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南宫衍深入探究的视线落在了夏幼萱的身上,上下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你真的是夏幼萱?”夏幼萱神色一滞,“你什么意思啊?”南宫衍突然见状一步,回到夏幼萱的面前,缓缓地又低头贴到当然,外貌是没有变,他说的是性格,还有智商。。...

南宫衍探究的视线落到了夏幼萱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你真的是夏幼萱?”

夏幼萱神色一滞,“你什么意思啊?”

南宫衍突然上前一步,来到夏幼萱的面前,缓缓低下头贴到夏幼萱的耳边,小声说道,“你休想骗过我,说,你到底是谁?”

夏幼萱嗤嗤一笑,“这么说你很聪明喽?那你还问我干什么?你自己猜啊,你猜猜,我不是夏幼萱我是谁?你猜啊!”

南宫衍往后退开一步,“我……”

他还真猜不出来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他总觉得,夏幼萱跟以前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当然,外貌是没有变,他说的是性格,还有智商。

以前的夏幼萱是京城最著名的痴傻草包,连她的亲生父亲都嫌她丢脸,简直傻到无药可救。

但是现在呢,真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原来那个傻子。

一个人前后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原因呢?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夏幼萱,那么,她曾经的傻就是装出来的。

但是南宫衍又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装傻,而现在为什么又不装下去了?

夏幼萱幽幽看定他一会,眉宇之间闪过一抹不耐之色,“你到底能不能救我出去啊?”

南宫衍这才回过神来,迎上她的视线,“你刚才那么跟王爷说话,你让我怎么救你?”

夏幼萱眉心轻轻打了一个结,“可是他刚才真的很过分,我只是一时生气,所以才口不择言的,我不是也说过要为他治病吗?”

南宫衍轻笑一声,“所以我才要问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王爷的病。”

夏幼萱微微一顿,暗道尉迟信的腿她是治不好了,他都已经瘸了那么多年了,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也不一定治得好,更何况现在的时代还那么落后。

不过关于不举,她觉得倒是很有希望。

这般想着,她点点头,“真的,我真的能治好王爷的病。”

南宫衍又细细看了夏幼萱一会,点点头,“好,我现在就去替你求情,但是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一定要治好王爷的病。”

闻言,夏幼萱一双含妖含俏的水眸染上了一抹暧昧的笑意,“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一点啊,是不是想让我快点把尉迟信治好,好爆你的菊啊?你是受啊?”

南宫衍完全听不懂夏幼萱在说些什么,心内暗道也许这个女人的傻已经又到了另一个阶段,外人完全看不出来,但是她说的话依旧颠三倒四的,或许她还是那个傻子。

“我先走了。”他说着,转身离开了牢房。

回到了主院大厅,南宫衍在尉迟信的书房找到了他,“王爷……”

尉迟信一张俊美无双的妖孽脸已经阴沉沉的,声音也是低沉至极,犹如从地狱之中发出来的一般,“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南宫衍眉心轻轻蹙了蹙,缓缓摇头,“没有,王妃她虽然变化很大,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并不是易容,就连脸上那块胎记都是真真切切的,而且我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王妃有孪生姐妹,所以……”

“所以你认为,她就是夏幼萱,是吗?”尉迟信挑眉问道。

南宫衍顿了顿,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可是王妃真的变得很不一样了。”

尉迟信眼梢微微挑起,眉宇之间更添撩人风情,“是不是都让你说了,南宫衍,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南宫衍朗声笑了出来,“可是你还是离不开我,不是吗?”

“是吗?你要不要试试看?”尉迟信一张如魔似魅的妖孽脸上邪气流转,如同一朵有毒的花,绝美而又危险,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南宫衍心下不由一紧,即使他知道尉迟信是在开玩笑,但是此刻的尉迟信,他还是不由有些害怕。

这就是尉迟信,虽然坐在轮椅上,比别人矮了一截,但是他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还是足以毁灭天地万物。

当然,这种气场,他还不会让别人看到。

呵呵轻笑了两声,南宫衍往后退开一步,“王爷,王妃说……她真的能治好你的病。”

闻言,尉迟信缓缓垂下眼帘,冷冷一哼,“你以为本王真的需要她帮我治病?”

