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尉迟信极美的唇缓缓地钩起一抹魅惑苍生的弧度,淡淡地地说,“她是怎么说的?”属下顿了顿,又低头,迟疑了片刻地说,“王妃说……王妃说她跟王爷吵架之后,因为生气,最终决定不给王闻言,尉迟信一张如魔似魅的妖孽脸立刻阴沉下来一分,咬了咬牙,暗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骂他是狗,真是活够了。。...

尉迟信绝美的唇缓缓勾起一抹魅惑苍生的弧度,淡淡地说道,“她是怎么说的?”

属下顿了顿,低下头,犹豫了片刻说道,“王妃说……王妃说她跟王爷吵架,所以生气,决定不给王爷治腿了,正好她院子里……院子里……”

尉迟信浓眉轻轻蹙起,缓缓侧过头,不急不缓地问道,“她院子里怎么了?”

属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王妃说正好她院子里有一条瘸腿的狗,她便把药给那条狗吃下去了,然后狗死了,王妃还哭着问絮儿会什么会这样。”

闻言,尉迟信一张如魔似魅的妖孽脸立刻阴沉下来一分,咬了咬牙,暗道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骂他是狗,真是活够了。

大掌紧紧握起,他沉声说道,“你继续跟着她。”

属下拱手说是,退了下去,南宫衍这才笑着说道,“没想到王妃还挺会演戏的,我真的怀疑,她以前的痴傻都是演出来的。”

尉迟信阴沉的神色仍不见好转,完全不管南宫衍说了些什么,寒声说道,“去给本王弄只母狗出来。”

南宫衍神色一滞,“母狗?王爷,你要母狗干什么?”

尉迟信冷冷一哼,“让你去你就去,你现在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南宫衍立刻起身,“王爷,我现在就去。”

尉迟信定定地坐在原地好一会,才缓缓起身,离开夜阑亭,回到了书房。

很快,南宫衍便带来了一只母狗过来,“王爷,你看这只还满意吗?”

尉迟信只看了一眼那只狗,“不行,换一只丑的过来。”

南宫衍神色之间闪过一抹不明所以,随即又了然,淡淡地笑了出来,“王爷,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尉迟信缓缓抬眸,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中涤荡着令人惊心动皮的魅惑,“南宫衍,你的皮子又痒了是吗?”

南宫衍立刻闭紧嘴巴,转身跑了出去,没一会,又换了一条其丑无比的狗带了过来,“王爷,你看这只行吗?”

尉迟信又看了一眼那只狗,并没有回答,命人弄了一块小木牌过来,提笔在上面写下了三个字:夏幼萱。

放下笔,他才开口说道,“挂在它的脖子上,以后,这只狗就是本王的宠物了,要好生养着它,如果它受到一点伤害,本王就为你是问。”

南宫衍吞了口口水,真想问尉迟信一句“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可是他哪敢啊,只能点点头说道,“王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看这只……夏幼萱的,不让任何人伤害它。”

尉迟信轻笑一声,“行了,你带它下去,找专人照看它,你只负责它的安全就行了。”

“是。”南宫衍说着,将那个小牌子挂到了狗脖子上,然后带着小狗离开了书房。

傍晚,夏幼萱回来,直接来到了主院,本想着告诉尉迟信一声,今天絮儿来找过她了。

虽然,尉迟信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夏幼萱觉得,她亲自说出口会比较好。

可是刚走进院门口,她便看到了那只带着她名牌的狗,咬了咬牙,她真恨不得上前和那只狗来一场撕名牌大战。

不过她现在最想撕了的是尉迟信。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疾步冲进大厅,气冲冲地来到了正悠闲自在喝茶的尉迟信面前,指着门外说道,“尉迟信你什么意思?我又怎么惹到你了?”

尉迟信缓缓放下茶杯,一抹邪气与高贵的气息被揉成一团,镶嵌进了他的眉宇之间,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但夏幼萱现在可爱不起来他,她真的要恨死这个男人了。

“爱妃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温润一笑,他故作不明所以地问道。

夏幼萱快要被他这个没事人一般的态度气炸,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为什么,尉迟信,你派人跟踪我,知道了我今天跟絮儿说的话了是吗?那你要我怎么说?我难道要跟她说实话吗?”

