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书库 > 灵异小说>诡异的迷局
诡异的迷局

诡异的迷局

作者:裤兜党分类:灵异小说点击: 26592  更新: 20-10-17

  怪异的氛围里,谁是也可以信赖的?谁在操控着谜样的事态?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遭遇,令人毛骨悚然。一队青年在旅行中的路上迷了路后,接踵而来的是他们梦魔像的遭遇。。。。。。。 怪异的迷局以及最新章节阅第一部。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诡异的迷局情节预览

  一旁的韩梅拿着照相机,卡卡卡卡卡,拍个不停。不用说,大家都看的出来,韩梅一直暗恋着艾天,却不敢表白。“梅,你也拍拍我,总是对着天,我不干!”说话的是秦啸,只见他一脸的嘲弄娇嗔道。

  第一部

  5分钟后,艾天终于把他自己觉得特别重要的所谓的日常用品带齐后才跟着一脸被你打败的龙祥身后拖动着背包走了出来。“出发喽!”

  “你们在哪?瑾、龙祥、薇儿。你们快出来,别玩了。”艾天一觉醒来,发现营地空无一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就起身沿着公路,在大雾的夜里找寻着同伴。“方成,文麒,流樟、龙祥,别开这样的玩笑,我找到你们非揍死你们不可,快出来。”艾天一连又喊了几次,回声在耳边久久回绕,可就是不见同伴们的踪影。手机没信号,对讲机也无人应答。车还是停在原处没有移动过,行李也在。帐篷附近也没有走动过的迹象,可帐篷里却空无一人,什么时候走的?自己浑然不知。他们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真的是急死人了。艾天又四下找了几遍,还是一无所获。不觉地他有点害怕了。艾天不住的在营地周边徘徊。“怎么搞的,怎么会这样啊?”艾天蹲坐在早已熄灭的篝火旁边嘟囔着。忽然他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又迅速的往下猛按着,像是要把他按倒一样。艾天条件反射的抓住了那只手,嘴里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愕然而止。那是一只皮包骨头的、干瘪的手。艾天心中一惊猛然回头,他看见了一张脸。“啊!”他大叫着跳了起来!“干嘛呀?”传来的是方成的声音。“做恶梦了?”艾天慢慢缓过神来。是个梦?啊,太真实了,艾天看了看周围正在熟睡的同伴们和一脸茫然的方成后,才安定下来,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呼~!”原来真的是个梦。“该死,我梦见你们都不见了,就去找你们。后来有人从背后拍我,接着很用力的按我肩膀,那人手劲很大,很重。我条件反射的抓住那只手。不!那不是手,不!那是手,那是一只像枯树枝的干瘪的手!我回头看见了!一张脸!好像有五官,又好像没有。看不清楚!他,他好像对我笑。又,好像没有。我太害怕了。后来就惊醒了。”艾天心有余悸,有些激动的向被自己吵醒的方成讲述着可怕的梦魇。“好了,不就是个梦嘛!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天,你好像没什么压力呀!你看恐怖片看多了吧?别想了,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方成安慰着艾天说完就躺下翻身睡去。是啊,好端端的,做了个这样恶心的梦。太败兴了!不管了,睡吧,希望别在回到梦里的情景。艾天摸了摸被那梦中怪手按过后有些抽搐的肩膀,心中这样想到。躺在睡袋里的艾天久久不敢睡去,生怕会再梦见什么!艾天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这个梦太诡异了。太真实了。不知过了多久才似睡非睡的迷糊了一觉。当大地刚从薄明的晨嫩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在肃穆的清凉的路边果树园子里,便飘荡着清朗的笑声。鸟雀的欢噪已经退让到另外一些角落去。一些爱在晨风中飞来飞去的小甲虫便更不安地四方乱闯。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蠕动,却隐藏不住那累累的硕果。看得见在那树丛里还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就像在雾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样。而那些红色果皮上的一层茸毛,或者是一层薄霜,便更显得柔软而润湿。云霞升起来了,越过帐篷,从那重重的绿叶的斡隙中透过点点金色的彩霞,林子中映出一缕一缕的透明的淡紫色的、浅黄色的薄光。“哎呀~!嗯..。”文麒第一个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享受着清晨温和的骄阳,慵懒的伸着懒腰。“早。”秦啸也从帐篷里探出头来。“马上8点了,该出发了,要不晚上该走不到了。我去叫他们起床。”文麒看了看手表对秦啸说道。8点36分的时候众人才全体洗漱完毕,整装待发。刚坐上车的方成看见艾天早早坐着车里发呆:“还在想那个噩梦吗?天,别放在心上。梦而已!”“艾天,你不会是梦见韩梅了吧?看把你吓的!”一旁的秦啸打趣着。艾天一如既往的无动于衷。方成白了一眼做着鬼脸的秦啸“怎么哪都有你呀?”秦啸耸耸肩,自知无趣不再多说什么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坐在前排的韩梅头低的更深了。艾天无心理会他们的玩笑打闹。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呢?他预感到有事要发生了,但是是什么事呢?那个梦算是一点警告,还是预兆呢?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暗暗睡去,毕竟该死的噩梦弄的他一夜没睡好。也许他们现在调转车头回去还来得及,因为前面的遭遇是他们每个人都承受不起的!

