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0章 要是孩子出事

敬我余生不悲欢:第20章 要是孩子出事

蒋郁心情一片大好,大掌将她一捞,抱到腿上:“乖一点儿,我心情好了,就帮你稳坐那个位置。” “你给我滚开!”她才不希罕他的帮着!苏梨争扎着要一直这样,突然间铃声响了。看见被扔在地“你滚开!”她才不稀罕他的帮忙!。...

蒋郁心情大好,大掌将她一捞,抱到腿上:“乖一点,我心情好了,就帮你坐稳那个位置。”

“你滚开!”她才不稀罕他的帮忙!

苏梨挣扎着要下去,忽然铃声响起。看到被扔在地上的包包,苏梨连忙捡起,拿出手机。

接通电话,对面传来陈总的声音:“苏小姐,我打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你好了吗?房间号我发给你快点过来,我等着——”

手中蓦地一空,耳边响起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敢给我戴绿帽子试试!苏梨,我今天不做死你!”

苏梨所有的抗拒淹没在男人的狂风暴雨之下。

后来,苏梨也不知道蒋郁到底要了她多少次,只知道自己像是在海浪中翻滚的小船,不停的摇晃颠簸,以至大脑一片空白只能任由蒋郁摆布。

苏梨放弃了挣扎,在心底安慰自己:就当是嫖了个鸭,还是白嫖的,她也不亏。

……

#

翌日。

“苏小姐,你醒了?”苏梨刚睁开眼就听到这么一声。

抬头,一张温柔如水的笑脸映入眼帘,苏梨的脸顿时沉了下去。再一看自己身处的环境,竟是她跟蒋郁的婚房。

“出去!”苏梨冷道,她不想看到这个做作恶心的女人。

莫以柔没听到似的,继续道:“先把这个吃了。”

苏梨望向她手里的东西,一杯水,一颗白色的小药丸。

“什么意思?”

“避孕药。”莫以柔说明道:“是郁大哥叫我拿给你的,他说他昨天没做措施,怕你怀孕。”

苏梨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蒋郁他竟连这种私密的事都对这个女人讲了!她还一大早还出现在主卧里,他们到底亲密到什么程度了!心间泛酸。

见苏梨瞪着她手里的药物不动作,莫以柔劝说:“苏小姐,你还是吃了吧。不然到时候怀了孕,再打胎那可是很伤身体的。”

一句话刺得苏梨胸口泛疼,想到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你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直接打翻她手里的水杯。

莫以柔“啊!”的一声惊叫,眼底闪过一抹阴佞,但很快,她就又恢复了之前的温和。

“苏小姐,你也不要把我想得太坏了,我这是真心为你好,毕竟郁大哥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要你的孩子……说来也都怪我,要不是我现在怀了孕还不到三个月,郁大哥也不用去麻烦你了……”

怀孕。

她怀孕了!

苏梨被这个消息震得大脑一片空白。只见莫以柔一脸慈母般的抚摸着平坦的小腹,然后得意的对她说:“昨天真的谢谢你了苏小姐,对了,这是你的报酬。”

莫以柔的手上是一张支票,十万块,落笔的签名是苏梨就算是死也忘不掉的。

呵。

蒋郁真把她当卖的了!?

强烈的怨怒将苏梨的理智烧为灰烬:“无耻!”她猩红眼瞪着面前笑得嚣张的女人,讽刺道:“你姐姐安向暖是个白莲花,你比她更厉害!不仅绿茶还是个奥斯卡影后啊!”

“我真是好奇,安向暖要是地下有知,知道你上了她的男人还怀了孕,她会不会气得从地底下爬起来找你算账!哈,想想就有意思!”

莫以柔目光一闪,说:“苏小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姐姐是无辜的,你已经杀害了她,为什么还要这么羞辱她,她已经死了啊。”

羞辱?

苏梨被这个词给刺激到了,顿时想起那夜安向暖的那句“苏梨,你也不过如此”。安向暖当时该有多得意啊?看着她为了蒋郁患得患失,跟前跟后,嘴上说着“梨梨我支持你”,背后该是怎么嘲笑她愚蠢,当了人家的靶子还感谢她。

“死了又如何?她不死得活该吗?我就骂了怎么?她就是个贱货!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你比她更胜一筹,你不但下贱而且无耻!想当蒋太太?你配么!”

“苏小姐你——”

“住口!你别叫我,恶心!”苏梨推开她要离开,然而刚转身就听到身后“咚”的一声,传来莫以柔的尖叫声。

苏梨还来不及反应,只见一道黑影在眼前掠过如疾风般。定眼望去,蒋郁正将摔倒在地的莫以柔扶起来,俊脸上满是担忧与关切。

“你没事吧。”

面色苍白的莫以柔摇摇头,冲蒋郁挤出一抹虚弱的笑:“我没事。”然后看向苏梨,瑟瑟发抖:“郁大哥,不怪苏小姐,是我自己没站好——”

“闭嘴吧你!”老一套的说辞苏梨听腻了,双手环胸,眉目微眯,嘴角扯出一抹轻蔑的冷笑:“又来?都说事不过三,看把你给能的?!对,就是我推的,怎么样?蒋郁你要杀了我吗?那来啊。”她是一点不怕。

“你!”蒋郁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气得胸口剧烈起伏:“死不悔改!”

“啊,好痛……”莫以柔忽然又叫了起来:“血,孩子,郁大哥,我们的孩子,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只见莫以柔的下身开始流血,很快将白色的裙子染红一片。

孩子!?

蒋郁懵然的望着莫以柔,猛地回过神来,利刃般的眼死死的射向一旁呆滞的苏梨,放下狠话:“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说完抱着莫以柔就冲了出去。

苏梨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不禁翻翻白眼,两手拭去眼里的泪水,骂道:“真贱!”

……

下午,苏梨正在办公室里与徐子涛交流着苏立风的案子。

“苏小姐,有关于你哥哥的事,会不会真是个意外,有可能是他自己——”

不等徐子涛话完,苏梨激动的否认:“不可能的!我哥哥的死绝不会是个意外!他不可能会有那种念头的!”

“一个前一天还说要带我去希腊旅游的人怎么会抛下我,他明明知道我只有他这么一个亲人了……而且他不会无缘无故就上顶楼的,还有那天莫以柔都承认了是蒋郁推他下去的!她为了保住蒋郁才撒的谎!”

徐子涛惊愕不已:“那位莫小姐承认了?你可有证据?”

“我……没有。”苏梨艰涩的摇摇头:“我当时气疯了,忘了录音,莫以柔是蒋郁的女人,她不会替我哥哥作证的。”

徐子涛给苏梨出主意,要她诈莫以柔说出实话,两人敲定了一些细节后,徐子涛接到电话要赶去下一个案子。

苏梨起身正要送他离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阴沉着脸的蒋郁带着一身的杀气出现在门后。

敬我余生不悲欢

敬我余生不悲欢

作者:烟朦胧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2973  

  苏梨爱蒋郁的二十年,他让她明白了什么叫:舔狗严禁好死。再后来,她真的严禁好死了。再再后来,蒋郁笑着哭求苏梨:“梨梨,我把心给你,你把爱还我好好?”苏梨抚着五个月的孕“蒋郁?”看清来人的苏梨安心的吐了口气,惊喜之情溢满双眼:“你回来啦——啊!”。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