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5章 欢迎少爷,少奶奶回家!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5章 欢迎少爷,少奶奶回家!

“好了,别哭了了,我来带你回去。”靳言渊见状轻轻地搂住季初晓,哑声道。靳言渊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季初晓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止都止忍不住。登时弄的靳言渊没了脾气,有些无靳言渊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季初晓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止都止不住。。...

“好了,别哭了,我来带你回家。”靳言渊上前轻轻搂住季初晓,哑声道。

靳言渊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季初晓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止都止不住。

顿时弄的靳言渊没了脾气,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因为靳言渊长这么大,还真就没有哄过女人,就连之前的乔碧瑶也是,他也从未哄过,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哄一个哭了的女人。

季初晓哭了好一会儿,才将心中的委屈宣泄出来。

哭过之后,才觉得尴尬。

此刻的她正抱着靳言渊的腰身,将眼泪鼻涕什么的全都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靳言渊见她终于不哭了,心底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走吧。”靳言渊放开季初晓说道。

季初晓看着他,没有动作。

“怎么?还想让我抱你?”靳言渊之前用嘲讽的语气跟季初晓说话已经说惯了,就是现在是真的在问她的意见时,听在季初晓的耳朵里,让然是嘲讽。

季初晓脸色一僵,垂下头,低声道:“我……我的腿暂时走不了路。”

“腿怎么了?”靳言渊心里一紧,伸手就要去掀盖在季初晓腿上的被子。

“我没事,就是腿用力过猛,有点疼,你让冷封或者谁的背我一下就好了。”季初晓制止住他的手,连忙说道。

靳言渊定定的看着季初晓,好半晌,才点点头,将冷封着了招了过来。

“背上她,让人去买机票,我们直接回去。”

他是真的不愿意让季初晓在这里待着了。

原本他是想在他的会议结束以后,剩下的两天时间带着季初晓好好地玩一玩,结果没有想道发生了许多这样那样的事情,还令季初晓受了不小的伤。

虽然他身上也带了伤,但这对于他来说,只要这伤不致命,那就算是小伤了。

在车上……

季初晓坐在后座,旁边是靳言渊。

“这么远的路,你的伤真的没有关系吗?”季初晓担心的问道。

靳言渊摇摇头,“没事。”

季初晓张张嘴还想说写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车内一时无言。

快到机场的时候,假寐的靳言渊才开口道:“夏倾心的那个将你带出医院的那个人,我已经将他送进局子里了。”

“……”有钱有权人的解决方式吗……季初晓囧囧的想,却一点也对夏倾心同情不起来。

庞大的靳宅,如同一个城堡,一排排的佣人,一字排开,用最洪亮的声音欢迎主人回家。

然而一路走来的男人却没有一点回复他们的样子。

一个白衣女人站在大门口,一身干练的白衣,一头棕色的长发,一副不怕主人的样子,悠悠说道:“欢迎少爷。少奶奶回家。”

季初晓一阵汗颜。不过是回个家,用的着这么大阵仗么?

她朝那个白衣女人微微一笑,然而那白衣女人并没有把季初晓放在眼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靳言渊。

季初晓心里暗道:“看什么看,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吗?”

靳言渊却是淡然。

回到别墅内却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一进门就像季初晓扇了过去。

却被靳言渊的手抓住。

靳欣看着靳言渊,弄得手都红了,道:“哥,你弄痛我了。”

靳言渊的双眉微微皱起,“你太放肆了。”靳言渊的话不留一点温度,让人听了发寒。

“哥,明明是她的错,你为什么对我这个态度!”

靳言渊看着靳欣目光坚定道:“我的女人我自己会教训,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靳欣看着靳言渊目光的坚定有些不可置信,除了那个女人,他的目光里就再也没有过这种表情,现在他是怎么了?

靳欣恶狠狠的看向季初晓,让季初晓的目光有一些闪躲。

靳言渊拉起季初晓的手走上了楼。

冷封路过靳欣身边,对靳欣说:“小姐,你不该这样。”

靳欣翻了个白眼:“我想怎样你管我,你最多是我哥身边的一条狗,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你来说。”

冷封微微勾唇,不言语走上了楼。

靳欣气的牙痒痒,喊道:“冷封你个混蛋。”

然而冷封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

靳言渊看着坐在床上的季初晓,双眉一皱,“有事?”

季初晓摇了摇头,起身为靳言渊脱掉外衣穿上浴衣,道:“去洗澡吧。”

靳言渊没有说话抓起季初晓的手,季初晓一愣,这种场景好像在哪见过。季初晓松开靳言渊的手,“我……我例假。”

靳言渊看着季初晓悠悠的说“淋浴。”

不一会,里边就传来了水声。

“你手放哪了?”

