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夏幼萱撇撇撇嘴,“那就把它藏出来不让尉迟信看见好了,嘛那块牌子不许摘下去,尉迟信的那只狗挂多久,我的狗就得挂多久。”水盈忧心忡忡地看了眼夏幼萱,顿了顿地说,“主水漾忧心忡忡地看了眼夏幼萱,顿了顿说道,“主子,明天是回门的日子了,你如果不跟王爷好好相处的话,王爷不陪你回门,到时候会被笑话的。”。...

夏幼萱撇撇嘴,“那就把它藏起来不让尉迟信看到好了,反正那块牌子不准摘下来,尉迟信的那只狗挂多久,我的狗就要挂多久。”

水漾忧心忡忡地看了眼夏幼萱,顿了顿说道,“主子,明天是回门的日子了,你如果不跟王爷好好相处的话,王爷不陪你回门,到时候会被笑话的。”

“回门?我倒是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可不可以不回去啊?”夏幼萱问道,神色之间闪过了一抹不情愿。

丞相的女儿早就死了,她和丞相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真的不想和丞相周旋。

当然,她也绝度不会放过丞相那老头的,只不过暂时,她只想先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对付悦贞依身上。

夏不为或许真的是有目的地将她嫁给尉迟信,所以一时半会还不会对她怎样,但是悦贞依就不一样了,那女人现在一定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想要害她。

所以,她现在最大的敌人应该是悦贞依,而不是夏不为。

“主子,怎么可以不回门呢?”水漾微微一笑说道。

夏幼萱长吁了一口气,“回门有什么用?就走个形式而已,我去问问尉迟信,如果他也不想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

来到了主院,她在书房找到了尉迟信,开了门,她直接进去,又随手关上门说道,“尉迟信,明天就要回门了,我呢对此没什么意见,你就坚持你自己的想法就行了,我是不会强迫你跟我回去的。”

尉迟信慵懒地抬眸,迎上她的视线,淡淡一笑,不急不缓地说道,“本王正想派人去提醒爱妃,明天是回门的日子,明早你要早点起来。”

夏幼萱一怔,微微敛起了一双弯黛,“尉迟信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啊?”

尉迟信眼梢微微向上挑起,更添撩人风情,“当然不是,陪爱妃回门,这是本王的职责。”

咬了咬牙,夏幼萱点点头,“你做的很对,那我也有我的职责,我应该向王爷学习才是啊,你先在这等我,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说着,夏幼萱转身跑了出去,没一会又返了回来,手中还拎着一个药箱。

将药箱放到尉迟信的书案上,夏幼萱边打开边说道,“我答应帮你治病的,这两天一直贪玩,把你的事情都忘记了,我现在就给你做针灸。”

她说着,将针都拿了出来,放到书案上,几步来到了尉迟信的旁边,直接蹲了下来,抬手便要掀开尉迟信的长袍。

“夏幼萱你放肆!”尉迟信低吼一声,一抬手便将夏幼萱那只造肆的小手打开。

“别害羞啊,王爷,我都答应要为你治病了,我应该说到做到的,这是我的职责啊,王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让你能够享受鱼水之欢,嗯?来,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夏幼萱一脸下流的笑容。

当然,她对尉迟信的那个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想要羞辱羞辱他而已。

尉迟信自然知道她的心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沉声说道,“不要脸的女人,还不滚出去!”

夏幼萱知道在古代,像她这样急着扒男人裤子的女人一定会被说成不要脸。

可是她来自二十一世纪,前世,她都不知道看过多少男人的裸体了……当然,那些都是死人。

不过尉迟信和死人也没什么分别,他根本就是不举,正因为如此,夏幼萱才想要羞辱他的。

“王爷,我滚出去怎么给你治病呢?你难道不羡慕南宫衍他们吗?你难道就不想做一个正常的男人吗?”夏幼萱不知死活地说道,小手迅速掀开了尉迟信地长袍。

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传来,夏幼萱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人已经在半空中飞出了长长的一段距离,然后实实在在地与那扇门来了一次最最亲密的接触,紧接着,整个人便以自由落体的速度跌到了地上。

一双弯黛吃痛蹙起,池夏依捂着自己的胸口看向尉迟信,尉迟信这时弯下腰去,捡起地上夏幼萱用来给他针灸的针,一个用力面全部扔到了夏幼萱的身上,“不想死就快点滚过去。”

而夏幼萱此时已经忘记了浑身的痛楚,刚才尉迟信灵活弯腰的那个动作,深深地引起了夏幼萱的怀疑。

水漾跟她说过,尉迟信的双腿在五岁那年被假山上掉下来的大石头压断,自此以后便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的腿被压断是一回事,神经也肯定被破坏了,但是刚才尉迟信能那么灵活地弯下腰去,这就说明,他的双腿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