南宫衍眼瞳微微转动了几圈,小心翼翼地说道,“王爷,你的那个病……你真的不想治好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

尉迟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掩掉俊颜之上的尴尬之色,声音低沉而阴森,“南宫衍,你想进去陪她是不是?”

南宫衍轻叹了一声,“忠言逆耳,王爷,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王爷……”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柔柔弱弱的女声。

尉迟信早就知道水漾站在外面,却也没有表现出来,这会儿她终于发出声音了。

冷笑一声,他的视线越过南宫衍,落到了门,“进来吧?”

水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迈着坚定的步伐跨过门槛来到尉迟信的面前,跪了下来,“王爷,奴婢有事禀报。”

尉迟信幽深的视线在水漾的身上流转了两圈,淡淡地问道,“说吧。”

水漾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今天王妃带着奴婢和八两上街寻找为王爷治疗双腿的方法,谁知道被人带走,那人给了她一包砒霜,告诉王妃,只要给王爷吃了砒霜,就可以治好王爷的双腿。”

尉迟信神色之间闪过了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讶,“砒霜?”

水漾点点头,“王爷,王妃知道那个人是谁,只要王爷把王妃放出来,王妃就会告诉王爷的,这是不是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尉迟信幽幽看了水漾一会,抬眸看向南宫衍。

南宫衍心领神会,点点头,转身来到门口,叫来了白乔,然后白乔又来到了牢房,将夏幼萱放了出来。

夏幼萱终于松了一口气,“南宫衍都说什么?尉迟信竟然这么快就放了我,我还以为他还要气一阵子呢。”

白乔见夏幼萱说话真的不再像以前那样颠三倒四了,也是一阵惊讶,顿了顿说道,“王妃,王爷为什么把你关进牢里,你应该知道吧?”

夏幼萱点点头,“我当然知道,我说他不举,他恼羞成怒了嘛。”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享有世

    说到那个神经病,她便一阵无语,她虽然年纪尚轻,却享有世界第一法医的称号,怎么会无良呢?

    2021-07-30 11:35: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夺&之身。

    他确实是亲自动了手,只用一只手,便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

    2021-07-29 01:5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勾起了&的弧度

    面具男子见她醒来,绝美的唇微微勾起了一抹魅惑苍生的弧度,缓缓起身,来到了水池前面。

    2021-07-28 07:0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前的&分,带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面具男子,嗤嗤一笑,气息依旧凌乱,声音却清晰了几分,带着一点点力度,“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你为什么戴着面具,是自己长得太丑没脸见人吗?”

    2021-07-31 06:5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感受到&面具男

    四下,面具男子的属下被这暧昧的画面勾了魂,直勾勾地盯着两人,随即,他们在感受到面具男子周身所散发出的骇人戾气时,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2021-07-30 04:1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维在看&了。

    她心中怒意勃发,猛然抬起头,思维在看到面前的一切时,再次停滞了。

    2021-07-31 12:01:16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真丝&紧贴在

    她身材曼妙高挑,一袭素白的真丝中衣被液体浸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更加凸显她胴体的玲珑有致,里面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形成了无形的诱惑:线条优美的颈部,清冷的锁骨,腰肢如柳,双腿修长而笔直……

    2021-07-30 04:3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就要&。

    面具男子的属下靠近了她,在她的面前蹲下,伸手就要将她的衣衫全部褪下。

    2021-07-28 09:14:1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斑

    空气粘稠而潮湿,如同身在一座经久弥漫着浓雾的森林,四周的墙壁上,斑驳点点,墙角被青苔覆盖,竟成了整个地牢中唯一有生机的颜色。

    2021-07-29 11:43:0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