“你干嘛?松开。”

“你……你……”

季初晓轻轻地一推将靳言渊推到在玻璃门上,玻璃门发出哐当的响声。

靳言渊一声闷哼“嗯~”季初晓看着靳言渊痛苦的表情,急忙上去扶。

“你没事吧?”季初晓吓坏了,神情慌张的问。

却见靳言渊在哪站着一动不动。

季初晓看着白色纱带慢慢的被红色血液染红,季初晓慌了,“我去拿药。”

刚要走出去,靳言渊就将季初晓拽了回来,“拿过毛巾来。”

季初晓照做拿着干净的白色毛巾递给靳言渊……

靳言渊深深地看了季初晓一眼,自顾将白色毛巾围到了白色纱布围紧,走出了浴室。

次日一早,季初晓慢悠悠的醒来,却没有看到身边的人。

昨天晚上,季初晓要给医生打电话,靳言渊不让,只是让季初晓重新上药包好。

由于靳言渊的伤,两个人纵然情动,但也没有办法做下去。

“咔咔……”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

季初晓听见了,却懒得回应。

门外的人不死心,又敲了几声门,季初晓这次是直接将头蒙进了被子里。

直到门外的人破门而入,季初晓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

身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走进房间,淡淡道:“夫人,该起床吃饭了。”

季初晓看了这个白衣女子半晌,才恍惚的回过神来嗯了一声。却没有动。

“夫人,你该起床了。”白衣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的。

季初晓坐起身,看了看那女人,说实话她有一点起床气,此时正一脸不满的看着那女人。

白衣女人也不畏惧,利眸对视上她的眼睛,道:“我是这的管家,负责夫人和少爷的起居。我姓刘。”

季初晓打着哈切点着头,“那我叫你刘姐好了。”

刘姐点头,对季初晓叫她什么一点也不感兴趣。

“宅子的起居是从早上七点钟起床吃饭,然后夫人会有少爷安排的活动。”刘姐一样样的给季初晓说着。

季初晓似懂非懂的点头,她本就是上流社会的人,又怎么不知道应酬一类的事,只不过风水轮流转,现在的她低人一等,再也没有了往日傲娇的资本。

所以刘姐说什么,她就点头就好了。

“夫人明天会有一个上流社会的晚宴,都是些名媛和贵妇人。”刘姐非常详细的对季初晓说。

季初晓点头,问道:“只有我自己吗?”

刘姐点头,“对,这是名媛之间的交流会,说是交流会倒不如说是攀比自己的丈夫、父亲。”

季初晓有点无语,自己的丈夫还要攀比?

刘姐拿出一套首饰,凭借季初晓的眼光当然可以看的出这套首饰价值连城。

“这……”

刘姐认真的为季初晓讲解:“这是City公司出品的独一无二的海蓝项链套组,少爷用2500万美金拍卖而来,是为夫人准备的压轴物。”

季初晓算是明白了,感情明天的交流会不是交流会而是比谁的老公为自己花钱花的多……

季初晓点头,表示她已经听明白了。

“明天会有三个人陪着你去。”

“恩。”几个人去有什么区别吗?季初晓在心中吐槽。

季初晓看着里边的蓝色钻石,心道靳言渊真心是大手笔呀,2500万金,就买了这么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破玩意儿。

季初晓正想再睡个回笼觉,结果一阵铃声传来,季初晓拿起手机,看到是纪柏尤的号码,轻声的说:“喂?小柏。”

那边立刻传来纪柏尤的怒吼声:“你这几天死了么?不知道和我联系!”

“我这几天出国刚回来。怎么了?”

“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啊?”纪柏尤闻言很是不开心。

“不是,你最近很闲是吗?”电话这边的季初晓很是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纪柏尤几乎快被季初晓气的吐血了,亏得他还想她了呢,结果呢?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竟然还问他是不是闲的!

“是,我就是闲的,闲的没事儿才会想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女人!”纪柏尤气哼哼道。

“……”季初晓竟然被顶的无言以对。

好吧,她的确是没有良心,因为这段时间因为靳言渊的伤,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任何的事情,所以……好吧,这段时间还真是忘了他了。

“季初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纪柏尤的气还是没有消下去,又涨了许多。

没有听到季初晓的回答,知道她是心虚了。

“好了好了好了,是我的错好了吧。是我对不起你,我的良心现在好痛啊!”季初晓投降认错,希望能将纪柏尤哄开心了。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季初晓

    季初晓抿了抿唇,瑟缩着从地上爬起来,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了视死如归。

    2020-12-01 11:13: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姐,我&过手机

    “季小姐,我是护士站的,请问您奶奶的医药费您什么时候过来交齐?如果再交不上,只能抱歉了。”护士那温和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了过来,但是说出的话,却让季初晓本就凄凉的心中再次浇了一盆冷水。

    2020-12-01 07:5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他,&她,她

    她并非第一次打他,每一次打他,他都会想出千百种方法在床上折磨她,她知道自己逃脱不了惩罚。

    2020-11-29 03:3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别&整三个

    终于可以出去可吗?她已经被关在这个别墅,整整三个月了。

    2020-11-30 07:10: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天色越&来越暗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季初晓的心底越来越寒。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否则,奶奶只能受苦。

    2020-11-30 09:1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夜漫长&渊好似

    夜漫长而深邃,房间中靳言渊好似不知餍足的狮子,一次次的要着季初晓,即便她已经累极睡去,他依旧不放过她。

    2020-11-30 02:42: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晓吓得&,惊恐

    季初晓双脚刚落地,就听到身后一道如同来自地狱魔鬼的嗓音,季初晓吓得啪跌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靳言渊。

    2020-11-29 07:37: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