  顾宇醉眼朦胧的看着欧阳瑾大舌头道“瑾,今天晚上我想和你、史俊咱们三个在一个帐篷,素还真他们睡觉打呼噜!”“呀呵?!我说小宇你小子不想混了吧?谁打呼噜了?”说话的是方成。“对啊对啊,我们谁打呼噜啊?”艾天、龙祥和其余几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顾宇看见自己引起众怒,也不反驳。起身拉着欧阳瑾往帐篷方向走去。

  诡异的氛围里,谁是可以信任的?谁在操纵着谜样的事态?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遭遇,令人毛骨悚然。一队青年在旅行的路上迷路后,接踵而来的是他们梦魇一样的遭遇。。。。。。。

  “走了,这么半天还是看不见村庄啊,怎么办啊?喂,下这么大的雾,天又快黑了。真不应该走小路,要是走大路至少不会迷路好不好?”苍文麒有些抱怨的意思。“你就别说了,搞的我也害怕了,人家做了还不行吗?又不是我一个人说走小路的,也是大家投票的结果啊。”陈丹妮有些内疚的嘟囔着。龙祥看了看同伴们,有的紧张,有的生气,有的还一脸的兴奋。随即对大家说“好了,别窝里反,事情都这样了,再说,不是也没怎么的嘛?别担心,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人这么多,有什么可怕的?”众人想想也是,就不在吵闹。艾天茫然的看着窗外。对事情的发展他无能为力,也不过问,他担心的还是那个他认为有某种暗示的梦。“雾是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黑,要是在找不到人家的话,就前面安营了。”段流樟专心开着车,随口对大家说到。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我靠,点背的时候,喝水都塞牙。车子前进不了了,好像车轮子陷在坑里了。”段流樟没好气的发着牢骚。任谁听见一车的人唧唧咋咋的乱叫,心情都不会太好。“不是吧?大哥你怎么开的呀?你没看。。。。”素还真一把拍在秦啸的肩膀上,打断了秦啸可能导致挨打的话。段流樟身材很是魁梧,2米开外的身高,近三百斤的体重,(是肌肉型的)。大光头,要是外人看着都有点害怕。刚解下安全带准备下车查看的段流樟,抬头看了看话被打断的秦啸,那眼神不是很友好。但也没说什么,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同伴们看见司机下车查看。也都纷纷下车,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只见左边的车轮深深的陷在了一个坑里,出不来了。大家决定段流樟发动车,加大马力,其他的人则在后面推,看看有没有解困的可能。经过几轮的推车,车子还是在远处,不愿前移半步。众人只好作罢。“哥,我害怕,想回家了。”艾薇儿紧张的挪动着脚步走近丢了魂在发呆的艾天。艾天好像没听见妹妹在和他说话。“嗯?哦,没事,薇儿,过几天就回家了,你不是还想去神农架找野人吗?快到了不是。车子想办法叫拖车的来拖走就行了,别怕!”龙祥看了看好兄弟艾天,只是无奈,事情也不是他能左右的,就强打精神,努力的安慰着妹妹。“走不了喽!”秦啸对着艾薇儿做着鬼脸。招来一阵的白眼。“你们谁也走不了了,这里太美了,他要把我们都留在这里。”一旁独自发呆的艾天冷不丁的丢出一句能气的全体吐血的话。“说什么呢?不知所谓。”苍文麒离艾天最近,音速的原理,他最先发难。艾天也怪,说完刚才那句,就什么也不说了,任由同伴们七嘴八舌的“攻击。艾天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口中的他又是谁呢?这次的旅行,透着一股不寻常。。。。

