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9章 活体试验

王牌赢家:第29章 活体试验

我跟陈雪商议好了,让她像平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学校,接着我会在后面跟随她,看一看究竟是否可以有人暗中监视。实际上自己在这另一方面并也没什么经验,而已死马当活马医,李洁是萨的事情其实自己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死马当活马医,李洁是拉拉的事情,知道的人没几个,她信任的人更少,所以我便成了她最好的的选择。。...

我跟陈雪商量好了,让她像平时一样坐公交车回学校,然后我会在后面跟着她,看看到底是否有人盯梢。

其实自己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死马当活马医,李洁是拉拉的事情,知道的人没几个,她信任的人更少,所以我便成了她最好的的选择。

我先离开的玫瑰苑小区,在旁边的公交车站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看到陈雪穿着浅蓝色牛仔背带裙,黑色t恤,外加奶白色的帆布鞋走了出来,她这身打扮十分的小清新,再加上漂亮的容貌,让她的回头率很高。

“陈雪,你应该还没被男人碰过吧,等哥收了李洁,就再把你收了,嘿嘿!”看着陈雪的大白腿,我在心里暗暗意/淫道。

一路上,陈雪换了三趟公交车,我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但是并没有发现跟踪她的人,于是心里不由的暗暗猜测,是不是陈雪太敏感了,人家盯着她看,她就认为别人在跟踪。

陈雪这种校花级别的女孩走在街上的回头率实在太高了,跟了她这一路,我发现有三名男子上前搭腔,可惜都被婉拒了。

快到江城大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黄三,黄胖子的表弟,经常去梦幻娱乐会所免费睡b级女公关,所以自己倒是认识此人,没有想到在江城大学的门口给碰见了。

我在梦幻娱乐会所里边就是一个虾米,黄三不是会所的人,只是经常去玩,所以我认识他,他却不认识我。

女人的第六感真可怕,陈雪的猜测没错,还真有人在跟踪她,而跟踪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黄胖子的表弟黄三。

看到前边的陈雪走进江城大学的校门,黄三立刻跟了进去,于是我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陈雪的电话。

“喂,浩哥,有人跟踪我吗?”电话刚刚接通,便传来了陈雪的询问声。

“有,是黄胖子的表弟黄三,你最近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学校了。”我说。

“好的,谢谢你浩哥。”

“不客气!”

跟陈雪通完电话之后,我又跟李洁说了一声,同时提醒她,她拜托自己的事情已经圆满完成,希望自己拜托她的事情也能尽快完成,可是没想到她竟然支支吾吾的说会尽力而为。

“尽力而为,我靠,李洁你玩我?”我对着手机嚷道,可惜她已经挂断了电话,我再拨过去的时候,发现打不通了,很可能她把自己拉进了黑名单,我猜测。

“李洁,等回家再找你算帐。”

我满肚子怒火的回到家,发现李洁正在独自喝红酒,于是气冲冲的走到她的面前,说:“李洁,你玩我是吧?”

李洁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之中有一丝自嘲,说:“我被调到了公司的业务顾问部养老,我才三十岁啊,呵呵,以前巴结我的人,跟我很熟悉的人,现在都开始躲我,刚才我打过电话,可惜一个小职员现在都不搭理我。”

本来自己满肚子怒火,但是看到李洁的无助和自嘲,心不由的软了,自己被小混混刮花了车,求一个女人帮忙替自己出气,本来就很窝囊了,再朝对方发火,好像自己太不爷们了。

于是下一秒,我的火气消了,随手拿了一个酒杯,倒了一杯红酒,说:“我陪你喝!”

“谢谢!”这是李洁第一次对自己说谢谢。

“跟踪陈雪的是黄胖子的表弟黄三,肯定是黄胖子授意。”我说。

“唉,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的一切力量都源于那个职位,现在我从那个职位上下来了,怕是根本不是黄胖子的对手。”李洁失魂落魄的说道。

“只要有钱,没有对付不了的人。”我说。

“钱,我倒是不缺,家里也还有点家底,但是不到那一步,我真不想跟黄胖子拼个你死我活。”李洁毕竟是一个女人,心里没有一股狠劲。

……

这一天,自己和李洁两人说了很多话,最后我们两人都喝醉了,勾肩搭背醉倒在沙发上。

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我猛然想起孙老好像让自己下午三点钟过去,随后看了一眼仍然在沉睡的李洁,心里暗暗的后悔,如果自己没有喝醉的话,是不是可以……我的目光朝着李洁裸露在外的大腿看去,然后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大腿——好光滑啊!

嗯?

我的手掌刚刚碰到她的大腿,李洁便轻哼了一声,活动了一下身子,腿伸了开,睡裙滑落,露出了里边的黑色丁字裤,我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真想上了她,可惜自己知道于情于理现在都不能这样做。

压下心中的邪火,回卧室拿了条毯子盖在李洁身上,然后急速的出了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春夜桑拿城而去。

当自己出现在孙老面前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八点钟了。本来以为他会发火,然后把自己赶回去当按摩技师,但是没有想到,孙老仅仅看了我一眼,说:“跟我来。”我跟着他走进了一间房间。

“把衣服脱了?”孙老说道。

我有点不情愿,问:“为什么要脱衣服?”