尉迟信人畜无害地笑着,“爱妃在说什么?本王为什么听不懂?本王只是看到那只狗长得跟爱妃……情不自禁就想到了爱妃的名字,仅此而已。”

夏幼萱原本还是愤怒,听到尉迟信这么说,简直是火冒三丈,“你想说什么?说那条狗跟我很像?尉迟信,你是王爷,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你也不要欺人太甚了,我……我跟你没完!”

她吼完,转身便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水榭,她立刻叫来了八两,“八两,你看到主院的那只狗了吗?”

八两将夏幼萱神色之间愤怒尽收眼底,微微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子,发生什么事了?”

夏幼萱雪白的贝齿咬了咬樱唇,深吸了一口气让那个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你去看看主院那只狗长什么样子,然后出去给我找一只比那只狗难看一千倍的公狗带回来。”

八两神色之间闪过了一抹困惑,也没敢再继续追问下去,立刻转身跑了出去,来到主院。

在见到那只狗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名牌时,八两便彻底了然夏幼萱生气的原因,也知道了她让他出去弄只公狗回来是为了什么。

如果他真的带了只狗回来,就是对尉迟信的大不敬,但是尉迟信这样羞辱夏幼萱,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所以八两决定,管不了那么多了,为主子出口气要紧,如果尉迟信真的怪罪下来,他就把一切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这般想着,八两便真的跑到了外面,弄了一只比主院那只狗还要丑上一千倍的公狗回来,送到了夏幼萱的面前,“主子,你看还满意吗?”

夏幼萱是真的被那只公狗丑到了,笑到眼泪止不住往下流,连连点头说道,“就它了就它了,八两,你再去弄个小木牌,然后写上尉迟信的名字挂到它的脖子上。”

八两已经豁出去了,立刻照做,没一会,这只小狗的名牌便做好了。

夏幼萱得意至极,却也没有抱着这只小狗到尉迟信面前得瑟,她自己过过瘾就好了,要是被尉迟信看到了,一定又会把她关进牢里的。

水漾看了眼狗脖子上的名牌,轻叹了一声,眉心轻蹙说道,“主子,被王爷看到了,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一口气&分,带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面具男子,嗤嗤一笑,气息依旧凌乱,声音却清晰了几分,带着一点点力度,“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你为什么戴着面具,是自己长得太丑没脸见人吗?”

    2021-07-29 12:27: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这些&重点是

    但很明显,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体内的燥热越来越难耐,一股空虚感紧随而来。

    2021-07-29 09:16: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清醒&来的力

    女子意识到危险临近,紧紧咬着下唇让自己清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她一把将面前的人推开,再次踉跄着站起身。

    2021-07-29 02:3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手臂&般细滑

    男子的对面,是一个方形的水池,长宽一丈,池深半丈,水池内,女人手臂向上伸展,手腕被铁索铐着,袖子滑落下去,露出白玉般细滑柔嫩的手臂,胸口以下,浸泡在池内的不明液体中。

    2021-07-31 06:23:11详情点赞(0)回复(0)
  • 紧贴在&修长而

    她身材曼妙高挑,一袭素白的真丝中衣被液体浸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更加凸显她胴体的玲珑有致,里面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形成了无形的诱惑:线条优美的颈部,清冷的锁骨,腰肢如柳,双腿修长而笔直……

    2021-07-29 10:29: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击力被

    下一刻,冰凉的水便带到巨大的冲击力被泼到了女人的身上。

    2021-07-29 06:14:11详情点赞(0)回复(0)
  • ,玉冠&他周身

    他身穿一袭墨蓝色锦制华服,玉冠束发,虽看不清他的面容,他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慵懒邪魅的气场却足以深深吸引着每个人的感官神经。

    2021-07-30 12:08: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墙壁&整个地

    空气粘稠而潮湿,如同身在一座经久弥漫着浓雾的森林,四周的墙壁上,斑驳点点,墙角被青苔覆盖,竟成了整个地牢中唯一有生机的颜色。

    2021-07-30 01:42: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