夏幼萱的心底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很有可能,尉迟信是在装瘸。

当然,这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如果想要进一步证实她的猜测的话,她必须要接近尉迟信才行。

但现在很显然,尉迟信不让她靠近,她现在也不能硬来,不然尉迟信恼羞成怒,杀了她都有可能。

这般想着,她捂着胸口,艰难地站起身,轻咳了两声说道,“王爷,我是真心想给你治疗的,如果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说完,她便忍痛迅速溜了出去,因为愤怒之中的尉迟信,她是打心眼里害怕的。

回到了水榭,夏幼萱立刻让水漾找出了消肿祛瘀的药膏出来,让她帮忙擦到自己的后背上。

水漾看着夏幼萱的后背那一大片青紫,眉心不由紧紧蹙起,“主子,你这是怎么弄得呀?”

夏幼萱趴在床上,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是尉迟信那个狠心的人弄的,连女人他都打,我是要帮他治病,又不是害他。”

水漾一惊,“王爷打你了?”

“可不是嘛,水漾,干脆,我跟他离婚算了,我带着你还有八两,我们三个人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开心心得过生活,多好,总好过在这里受气,你说是不是?”夏幼萱双手交叠在一起,下巴抵在上面,叹息着说道。

水漾将药膏轻轻地涂抹在夏幼萱的伤患处,“可是,我们能去哪里呢?丞相会放过我们吗?如果让皇上知道了,就更加不得了了。”

夏幼萱想想也是,看来想要逃走这个办法,一时半会是行不通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她改改自己的火爆脾气,不要和尉迟信对着来。

可是每次尉迟信惹她生气,她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想想也是她自己不好,都已经工作了,还没变得成熟一些。

想当初,她为了出人头地,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别人在吃喝玩乐的时候,她在读书,别人在谈恋爱的时候,她在读书,她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终于坐上了世界第一法医的位置上。

可到头来,一切都白费了,读了那么多书学了那么多东西,她甚至都没有变得成熟一点,想来,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作者:马语孝分类:次元神秘点击: 22557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娶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竟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仅仅能仵作,会针灸呢,要不然能治好男子面带白色面具,坐于桌旁,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只露出绝美的唇。。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4章 夫君求情,皇上饶命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5章 血气方刚,不能人道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6章 他的质疑,她不像她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7章 送她砒霜,一箭双雕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8章 面貌特征,竟是絮儿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9章 想被爆菊,你是受啊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0章 砒霜来历,全盘说出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1章 喜欢侧妃,王妃吃醋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2章 被人跟踪,发现絮儿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3章 一只母狗,名叫幼萱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4章 扒他裤子,给他针灸
第15章 真瘸假瘸,今晚揭晓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6章 装疯卖傻,嘲笑妹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7章 残王傻女,天生一对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8章 决定学武,找个师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19章 答应保密,一个条件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0章 侧妃进门,神秘精灵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1章 不是血胎,而是血蛊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2章 侧妃请安,王妃装傻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3章 揭穿絮儿,侧妃惊恐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4章 侧妃请罪,王爷免罚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5章 地下王朝,天幽魔尊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6章 女人于他,全都一样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7章 给你治病,交换休书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8章 要想治病,必须脱裤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29章 悬崖边上,寻找草药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第30章 滚落悬崖,失去意识
  • 黛微微&内难耐

    一双弯黛微微敛起,女人终于苏醒了,一起苏醒的,还有她体内难耐的燥热。

    2021-07-27 11:10:24详情点赞(0)回复(0)
  • &情欲所

    她觉得自己的意识就快要被情欲所掌控,有火苗在她的身体内燃烧着,周身潮湿粘稠的空气更让她难受之极。

    2021-07-25 04:50:3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面挂&着细小

    一头乌黑散落在肩上的秀发,被水浸湿,紧紧贴着她的脸颊,她低低颔首,蝶羽般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上面挂着细小的水珠,在幽幽的烛光下,闪着淡淡的光芒。

    2021-07-26 07:5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凉,女&了一口

    身子一凉,女人倒吸了一口气,舒服地嘤咛一声,缓缓爬起,向男人而去。

    2021-07-27 08:29: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接到他

    竖起大掌,身后的一众属下接到他的命令,纷纷退了出去,整个地牢之内,瞬间便剩下他们两个人。

    2021-07-26 09:20: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无波无&带一丝

    “泼醒她。”面具男子声音冰冷,无波无澜,不带一丝感情。

    2021-07-25 08:06:5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真丝&骨,腰

    她身材曼妙高挑,一袭素白的真丝中衣被液体浸湿,紧紧贴在她的身上,更加凸显她胴体的玲珑有致,里面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形成了无形的诱惑:线条优美的颈部,清冷的锁骨,腰肢如柳,双腿修长而笔直……

    2021-07-27 01:3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确实&走了她

    他确实是亲自动了手,只用一只手,便夺走了她的处子之身。

    2021-07-25 04:46:5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