可惜孙老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脱或者滚蛋。”

听到这话,我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感觉,难道这老头是一个同/性恋?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妈蛋,如果对方是同/性恋老变态的话,自己宁愿下楼当按摩技师。

“那个……孙老,我的性取向正常,你……”我结结巴巴的对孙老说道。

孙老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眨了一下眼睛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脱衣服,想什么呢,我要试针。”

“试针?”我瞪大了眼睛,看到孙老拿出了一盒银针,原来他要拿自己做人体试验啊。

“那个,我可不可以拒绝?”自己又没病,可不想让老头给扎成马蜂窝。

“我这里不是避风港,想在这里待下去,就得有自己的价值。”孙老说道。

我明白他的意思,要么给他当活体试验的对象,要么滚下去当按摩技师。

“让我想想。”我说。

“给你一分钟的思考时间。”孙老说道。

“会有危险吗?”我问。

“什么事情没有危险?”孙老反问道,他的话越来越让我心里觉得不安,但是就这么到楼下去做按摩技师,自己又有点不甘心,因为做按摩技师肯定也会遇到各种困难。

“你还有三十秒的思考时间。”孙老看着手表对我提醒道。

“那个,孙老,你是否可以把你的针灸和按摩之术传给我?”我问。

“不可以!”没想到对方竟然断然拒绝了。

“啊!”

“不过你待在这里,我给客人按摩的时候你可以跟着学,能学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孙老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再次陷入思考。

可能看到我仍然在思考,孙老接着说道:“也许那天我心情好,可以教你二招,只要在我这里学到一点东西,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他的这一句话打动了我,于是最终一咬牙,说:“扎吧!”

我脱光了衣服,为了以后衣食无忧的生活,把心一横,躺在了榻榻米上。

开始的几针,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扎到最后,我感觉全身动不了了,一点力气都没有,明明是自己的身体,但是却好像不受自己控制,心中大惊:“孙老,我怎么感觉好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可惜自己的疑问并没有得到孙老的回答,下一秒,他在我咽喉处扎下了一根银针,瞬间我的声音戛然而止,自己不能说话了。

本来自己身上穿着一条短裤,在失去身体控制权之后,短裤被孙老给扒了下来,我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暗道:“他不会真是一个老变态吧?难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

还好下一秒,孙老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叫王浩对吧,我正在研究怎么样用针灸之术刺激男性的生理机能,需要一名处男当活体试验,所以才会把你带在身边,也不会每天都拿你做研究,你如果同意的话,我可以保你在这里不受任何欺负。”

孙老的那根银针可能扎在自己的哑穴上,自己现在根本说不了话,也动弹不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孙老说。

而此时我却在心里大骂:“老王八蛋,你大爷的,老子被你扎了哑穴,说个屁的话,操!”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的下面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当自己恢复自由之后,发现下面被扎了几十个针孔:“老王八蛋。”我心里一阵害怕。

孙老收好银针,朝我看来,此时的我阴着脸,凶巴巴的盯着他。

“小子,想好了没有?”

“不干,老子宁愿下楼当男按摩技师。”我大声说道。

“你可想好了,当男按摩技师,有时候不但要伺候老女人,甚至还可能伺候男人。”孙老说道。

“什么?”我刚往前走了二步,听到他的话,立刻停了下来,伺候男人?这他妈想要了老子的命啊,不过嘴上却不想认输:“我只按摩,不卖身,男女都不伺候。”

“呵呵,那可由不得你,再说你是黄胖子的人,不像其他人,不想干还可以离开,你能离开吗?”孙老一脸吃定我的模样。

“我、我、我……”这一下孙老真得点中了自己的死穴,自己确定不敢跑。

“小子,好好跟着我,也许那天心情好,真会传你两手,到时候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孙老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眼神有点发呆:“他妈的,老子的命怎么这么苦!”

王牌赢家

王牌赢家

作者:小豌豆分类:穿越重生点击: 6182  

  我叫王浩,大学本科毕业后,找将近好工作,混了五年,一事无成。正当自己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出乎意料的电话,却让我的命运会出现了拐点。这天,自己又失业了,交了下个月房租之后,身上仅仅只剩下了三百多块钱,这点钱在江城就算是省着花也熬不了一个礼拜,我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甚至于脑海之中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危险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叫李洁&就是马

    张姐说,女方叫李洁,三十岁,是个高管,只要通过对方的面试,就可以给二十万的聘礼,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马上结婚。

    2020-10-26 12:3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切归

    大约五分钟之后,两人停了下来,一切归于平静,只有淡淡的呼吸声……

    2020-10-28 01:03: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拿着钱&洁的事

    本来自己想着过个一年半载就离婚,再捞点钱,然后就拿着钱回乡里找个黄花大闺女结婚生子,现在看来是异想天开了,李洁的事情绝对不可能让别人知道。

    2020-10-25 02:2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隐情&个处男

    至于什么隐情,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万的聘礼对于贫困的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再说了,因为穷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还是一个处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2020-10-28 12:22: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脸上&物喝酒

    结婚当天,我就像一个木偶似的,跟在李洁旁边,脸上始终带着卑微的笑容,跟一个一个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来自己都麻木了。

    2020-10-25 08:21:19详情点赞(0)回复(0)
  • 美的容&觉。

    这次见面,李洁穿得很随意,牛仔裤配t恤,配上她绝美的容颜和短发,隐隐有种男女通杀的感觉。

    2020-10-27 10:30: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母亲可&心,听

    李洁的母亲可能为她的婚事没少操心,听说我跟李洁登记领证了,立刻审查起关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况叙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发现李洁的母亲眉头紧促,一脸的不满意。

    2020-10-27 04:07:4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意外&了拐点

    正当自己处于人生低谷的时候,一个意外的电话,却让我的命运出现了拐点。

    2020-10-27 05:0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大约&因为这

    我思考了大约十几秒钟,最终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了手印,因为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好像没有什么损失,无非就是结一次婚而已,但是却能收获二十万人民币,所以签字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2020-10-26 07:30: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