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8章 手机解开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8章 手机解开

靳言渊批阅奏章了会儿文件,就抬起头看一看坐在一边的季初晓在做什么。就这样多次反复看了一会儿后,靳言渊有些很奇怪,季初晓玩什么呢,看出来挺认真地的,怎么脸上连点什么高兴、惊讶的表就这样反复看了一会儿后,靳言渊有些奇怪,季初晓玩什么呢,看起来挺认真的,怎么脸上连点什么开心、吃惊的表情都没有?。...

靳言渊批阅了会儿文件,就抬头看看坐在一边的季初晓在做什么。

就这样反复看了一会儿后,靳言渊有些奇怪,季初晓玩什么呢,看起来挺认真的,怎么脸上连点什么开心、吃惊的表情都没有?

又过了一会儿,靳言渊见季初晓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那个动作,那个表情。除了偶尔手指动动、眼睛动动,整个人都快成个雕像了。

“季初晓。”靳言渊试探性的叫道,叫的声音不大,就是想看看她玩的是否投入。才能评估她玩的大概是什么类型的东西。

“什么?”季初晓抬头,一脸认真的看着靳言渊,等着他的吩咐。

“我饿了,你去厨房端些粥来。”靳言渊道。一是他真的有些饿了,二是他想看看季初晓在玩些什么。

靳言渊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幼稚,像是偷看妻子的手机看看妻子是否出轨的丈夫……

虽然这样想,但靳言渊还是厚着脸皮让季初晓出去了。

季初晓出去后,靳言渊便拿过季初晓的手机查看起来。

“……”打开手机,靳言渊就无语了。

“就知道你想看我手机,哼,就不给你看……”

以上这句话是季初晓的锁屏,滑动还解不了锁,有密码。

靳言渊深深的觉的季初晓是刚刚才锁的密码,就是知道他想看她的手机,先是引起他的注意,又不让他看,就故意的锁上了密码。

他可能被骗了。

季初晓将粥端回来,便看到靳言渊拿着自己的手机,脸色臭臭的看着自己的文件。

见季初晓进来,靳言渊绷着脸不说话,让季初晓心里慌了一下,难道,自己玩过了?他果然只是刚刚心情比较好吗……季初晓有些嘲讽的想。

“手机解开。”靳言渊直接就将手机递给季初晓,一点也不见自己刚刚偷看的尴尬。或者说,他现在的好奇心大过于尴尬的心情。

季初晓越是掩藏,他就越是想要知道。

对于这种情况,靳言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之就是季初晓的一切他都想掌握,不想让有关于她的的事情或者东西脱离自己的掌控。

“……”行吧,季初晓将粥放到床头边上的白色梨木桌子上,拿过手机来点了几下,锁便解开了……

靳言渊在她解开锁的瞬间,凭借着自己的长胳膊,一把将手机直接拿走。

“看图猜成语?”靳言渊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了,他本以为会在她手机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之类的,却在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她手机真是过分的干净!

靳言渊虽然当初是强娶,但也没有切断她的交际圈,手机什么的也是她之前用的那个,手机号也没有变。

这么说……她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过得如此单调平凡?交际圈干净的就不像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她的交际圈甚至比一些的普通人的那些交际圈还要干净。

靳言渊看完她手机后有些莫名其妙的满意,对她的交际圈非常的满意,就只有一点,就是那个异国的小王子纪柏尤!

他无意中翻看了一下她的通话记录,发现在俩小时前两个人才通过电话。

这个纪柏尤……

“他跟你打电话说了些什么?”

“啊?”季初晓刚刚有些出神,没有听清靳言渊刚刚问了什么。

“……”靳言渊抿了抿唇,又给季初晓重复了一遍。

“小柏吗?他就是问我想没想他,我说没有然后他就生气了。最后哄了哄就哄好了。”季初晓简洁的给他讲了一下给纪柏尤打电话的事。

季初晓没想着给靳言渊说谎,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必要瞒着他。

这下轮到靳言渊纠结了,此刻的他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不开心了。

不开心吧,可是季初晓对自己不说谎是好事,该开心。

开心吧,季初晓竟然哄了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开心!

靳言渊现在也明白了自己应该是对季初晓除了占有欲,还有些喜欢。

要说是爱,靳言渊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他还没有从那段被背叛的感情中走出来,现在说爱还太早,但喜欢了是肯定的。

靳言渊想,若是她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甚至更好,他想,他可能会爱上她的吧。

季初晓看着他陷入迷之沉思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了看桌子上的粥,抿唇想了想,还是打断了他的思绪。

“快喝粥吧,不然一会儿该凉了。”季初晓将粥递到了他面前。

点点头,靳言渊就这么一直看着季初晓,三口两口的就将粥喝完了。

“……还要吗?”喝得这么快,对伤口真的没事吗?

