怒了靳言渊,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捏住她的下巴,暗含着怒气的眸子看着季初晓狠狠道:“我是你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好,那我就让你知道!”

说着,靳言渊将唇狠狠的印在她的唇上,霸道的摄取着她的芳香。

“唔……”季初晓吃痛,闷哼一声。

想要推开他,却又想起他身上还有伤,又不想迎合他,季初晓一时之见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终于,在季初晓快呼吸不畅、窒息而死的时候,靳言渊才肯放开她那美好的唇。

“现在知道,我是你的什么人了吗?”靳言渊继续问道。

季初晓擦了擦红肿不堪的唇,自嘲道:“你想骂就骂,想上就上,把我当成一个没有人格尊严的玩具,你说,你是我什么人。”

“季初晓!”这该死的女人是存心想气死他吗!

是,他承认,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想报复她,把她当成一个替身,可是她有必要拿这件事情说一辈子吗?

难道他这段时间对她还不够好?难道他胸上这一个子弹是白挨的吗!

靳言渊心中压抑的有些难受,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明白呢。

他是个骄傲的人,就连他的亲妹妹他都不一定能舍身相救,她季初晓难道还不明白吗。

他之前将她当做替身,是他做的不对,而现在他也明白了,她就是她,而不是乔碧瑶。

“怎么,我说的有错吗?”季初晓倔强的看着靳言渊,眸中隐含着氤氲雾气。

“季初晓,你别忘了,你是我靳言渊明媒正娶的女人。”靳言渊道。

“……”呵,明媒正娶,他说的明媒正娶就是拿着奶奶的病历通知单威胁她,如果她不做靳家的少奶奶就要在她奶奶的通知单上写上放弃。

靳言渊好像也是想到了当初,此刻看着季初晓略带嘲讽的目光,心中竟然涌上了淡淡的后悔。

“季初晓,我要你记住,我是你男人。”靳言渊不想再看到她眸中的那份情绪,伸手遮挡住她的眼睛,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热浪喷薄在耳边,让季初晓忍不住的红了耳根,不仅是因为他的亲近,也更是因为他的那句,我是你男人。

季初晓虽然长得好、家世也好,但还真没有正经八百的谈过恋爱,虽然有很多人追过,但也没有人跟她说过如此露骨的话,这样的话,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

“听到了没有。”没有听到季初晓的回答,靳言渊又问了一遍。

他薄凉的唇蹭过她的耳廓,令季初晓忍不住的抖了一下。

“知……知道了。”求别蹭!

季初晓其实很敏感,几乎全身上下都是痒痒肉,着耳朵令他摩擦了一下,就让她痒的颤栗。

察觉到了季初晓的异样,靳言渊将视线转向她的耳朵,见那小巧可爱的耳朵都红透了,如同红色晶莹的宝石一般。

瞬间靳言渊像是明白了什么,在她耳边轻笑道:“你脸红什么。”

“你才脸红了。”被指出脸红的季初晓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炸毛。

“呵……”靳言渊笑得更开心了。

被笑的季初晓原本只是耳根子红,现在更是连脖颈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季初晓挣脱开靳言渊,逃跑似的离开他的卧室。

靳言渊躺在床上,觉得他们之间若是一直这样子相处,那该多好。

没有怨恨、没有报复,没有之前发生过的一切。他宠着她,他们就一直很好很好。

可这也就是想想,之前发生过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靳言渊了解季初晓的性格,绝对不是轻易的就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

第一次,靳言渊觉得想要扇死过去的自己,想问问过去的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冒出这种幼稚到没朋友的想法,还付诸了行动。

“唉……”靳言渊轻叹一声,有些淡淡的惆怅。

不过,他说过,他靳言渊想要的东西,无论用什么手段他都会得到。

可是对着季初晓,靳言渊又觉得,不愿意再强迫她,怕会再次弄巧成拙。

季初晓跑出靳言渊的卧室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躺,用被子蒙住烧得滚烫的脸。

季初晓捂了一会后,才将被子撩开,透透气。

然后等心定下来之后,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太没出息了。

靳言渊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用工作心情好,所以还有心情来调戏她。

唉,季初晓想,靳言渊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然今天也不会说出什么他是她男人的话,明明前几天还对她冷嘲热讽的,这才几天啊她才不信靳言渊就突然喜欢上她了呢。

“咔咔”过了好一会儿,又有人来敲门了。

季初晓打开门一看,是个眼熟的佣人,但她也不知道叫什么。

“怎么,有事吗?”季初晓问。

“少奶奶,少爷请您过去。”这个佣人对她还算是恭敬,没有将什么不屑与嘲讽摆在台面上来。

“知道了。”季初晓点点头。

“那少奶奶我先去做别的事了。”

“恩。”

女佣走后,季初晓有些愣愣的站在门口好半天,最后才不情不愿磨磨蹭蹭的去了隔壁靳言渊的房间。

“有事吗?”季初晓问。

此时的靳言渊与她刚出门时的姿势是一样的,显然,在季初晓走后,靳言渊就没有动地方。

“洗澡。”靳言渊淡淡道。

“哦。”季初晓点点头,但是却没有动地方,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洗就洗呗,跟她说什么啊。季初晓想心中吐槽。

“我是说,让你给我洗澡。”靳言渊再给她重复了一遍。

“……”季初晓眨眨眼睛,看着靳言渊,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医生说,伤口不能沾水。”

“所以,你来给我洗。”靳言渊理所当然道。

“哦。”季初晓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季初晓走到床边,想将靳言渊扶起来。

可是靳言渊不配合,自己一点力气也不用,任季初晓拉扯,就是不动地方。

季初晓气闷,简直想将靳言渊暴打一顿。

你丫的让我给你洗澡,还不配合!真想给你丫脸上送两脚丫子印儿!

季初晓恨恨的想着。

见季初晓真的要生气了,靳言渊也不再逗下去,自己撑着身子起床。

就知道他在装蒜!季初晓腹诽道。

靳言渊身材高大,而季初晓在女人中算是高挑身材,在靳言渊面前,却显得那么娇小了。

季初晓将靳言渊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她的一只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身,一手拉着他的胳膊,让他靠着自己,尽量减少他用力。

靳言渊一低头,便看到了季初晓头顶的发旋,可爱的盘亘在那里,让靳言渊忍不住的想去亲吻。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