  诡异的迷局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将近7个小时了。他们的目的地就快到了。“素还真,地图在哪呢?我看看。”段流樟把车慢慢停靠在一条3叉路口处,在驾驶座附近翻动着什么。“在包里,我拿给你,怎么了?路走错了?”素还真边从包里掏出地图边寻问充当司机的段流樟。“那到没有,只是前面多了两条路,应该只有左边的路啊?其他两条什么时候修的?!”段流樟指了指地图,又给同伴们指了指前面的路。原来左边的那条路向前延伸200多米的地方有座桥,可能是年久失修的原因断掉了。毕竟这里比较偏远,人迹罕至。有关部门可能还不知道吧!可桥断了,车子就不能走这条路了。另外两条路地图上没有啊!中间的是笔直的大道,8车齐过的公路空荡荡的,显的有些诡异。因为下着雾似乎看不见尽头。右边则是一条山路,路面是土路,路径是曲折的,路景是变幻无穷的。路,有的贴着湖边,有的折进山坞。枯树密生的枝条和常年不凋的嫩叶,头碰头,手挽手,搭成一条绵延无尽的林阴小道。任何城市的街道,任何城市的公园,都寻不到这么悠长这么曲折而又这么令人百看不厌的林荫道。“怎么办?走哪条路?都走到这里了,总不能回去吧?”龙祥离开座位走到段流樟身旁寻问。“是啊,樟、你说该走大路还是小路啊?反正不能回去。我们都计划这么久了,好不容易大家都抽出时间,出来玩。就这样回去我可不干。相信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吧?”茹安琪坐在最后一排对着驾驶座上正在查看路况的段流樟喊着话。艾天的胸口忽然感觉闷闷的,他又联想到那个梦。他的思绪已经乱了,顾不上和同伴们议论该怎么走的问题,独自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我觉得走小路,看那风景多美,大路空空的,有没有修完路都难说。要是遇见少数民族的村落还能借宿并能问问路什么的。”陈丹妮望着小路边的花草自顾自的说道。“大路也不一定就不通啊,走小路,谁知道会拐到哪里去?不安全的。在这里要是迷路的话,谁能救咱们出去?要是找不到村落呢?”文麒则看着远处原始深林隐隐担心。“一个大男人,还没小女子的胆子大,不羞不羞!”陈丹妮有点鄙视苍文麒。“你!”苍文麒憋的说不出话来。“行了行了,有完没完,要不这样吧。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大家看看怎么样?”龙祥算是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没什么意见的提议。“耶!走小路。”看来还是喜欢冒险的人多。苍文麒、龙祥、方成、艾薇儿,韩梅和担心汽车的段流樟选择大路,毕竟客车是他花钱租来的。当然还有心情压抑的艾天也不想走险。其余的都是不怕事大的主。车子发动起来,小路着实不太好走,坑坑洼洼的。不过还好,有着3年驾龄的段流樟还能应付着。就这样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可谁又能保证,走大路就是生路呢??

  一行15人,10男5女坐着租来的小型客车带着向往的心情踏上了前往名叫渊山的地方而去。渊山位于神农架人迹罕至的原始深林之中。可是谁知道前面等待他们的是这样那样的厄运呢?

  见到他起身离开,众人着实无趣,忽的作鸟兽散,各自回帐篷睡觉去了,只留下高翎,茹安琪、韩梅、陈丹妮和艾天的妹妹艾薇儿五个女孩收拾物品,扑灭篝火。才各自睡去。

  “艾天,你好了没有啊?磨磨唧唧的,大家都等着你呢!”龙祥站在艾天家门外向着卧室里正在收拾行李的艾天愤愤的说道。“来了,来了,马上就完了,日常用品总要带吧?”艾天边把饼干死命的往包里塞边说道。

  艾天,是个有着十分帅气面容的小伙子,他的鼻梁很窄,有一点弯弯的弧度,显的有几分英气,像古旧照片里倨傲的英国贵族。

  秦啸算是个活宝级的,他到哪笑声到哪。话音刚落,众人哄堂大笑,笑的韩梅的脸一阵一阵发烫。关于这样的玩笑,艾天不以为然,似乎司空见惯。就这样众人说说笑笑坐着客车一路颠簸。不知不觉到了半下午了。

  天很快黑了下来,初夏的夜晚很美,幽蓝的天幕上,明月如银盘喷射出清冷的寒辉。这缕寒冷的月光,晶莹温润。没有夏日阳光的火烈,没有孤屋油灯的柔弱,也不像电棒故作犹豫的闪烁,更没有都市霓虹灯闪烁的蛊惑。它是莹润的像那轻咬了嘴唇满含了柔情的少女的美眸,像那无风淡阳里的一泓秋水,像那清空万里外一片蔚蓝。

  第一章

  开了一天车的段流樟在路边慢慢停车,转身对大家说:“今天就在这露营吧。天快黑了,大家下车准备搭帐篷吧。估计明天晚上就能到神农架脚下。”15人中只有段流樟会开车,所以大家只能听他的。下车准备起来。“好的,好的。下车,”“拿包,里面有肉。”“喂!帐篷,锤子什么的都在后面放着呢!。。。。。。。。。”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忙活起来。

  众人围在篝火旁席地而坐,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唱着喜爱的歌曲,说着投机的话题。就这样开怀畅饮。就这样谈天论地。甚是惬意。“现在时刻,00点00分”苍文麒手表的报时功能报起时来。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