靳言渊闻言摇摇头,“不需要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批改一会儿文件。有事我会叫女佣去叫你的。”靳言渊道。

“好。”季初晓巴不得出去呢,见靳言渊都这么说了,她也就乐得不再这儿略微尴尬的待着了。

靳言渊之所以要季初晓出去,是怕她在这里自己没有办法安心的批览文件,毕竟他刚刚确定了自己喜欢季初晓,那就得慢慢来,谁让他之前做了那么多折磨她的事儿呢。

季初晓在靳言渊房间里玩了会儿手机早就困了,再说今天早上也是被早早的吵醒了到现在还没有睡,昨夜照顾了靳言渊半夜,早就累得不行了。

这会儿一躺到床上,季初晓抱着被子在能盛下几个人的大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很快的就睡了过去。

季初晓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季初晓想去看看靳言渊怎么样了,结果被告知冷封在与靳言渊报告着什么,季初晓便没有去打扰,自己吃了晚饭,这一夜就这么安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

傍晚时分……

“少奶奶,您还是穿这件去吧。”刘姐拿着一件大红色及踝裙递给季初晓。

季初晓的皮肤白皙,这件衣服很是衬她。而且,这件礼服看起来简单,但是它却是G国的首席设计师Dine的作品,一经发出,各大服装公司都要求买断他的设计。

但是最后被Dine给拒绝了,他说他制作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唯一。

所以,刘姐手上拿着的,是Dine大师的珍品。

季初晓从来没有穿过大红色的衣服,看着这件红的似玫瑰的衣服扯了扯嘴角。

好看是好看啦,但是……但是她觉的自己根本就驾驭不了这种颜色啊。

“少奶奶。”刘姐见季初晓走神,便再次开口提醒她。

“额……那好吧。”季初晓妥协了,因为刘姐刚刚说,这件衣服是靳言渊挑的,她怕自己不穿,靳言渊就让自己什么也不穿的出去。

不要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他是靳言渊,所以他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季初晓无奈的回房间去换衣服,磨磨蹭蹭了很久,她才从卧室里出来。

靳言渊刚刚批阅完了文件,听送东西进来的佣人说起季初晓穿红色的裙子很好看。靳言渊就知道了,季初晓是穿上了他给的那件裙子。

“扶我出去。”靳言渊对佣人说道。他很想看看,她穿上那件梦幻的裙子后是什么样子。

一出门,靳言渊便看到了楼下正在低着头玩手机的季初晓。

此时的她,淡雅的双眸如水一般纯净,小巧的秀鼻直挺,染上一层唇釉的唇显得十分的粉嫩,如清汤挂面一般的长发被挽成了一个优雅的发型,上面还有点点红色晶钻卡的点缀,一袭梦幻又浪漫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玫瑰的颜色,高贵又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小巧精致的流苏在她脚踝边飘逸。

季初晓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拿着高脚杯,优雅的喝着红酒,然后魅惑的眼神一勾,就会有许多的人为她趋之若鹜、甘之如饴。

靳言渊有些后悔给她这件衣服了,季初晓本就长得精致绝美,再配上这样的衣服,那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

靳言渊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本意就是想将她打扮成最美的不是吗,怎么这会儿,就不想让她出门了呢!

忍了很久,靳言渊才忍住将她囚禁住的冲动。

季初晓抬头,便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靳言渊,季初晓先是一愣,随后提着裙摆向靳言渊跑过去。

“你怎么下床了,伤还没好呢。”

闻言,靳言渊伸手将季初晓扯进怀里,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而季初晓顾忌她身上的伤口,不敢轻易的动弹,只能任由他抱着。

“早去早回。”靳言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哦”季初晓呆愣的点点头,然后有些狐疑的看着靳言渊,难道靳言渊又犯病了?不然怎么今天这么温柔?

不知道季初晓心里在吐槽自己有病的靳言渊松开季初晓,道:“我允许你利用我。”

“???”季初晓被靳言渊这句话弄的怔愣住了,利用他?什么叫利用他?

不明白靳言渊这句话什么意思的季初晓很快就明白了。

会场……

华丽高大的拱形门,金色的大理石砖铺就,还有丝绒红地毯……这般奢华的会场季初晓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以人妻的身份来参加还是第一次。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