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7章 嘴角的弧度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第27章 嘴角的弧度

而靳言渊也就直接做了,靳言渊在这件事上还真的极少有瞻前顾后的情况,一般是想做什么就直接做。季初晓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躲了一下,但靳言渊哪里能让她躲呢,捂着伤口的季初晓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躲了一下,但靳言渊哪里能让她躲呢,捂着伤口的那只手顺势按住季初晓的头,不让她躲避。。...

而靳言渊也就直接做了,靳言渊在这件事上还真的很少有瞻前顾后的情况,通常就是想做什么就直接做。

季初晓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躲了一下,但靳言渊哪里能让她躲呢,捂着伤口的那只手顺势按住季初晓的头,不让她躲避。

这种情况不是那种热恋当中的情侣之间才做的吗,他们之间做这种事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季初晓显然忘记了,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法律已经承认的夫妻了,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与他联系在一起。

因为之前靳言渊对她做的事,所以季初晓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是夫妻,而是认定这就是他的一种手段,一种可以就近折磨报复她的手段。

“小初……”突然,头顶上传来一声喟叹,然后就是他沙哑的叫着她的名字。

季初晓被他叫的心尖发烫,突然间就有些恐慌了,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握不住了。

“我们还是快去洗澡吧。”季初晓连忙制止靳言渊,怕他一会儿再继续做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但是说完,季初晓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尖,自己说这种话不就像是在暗示什么吗!

果然,闻言,靳言渊轻笑一声,道:“既然你这么亟不可待了,那么我这就满足你啊。”

季初晓被他的话弄的脸颊发烫,搂着他腰身的手忍不住在他腰间拧了一把。

这下,靳言渊笑的更大声了。

靳言渊觉得,这样的季初晓真是太可爱了,简直是想让他忍不住的抱进怀里好好的亲昵一番。

“……”谁能来告诉她,她是不是遇到了假的靳言渊,怎么他今天和往常有些不一样呢!

“你还要不要洗了。”季初晓觉得自己都快被他给玩坏了,今天的靳言渊是假的吧,是的吧!

“恩,当然洗了。”靳言渊很是辛苦的忍着笑意的点着头。

季初晓不再说话,怕自己再说话的话又会落入他的圈套。

浴室内……

靳言渊穿着拖鞋站在浴室中央,张开手臂,像是古代的皇帝一样,等着季初晓给自己脱衣服。

季初晓现在不愿与他再计较着什么,多说多错,她觉得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

季初晓先给靳言渊的睡衣带子解开,指尖有些颤抖,她垂着眸子,令人看不清那里面的情绪。

随后,季初晓又给靳言渊将睡衣脱了下来,露出他精壮的身材,季初晓为他脱衣服的时候避免不了的与他肌肤接触。

每一次她的手指碰到靳言渊的肌肤的时候,靳言渊就仿佛被电了一下,心尖就好像是被羽毛撩拨了一般,酥痒酸麻。

季初晓为靳言渊脱完睡衣,靳言渊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一件黑色平角的内裤。

就在季初晓脸红心跳的准备脱去靳言渊的内裤时,却被靳言渊一把抓住了手,那双幽深而遂染的眼神深深的看着季初晓。

季初晓吞咽了一口口水,他……他不会又发情了吧。季初晓正想找什么借口开脱掉,就见靳言渊说出了令她尴尬无比又有些气闷的话。

靳言渊说:“内裤就别脱了,擦擦身上就好。毕竟身上还有伤。

“……”季初晓深深的觉得自己又被耍了,抿了抿唇,憋了好半天才憋出‘行吧’俩字。

见季初晓这憋屈的小模样,靳言渊很是给力的忍住了笑出声,但是唇角的弧度却是渐渐变大,怎么也收不住。

最后,季初晓像是擦桌子玻璃似的为靳言渊擦完了身子,又给他穿衣服,扶着他又躺到了床上。

整个过程,季初晓觉得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弱智道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儿子。

这个想法让季初晓囧了囧,再看向靳言渊的眼神就有些古怪了。

不过她掩饰的很好,不会让靳言渊看出什么来,只是心里面有些想笑罢了。

靳言渊的伤口由于昨晚又裂开了,所以今天医生特地交代尽量不要下床走动,以免用力时再崩开伤口。

靳言渊现在就是想下床也不行,刚刚就只是走到浴室里,他伤口就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疼了,现在是想下床也下不了。

但是他也不想就这么干躺着,便给冷封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文件送来。

“一会儿你下楼去拿一下文件。”挂了电话,靳言渊对季初晓说道。

她?季初晓轻咳,公司文件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的教给她呢,难道就不怕她窃取机密?让他赔的血本无归。

“怎么?有问题?”见季初晓不说话,靳言渊侧着脸问道。

“没有。”季初晓摇头。

的确是没有问题,只是那一个文件而已,靳言渊肯相信自己,也算是好事一件了!季初晓想。

“恩。”靳言渊淡淡的点了点头,说:“一会儿文件送来了,你就在这里陪我。”

“好。”季初晓答应的很痛快,靳言渊毕竟是为了自己才受的这么严重的伤,他现在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她应该为他做点什么的。

虽然刚刚被靳言渊刺激了,有些尴尬与难为情,她那么乖乖的任劳任怨,总归还是因为他救过她。

冷封的速度很快,只不过半小时,就将东西送来了。

季初晓下楼去拿文件,却见今天一直没有出现的靳欣在冷封的身边说着什么。

“冷封,你是不是来找我道歉来啦?”靳欣围着冷封左一圈右一圈的打量着他。

“小姐,你想多了。”冷封淡淡道。话虽然说的这么平淡,但那张长得还算是帅气的脸上却写满了冷漠,仿佛要将人拒之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哼,冷封,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本小姐让你道歉是你的荣幸!”靳欣有些蛮横道,“况且,只是要你说一声对不起而已,有那么难出口吗!一个大男人呢还,一点气魄都没有。”

“……”冷封决定不要跟这个大小姐说话了。

在不远处的季初晓有些无语,感情不是靳言渊一个人这个样子,他妹妹也如此的自负,那自负的劲儿跟她哥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画出来的一般,十分的相似。

“少奶奶,这是少爷要的资料。”冷封眼尖的看到了季初晓,从来没有哪一次觉得季初晓来的真是时候!

季初晓扯了扯嘴角,在靳欣的瞪视下将文件从冷封的手中拿过来。

转身刚准备上楼,便听到靳欣的质问:“冷封,你怎么回事啊你,我哥的文件那是公司的绝对机密好吗!能随便给一个外人吗?万一她泄露出去了,责任谁承担!”

呵,季初晓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转身看向气鼓鼓的靳欣,淡淡道:“文件的确不能随随便便的给一个外人,很高兴靳小姐能记得这些,你若是不服气,可以去找靳言渊来,若是他不同意将文件交到我手里,我马上交给你。”

靳欣听季初晓这么说还有些片刻的惊讶,但也知道既然这个文件能交到季初晓的手中,那么必然也是经过了靳言渊的同意的。

她得多傻才去找靳言渊求证这种无关紧要又无聊透顶的小玩意儿去。

靳欣并不是看不上季初晓是家道中落的人,只是讨厌她当初那一副明明落魄了却依旧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

因为这让靳欣想起了父母刚没有的时候那些亲戚的嘴脸,对着他们高高在上,将她与她哥靳言渊当做一条不会要尾巴的傻狗一样的赶了出去。

她觉得季初晓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她自己在作,根本就怪不得别人。

再说了,她哥可是在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却娶了这么个女人,她能高兴的起来吗!

靳欣一直觉的她毁了她哥的名声,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了。

若是季初晓知道靳欣这么想的之后,一定会怼回去,说的跟她不高高在上很平易近人似的。

她以前本来就是千金小姐,日子过的本来就比别人好,难道不高高在上还要去跑到乞丐堆里去乞讨吗?!

季初晓深深的觉得,靳欣现在的做派简直比当初她的做派还要更厉害。

最起码之前的她并没有看不起普通人。甚至乞丐。至于她哥,她当时不过是以为靳言渊也是想靠着自己上位的小白脸,所以她对这种人当然没有什么好感了,当然是用嘴难听的话攻击回去了。

而靳欣呢,目中无人,还目光短浅,收敛不住自己的脾气,要不是她是靳言渊的亲妹妹,就凭她那张嘴得罪的那一大票的人一人一口吐沫星子就淹死她了。

见靳欣不再说话,季初晓也算出出了一口上次在宴会上受的靳欣的气,看了在一边生闷气的靳欣,这才心情大好的上楼去了靳言渊的卧室。

将文件交给靳言渊,季初晓自己则是在一边的软沙发上坐着玩手机,等着靳言渊什么时候有什么吩咐可以方便的叫她。

季初晓就在一边安安静静的玩着手机,也不出音,就那样安静得仿佛她这个人不存在似的。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99次逃婚:总裁求放过

作者:琪少分类:机甲科幻点击: 1979  

  一个是落魄家族的嫡女,一个是盛极一市的蛮横总裁,两人间的擦枪误伤,男女间的你情我愿,你追我赶……迤逦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曼妙的身姿,绒被凌乱的覆盖在床上,在她身下铺陈出诡异的花纹。。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